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世村醫/絕世村醫
絕世村醫/絕世村醫 連載中

絕世村醫/絕世村醫

來源:google 作者:執劍笑浮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樹橋 林曉燕 現代言情

替小舅子坐了三年牢,本想回村迎娶青梅竹馬的未婚妻,卻沒曾想美女老婆竟然已經懷孕,還硬要讓我做孩子他爹…展開

《絕世村醫/絕世村醫》章節試讀:

「我回來了!」

宋樹橋坐着公交車,一路顛簸,神色激動的看着車窗外的景色。

山清水秀,鬱鬱蔥蔥的樹木林立,刺眼灼熱的陽光從林間灑落,投射下一道道斑駁的影子。

三年牢獄生涯,終於結束了!

三年前,他原本準備和青梅竹馬的林曉燕結婚了,但在結婚前,林曉燕的弟弟林曉龍因為爭風吃醋,打傷了隔壁村的村民,架不住林家的哀求,以及未婚妻的可憐,宋樹橋一咬牙,頂替小舅子坐了牢。

坐牢的結果,就是他丟了鄉衛生院的工作。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林曉燕溫柔賢淑,是十里八村的美人,能娶到她,做夢都會笑醒,區區三年牢獄之災,又算個啥!

宋樹橋意氣風發,還從路邊摘了幾束鮮花,放在腳邊的破帆布包上。

以前燕子都說自己是獃子,這次自己也浪漫一回,讓她高興高興。

吱!

公交車停了,揚起一路灰塵,宋樹橋從車上跳下,衝著林家的大門狂奔而去。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屋內傳來幾道激烈的爭吵聲。

「燕子,你咋搞的,人家建偉有錢,開着加工廠,他爹還是村長,這麼喜歡你,為啥你不和他處對象啊?」

林曉燕母親郭愛華恨鐵不成鋼,斥道:「你真的要等宋樹橋那書獃子?他連工作都丟了,就算出了牢房,還能幹啥?你要是嫁給建偉,直接就能搬到城裡去住了!多好的事兒啊!」

「就是,姐,你聽咱媽一句勸,和偉哥處處吧,他人挺好的。」

林曉龍也勸道:「宋樹橋有啥前途,就多念了兩年書,跟個傻子似的,還吃牢飯呢,哪一點能配得上你?還有,你要是嫁給偉哥,我娶媳婦的彩禮不也夠了么……」

「曉龍,你居然這麼說你姐夫!他坐牢還不是因為你!」

林曉燕氣的臉色發白,怒瞪着林曉龍:「難道在你心裏,錢就這麼重要嗎?我咋會有你這樣的弟弟!」

見姐姐生氣,林曉龍縮了縮腦袋,小聲嘀咕:「我這不是為了你好啊!你想嫁那獃子也可以,不過得問他要二十萬的彩禮,蘇純家裡放話了,誰能拿出二十萬的彩禮,她就嫁給誰……」

「你!」

林曉燕咬牙,伸手就去打林曉龍,不過被郭愛華給攔下了。

「行了!」

林國標的聲音洪亮,皺眉打斷了幾人的吵鬧,回頭看向林曉燕:「燕子,你真是這麼想的?」

「是,是啊……」

林曉燕欲言又止,咬着下唇輕輕點頭。

……

宋樹橋站在窗外,一股暖意湧上心頭。

人美心善!

看着林曉燕那張美麗又倔強的臉,宋樹橋覺得,自己三年牢房沒有白坐。

三年時間,林曉燕每半個月就會去探監,從未間斷,自己只是坐牢的窮小子,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就翻臉離開了,唯有林曉燕始終如一。

能娶到這樣的女人,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你可要想清楚了,這是你一輩子的終身大事!」

林國標聲音有些嚴肅,雙目緊緊盯着女兒。

「我,我知道……」

林曉燕看了幾人一眼,剛準備說話,忽然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呯呯呯!

