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
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 連載中

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

來源:google 作者:送你一顆檸檬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離枝 現代言情 顧白沢

系統:你需要穿越到各個世界的渣女身上,消除男主的黑化值!慕離枝:好吧!我該怎麼做才行?系統:用愛,來感化用愛來感化?母胎單身二十年的慕離枝,從未遇見過心動的人,對愛情可謂是一無所知第一個世界,她是在學校玩弄男主感情的大小姐,之所以和男主在一起,只是因為一個賭約,賭約結束,她毫不留情地拋棄了他多年後,男主功成名就,他們相遇在滿是名流的宴會上慕離枝打直球說情話:我的寶,你是我的心肝寶貝啊,我怎麼會不愛你?顧白沢冷淡地抬眸:你又想玩什麼把戲?慕離枝:沒有把戲,只有我的一顆真心!在她的雷霆攻勢下,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黑化值從70減少到了1!豈料,這時候,昔日校園,與她打賭約的豬隊友出現,狠狠坑了她一把黑化值從1,生生飆到了99!她被關進了小黑屋,顧白沢捏着她的下巴,目光之中猶如浸了冰:這次,不論你打了什麼賭,都不可能逃開我展開

《快穿:論渣女如何自救!》章節試讀:

一小時後,慕離枝推開宴會的門,踩着一雙恨天高,優雅地扶着慕彤走了進去。

宴會裏面的人看見她,呼吸都停滯了一瞬——

只見距離她們不遠的少女彷彿一位公主一般,五官精緻得僅僅只化了一個淡妝,就足夠奪目,一雙眼睛如盈盈秋水般,惹人憐惜,她一身黑裙,上面綴着宛如星辰般閃爍的鑽石,這禮裙將她的盈盈一握的腰身,完美的勾勒了出來。

她的一顰一笑,甚至每個動作,看上去都非常的賞心悅目。

才進來沒多久,慕彤就被其他貴婦拉走聊天了,男主還沒出現,慕離枝閑來無事,往餐桌那邊走去,取了一塊小蛋糕,正準備吃,就被打斷了。

一位和她一般年紀的少女走到她面前,冷笑着說道:「慕離枝,你很能出風頭嘛。」

慕離枝掃了一眼她,信息頓時彈了出來——

白安安:你的死對頭,極其嫉妒你的美貌。(好感度5/100)

她淡淡「哦」了一聲,隨後走到另一邊去,這裡安靜多了,她滿意地點點頭,咬了一口手中拿着的奶油蛋糕,蛋糕胚柔軟,奶油香甜,很好吃。

白安安見慕離枝反應平平,竟不怎麼搭理她,都被氣死了,像一個跟屁蟲一樣,快步再次走到她的面前。

咬牙惡狠狠地說道:「你是聽不見我說話嗎?」

慕離枝咽下一口蛋糕,敷衍地回道:「聽得見,有事?」

額,好像也沒什麼事,畢竟她只是過來陰陽怪氣一下慕離枝的,結果被打斷施法,現在她興趣喪喪,也不想酸她了。

慕離枝正全身心專註於餐桌上的小糕點,搜索了一圈,發現了自己最愛的黑森林蛋糕,她露出一個奪目的微笑,三兩口就把奶油蛋糕吃完了,又伸手取了一塊黑森林。

這裡簡直是甜品愛好者的天堂啊!

實在是太幸福了。

她情不自禁眯起了眼,彷彿手中的蛋糕就像瓊脂玉露一般美味。

看得白安安情不自禁地開口吐槽道:「你好歹也是慕家大小姐吧,能不能別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慕離枝只顧着吃蛋糕,況且她的任務是來消除男主的黑化值,其餘人,除了她的家人,基本跟她無關,所以無論白安安說什麼,她都一副啊對對對的樣子。

見她不像往常那般和她針鋒相對,白安安自討沒趣,也收起了吐槽的心,好奇地問道:「有這麼好吃嗎?」

慕離枝又吃完了一塊,誠實地點點頭:「當然,你要吃嗎?不吃我就都拿了。」

說著,她竟想拿起餐桌上的盤子,將這所剩無幾的黑森林蛋糕通通裝走。

白安安的勝負欲頓時被激起,她趕忙道:「我怎麼不吃了!」

幾乎是立刻,她也取了一塊黑森林蛋糕,優雅地用叉子一小塊一小塊的慢慢品嘗,她對面的慕離枝可不像她這麼淑女,每一口都咬的極大,幾乎幾口就吃完了一塊蛋糕。

在這樣的視覺影響下,她也收起了叉子,開始學習慕離枝那樣吃,別說,比起慢條斯理的吃,這大口大口的,反而更加滿足。

不知不覺間,兩個昔日的死對頭,就這麼你一塊我一塊的,將盤子里的黑森林蛋糕全部解決了。

見裙子有些緊了,白安安這才回過味,有些懊悔地道:「我怎麼就沒控制住自己呢,慕離枝,都怪你。」

慕離枝無辜地眨眨眼,反問道:「好吃嗎?」

確實是好吃的,白安安此刻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般,她輕嘆一口氣說道:「慕離枝。」

慕離枝專註地盯着門口,只等男主出現就立刻開始行動,聽見白安安叫她,她有些疑惑地道:「幹嘛。」

白安安輕輕地說道:「你似乎也沒這麼討厭。」

【白安安好感度+5】

聽見系統的播報,慕離枝詭異地看了她一眼,自己都沒怎麼搭理她,好感度是怎麼加的?

