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色總裁的貼身狂龍
絕色總裁的貼身狂龍 連載中

絕色總裁的貼身狂龍

來源:google 作者:七分天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飛 江楚然 都市小說

他是一代鐵血兵王,自由長在軍中,十年來手刃無數敵軍,是帝國最鋒銳的利劍!她是才貌無雙的冷艷女總裁,手中掌握驚天秘密,被整個地下世界通緝追殺兩個人撞在一起,且看純爺們葉飛如何在這花花都市中快意恩仇,縱情洒脫......展開

《絕色總裁的貼身狂龍》章節試讀: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

「開什麼玩笑,江總會看上你,電視劇看多了吧!傻缺!」

「就是,咱們江總可是冰山一樣的美人,只有趙公子才配得上她!」

「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幾斤幾兩,不知好歹的東西!」

眾人連連咒罵,恨不得用唾沫將葉飛淹死。

「噗哈哈哈!」

趙權狂笑起來,眼淚都飆出了眼角。

「楚然,他說他是你的未婚夫,笑死我了哈哈…」

「沒錯,他,的確是我的未婚夫。」

這時,江楚然冷冷開口。

「啊?」

趙權頓時笑不出來了,一張臉變成了豬肝色。

周圍還在嘲笑葉飛的那些人也都一個個目瞪口呆,表情震驚無比。

江楚然什麼時候就有婚夫了,還是…如此普通的一個男人…

「聽到了嗎,我就是楚然的未婚夫。」

葉飛淡淡一笑,將趙權推開,右手順勢攬在了江楚然腰間。

江楚然狠狠瞪了葉飛一眼,但嘴角還是擠出一抹笑容。

「老公,我們走!」

「好的,老婆!」

二人回到車上,剛上車,江楚然就狠狠拍開了葉飛的魔掌。

邁巴赫啟動,駛向停車場。

「我不管!就算他是你的未婚夫,我也要把你搶過來!」

這時,趙權衝上前攔在了車前。

「有完沒完!」

江楚然憤怒不已。

這個趙權簡直沒皮沒臉,哪裡還有半點作為男人的尊嚴。

「你不答應,就讓他從我身上碾過去,反正得不到你我也不想活了!」

趙權趴在車頭,一臉無賴的說道。

「這可怎麼辦…」

江楚然表情浮出一抹無奈,天辰在業務上與趙家聯繫匪淺,如果事情辦的太絕,影響到公司可就麻煩了。

「這種男人活着也是浪費空氣,還不如撞死算了!」

葉飛幽幽的罵了一句,而後直接掛擋踩下油門。

轟!