幾人扭頭望去,卻見宋樹橋已經一臉笑容站在門外了。

「燕子,我回來了!」

宋樹橋大步流星走進屋內,將手中的鮮花遞給林曉燕:「對不起,這三年時間讓你受苦了。」

「樹,樹橋……你,你咋回來了?」

林曉燕的臉色紅了,聲音有些結巴哽咽:「你,你回來,都不跟我說一聲啊,我前天去看你的時候,你也沒說。」

「我這不是想給你個驚喜嘛。」

宋樹橋轉頭沖幾人打招呼:「叔叔阿姨好,曉龍好。」

「哼!」

郭愛華扭過頭,宣洩自己心裏的不滿。

宋樹橋剛從監獄回來,甚至都沒來得及回家,身上的衣服有些破舊,滿臉鬍鬚,看起來十分狼狽。

以前就獃頭獃腦的,現在更是一副蠢樣!

寶貝女兒長得那麼漂亮,就嫁給這種貨色?

她根本不能接受!

林曉龍陰陽怪氣的點了點頭:「宋樹橋,幾年不見,我倒有點認不出來了,牢房的伙食還不賴嘛,看你似乎還胖了一圈。」

「還好。」

宋樹橋心裏有些不爽,不過在林曉燕的面前沒有發作。

要知道,自己可是替林曉龍坐牢的,他三年沒有看望自己一眼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開口嘲諷!

「樹橋,想必我們剛才的話,你也應該全都聽到了。」

林國標看了一眼宋樹橋,乾咳一聲:「建偉也看上了我們家燕子,我個人呢,更傾向建偉,畢竟你剛從牢里出來,丟了工作,而且這條件嘛,也比建偉家差不少……」

「爸!」

林曉燕着急了,連忙開口。

「我知道!」

宋樹橋深情看了一眼林曉燕,認真道:「你們怕燕子跟了我之後遭罪,我能理解!請叔叔阿姨放心,我一定會給燕子最好的生活條件!」

「最好的條件?也不怕風吹了舌頭!」

林曉龍不屑撇嘴:「你知道偉哥的條件嗎?二十萬的彩禮,一輛小轎車,城裡還有一套樓房!你呢?你能給啥條件?」

這確實不少了。

要知道,清水村婚嫁的行情,彩禮一般也就八萬八,林建偉肯出二十萬,已經是驚人天價了。

再加上汽車和縣城的樓房,亂七八糟算下來,都快要百萬了。

哪怕整個九溝鄉,能出得起這價格娶媳婦的,也屈指可數!

「條件挺好……」

宋樹橋點頭。

「你要是真喜歡我們家燕子,就應該讓她過上更好的日子!」

郭愛華忍不住譏諷:「而不是讓她跟你這種人過一輩子!」

「你以前是大夫,有個鐵飯碗,燕子跟你也算餓不着,可你現在坐過牢,連工作都丟了,你說你拿啥養老婆?」

「讓她一輩子跟你住在清水村嗎?」

宋樹橋看了一眼身邊的林曉燕,見她一臉擔心的看着自己,頓時回了一個放寬心的笑容,輕聲道:「燕子,放心,有我。」

他轉過頭,看向林曉燕的父母和弟弟,誠懇道:「叔叔阿姨,我有一顆愛燕子的心,我們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有感情基礎!」

「你們提出物質條件,這個我也能理解,畢竟你們也怕燕子過的不幸福,不過,我也有錢……」

宋樹橋一把提起腳邊的破包,拉開拉鏈,道:「這裏面有些錢,應該夠我們倆過上好日子了,還有,我在監獄遇到一些師傅,學了些本事,我能……」

「這麼個破包,能裝幾個錢啊!」

不等他的話說完,林曉龍就呸了一聲,一腳踹了上去:「就你還想娶我姐,你可真是癩蛤蟆想吃,吃,吃……這,這是啥!」

帆布包被他一腳踹開,一捆捆紅彤彤的鈔票頓時顯露出來,晃得人睜不開眼。

二十多捆鈔票滾落出來,掉落在水泥地面上。

誰也沒想到,這破包里裝着二三十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