她在心中無奈地嘆息道:「看吧,果然,我的魅力太大了,唉,好煩。」

「要是這個世界的『我』人設崩塌了,真不怪我,要怪就怪我的魅力吧,這是我無法控制的。」

【……】

就在這時,大門突然響起了被推開的聲音,下一秒,刺眼的光差點把慕離枝的眼睛都閃瞎了,幸好這光只維持了一會兒就消散不見。

一位凌冽劍眉,黑眸中沒有一絲波瀾,似乎對在場的一切都不感興趣的男子走了進來,黑色西裝穿在他的身上極其貼身,每走一步,都能窺見那種若隱若現的誘惑感,讓人恨不得扒開他的西裝看個仔細。

慕離枝擦了擦嘴邊流下的淚水,感嘆道:「這男人,堪稱極品啊。」

她捂着自己跳個不停的胸口,糟了,是心動的感覺!

【宿主,請醒醒神,他就是男主】

她這才艱難地把目光從他的臉上移開,果然,在他的頭頂上有一行金光閃閃如同鍍了金的字體——

顧白沢:你的前男友,曾對你用情至深,正因為愛你,對於你的做法因愛生恨,現在有多愛,就有多恨。(好感度-20/100,黑化值70/100)

艾瑪,因愛生恨,人還長得這麼帥,簡直太帶感了!

難道……將要上演一出,過往她玩弄折辱他,多年後,他華麗回歸,將過往的一切悉數還於她的戲碼嗎?

嗚嗚嗚,她可以!

男主,請不要因為她是一朵嬌花就憐惜她,盡情地來玩弄折辱她吧!

擦了擦嘴邊不存在的淚水,慕離枝堅定地在心中說道:「系統,消除男主黑化值簡直是刻不容緩,既然是我的前世債,百因必有果,就讓我用身體,啊不,最真摯的感情來償還吧!」

【……雖然感覺怪怪的,但宿主你能有這番覺悟就可以了】

白安安看見顧白沢這張比起高中時候愈發帥氣了的臉,小聲地whatsup了一聲,充滿震驚地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慕離枝,隨後艱難地說道:「這不是你的前男友嗎?」

作為死對頭,從小到大,她們都要攀比一二,正因此,她們從幼兒園到大學,都是同一所學校,同一個班級。

要說白安安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莫過於慕離枝這個胸大無腦徒有美貌的草包,竟然真的追到了高中時候年級第一校草的顧白沢!

這也就夠驚悚了,更驚悚的是,她還毫不留情的像換一件新衣服般,甩了他。

嘶了一聲,看着顧白沢冷冽的臉和舉手投足都自帶的貴氣,她像想起什麼似的,說道:「難道顧白沢,就是顧家找回的失蹤多年的長子?」

不怪她這麼猜測,主要來到這裡的人都是非富即貴的,而顧白沢又剛好姓顧……

但是這也太狗血了吧,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拍!

她難得沒有再損慕離枝,反而同情地拍拍她的肩:「那啥,你自己多多保重吧。」

當年,慕離枝如同一個玩物般玩弄顧白沢,現在他有權有勢了,必定會報復,唉,沒想到,她從小到大的死對頭,也有栽跟頭的一天啊……

誰知道,就在白安安感嘆的時候,慕離枝竟毫不猶豫地朝顧白沢走去,她推開那些奉承他的人,嬌嬌柔柔地喊道:「啊沢,你終於回來了。」

艾瑪,近距離地看男主,他更帥了!

他的一雙冷淡的彷彿目空一切的黑眸,猶如凜冽寒雪,似乎可以冰凍一切,此時,他薄唇微抿,似乎是因為熱,伸手解開了西裝的一顆扣子,細長的手慢條斯理地這麼動作着,更顯誘惑。

慕離枝一張小臉漲的通紅,頗有種被美色迷惑,頭暈目眩的感覺。

那些奉承顧白沢的人,疑惑地舉起手中的紅酒,調笑着說道:「哈哈,沒想到顧總還有這樣一位紅顏知己啊。」

多年後再見,顧白沢眼中的目光淡淡的,裏面什麼情緒都沒有,彷彿再也沒有什麼能掀起他內心一絲波瀾。

他看着慕離枝,宛如看一個陌生人般說道:「我們認識嗎?這位小姐,還請讓開。」

他的語氣之中寒意四起,話語也刺耳得很。

怕慕離枝被打擊到,系統善意地開口——

【宿主,別傷心,男主的黑化值,到底太高,所以才這麼跟你說話的】

慕離枝一顆心自看見顧白沢那一眼,就開始小鹿亂撞,她周身猶如沐浴在粉紅泡泡中般,根本沒有聽清楚系統的話,在心裏充滿蕩漾地說道:「統啊,這就是我的菜啊,我宣布,我對他一見鍾情了!」

「不說了,我要開始沉浸式消除男主的黑化值了!」

【……】

聽見顧白沢的話,慕南枝瞳孔收縮了一瞬,似被刺傷到了,但她還是強顏歡笑,故作充耳不聞,大膽地走上前觸碰他的手,撒着嬌說道:「啊沢,我知道錯了,當年的事情是我不對。」

顧白沢低低看了她一眼,並不理會她,徑直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慕離枝趕忙追去,委屈巴巴地說道:「你想怎麼懲罰我都行,就是別不理我。」

她這副作態,倒是和從前一模一樣。

顧白沢冷笑一聲,停在了原地,這次他的語氣一轉,變得更加鋒利刺耳:「當年,你還沒有玩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