邁巴赫發出一聲轟鳴。

趙權勃然大驚,不可思議的看向江楚然。

「你他嗎來真的啊…」

話音未落,車頭就猛衝上前。

趙權被撞出幾米遠,頓時嚇的魂飛魄散,連忙撲向一旁。

「哎喲!」

他恰好栽倒在那塊心形圖案上,花瓣灑了一身,很是滑稽。

車窗搖下,葉飛嘴角一勾,對趙權豎了一個大大的中指。

「不是要殉情嗎,怎麼慫了?」

「你給我等着!」

趙權面紅耳赤的咆哮。

他可是東海趙家的大少啊,卻在眾目睽睽之下丟盡了顏面,這一切都是拜葉飛所賜,趙權絕對不會放過他。

葉飛懶得理會趙權,開車來到停車場將車停好。

正要跟江楚然登上電梯,沒想到卻被伸手攔下。。

「辦公區非常安全,你不用跟着我,就在樓下等着吧。」

說完,電梯直接關閉。

原本對葉飛的印象稍好了一些,沒想到他就趁機吃自己豆腐,江楚然無比惱怒,對葉飛又厭惡了幾分。

「正好,勞資巴不得離你這隻母老虎遠點呢。」

撇撇嘴巴,葉飛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停車場。

天辰大廈位於東海市核心商務區,附近都是寫字樓和商業中心,十分繁華。

葉飛看着那些外表光鮮亮麗的白領,突然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鄉巴佬。

「爹!你快醒醒啊爹,有沒有醫生,誰來救救我父親!」

這時,街對面一道凄厲的叫聲響突然響起。

葉飛抬眼望去,就看到一群人圍着一名老者,老者面色慘白的癱在地面,神情顯得非常痛苦。

而他身邊那名女子滿臉焦急,顯然是老者的女兒,除此之外還有兩名保鏢護在身側。

「咦?」

葉飛驚疑一聲,只見那名女子的姿色雖比不上江楚然,但也是美艷十足。

情況緊急,還是趕快救人為緊!

想着,葉飛衝上前準備出手,正在這時,一名戴着眼鏡的青年卻是突然竄出將他擠開。

「這位小姐,我叫于海,是江南大學的醫學碩士,可以救您父親!」

于海笑容滿面的對女子說道。

「求求你了!只要你能救我父親,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

林悅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連忙乞求于海。

于海眼中暴射出一抹精芒。

「小姐,自古佳人配才子,若我救了您父親,您嫁作我的妻子如何?」

他推了推眼鏡框,滿臉貪婪的說道。

「這…」

林悅一愣,顯然沒想到于海會提出這個要求。

「小夥子你在開玩笑吧,你們學醫的不應該先救人嗎,我怎麼聽着你像是在坐地起價啊!」

「就是,才見第一面就讓人家嫁給你,也不嫌害臊!」

旁人聽了這話,紛紛譴責于海。

于海不以為然,嘴角始終掛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從林悅的氣質來看絕對是豪門之後,只要娶了她,自己這輩子都會生活在錦衣玉食中!

反正這裡能搶救老者的只有他一個,林悅絕對會答應。

「禽獸!你也配!」

正在這時,一道暴喝聲響起。

葉飛衝上前,一巴掌將林海掀翻在地。

林海慘叫一聲,眼鏡摔得粉碎,怒聲大罵:

「你他嗎誰啊!我看你才是禽獸!」

葉飛絲毫不理林海,而是對林悅道:

「讓我來吧。」

「你?」

聽了這話,無論是林悅還是周圍的人紛紛露出一抹不可思議的神情。

只見葉飛皮膚黝黑,身穿迷彩背心,頭髮和鬍子都亂糟糟的,而且長相非常年輕,怎麼看都不像會治病。

「哈哈哈哈!」

一旁,林海抱着肚子狂笑起來。

「傻鳥,你會治病?你會治病母豬都能上樹了,快別丟人了好嗎!」

說完,林海看向林悅。

「小姐,你是相信這小子還是相信我,相信這小子就儘管讓他治吧,治死我可不管!」

「這…」

林悅紅唇緊咬,顯得很是猶豫。

「美女,你父親病的很重,耽擱不得,還是快讓我為他治療吧!」

葉飛救人心切,說著就要為老者把脈。

下一秒,卻被林悅的保鏢攔了下來。

「多謝你了,不過還是讓他來吧…」

林悅抱歉的看了葉飛一眼。

「卧槽!」

葉飛愣在當場。

從小他就跟着軍中一名神醫修習醫術,不知道挽救過多少人的性命,萬萬沒想到沒想到好心竟然被當成驢肝肺。

「呵呵,聽到了嗎傻鳥,快滾到一邊,丟人現眼的東西!」

于海冷笑一聲,一把將葉飛推開。

「不要忘記我們的承諾喔!」

接着他猥瑣的看了林悅一眼,走到林鵬身前,先是翻開他的眼睛看了看,而後又故作深沉的把起了脈。

須臾之後,于海嘴角綻放出一抹笑容。

「小事一樁,不過是哮喘犯了而已,待我行針便可痊癒。」

說完,于海從背包里掏出一盒銀針,抽出幾根扎在了林鵬的胸口附近…

《絕色總裁的貼身狂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