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涇渭
涇渭 連載中

涇渭

來源:google 作者:林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朴桀 現代言情 黎晚

深夜裡響起的驗證消息,他的出現打破了黎晚的墨守成規「阿黎,好久不見」瘋狂心動因為他的轉學逐漸明朗,朴桀成為了她的同學有人為著她的愛戀隱忍數年,狄騰默默守護着她,他總說她是一個獃子幾人的糾纏不清在那場游戲裏註定結局,人生無數次分叉路口,他們來來往往漸漸走散了大家去了不同城市散發青春的活力,愛人重逢,只是卻錯過了「阿黎,喜歡寬闊的大海還是靜謐的河流?」她頷首思考許久,看着遠方奔騰不息的海洋她的目光開始晦暗,「其實這兩者,我都想嘗試去喜歡,但我還是為河流匯入大海時的清濁不混而着迷」後來的故事啊,他有了新的女友她也遇到了很多像他的人他們猶如河流與大海一般短暫交匯淌起浪花,雖有重疊仍涇渭分明展開

《涇渭》章節試讀:

寢室熄燈以後,「你好,我叫朴桀。你肯定感覺有點突兀,突然彈出來了一條好友驗證消息,但我很想認識你。」黎晚看着光亮的屏幕逐漸黯色,翻身扭頭問了對床的何茵。「茵茵,這個男孩子是你之前跟我說的那個嗎?」,見她沒有吱聲,「茵茵?」她上床的吳杉杉往下探頭看去,見着阿茵帶着耳機聽歌正刷着微博呢。微弱的光亮也襯出何茵精緻的小臉,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着,薄薄的嘴唇如玫瑰花瓣似的嬌艷紅潤,口中還呢喃着周杰倫七里香的歌詞。

吳杉杉試着敲了敲欄杆吸引茵茵的注意,輕微的顫聲打亂了從何茵白色耳機里墜出的音符,何茵摘下耳機透過昏暗的光線不解的望着上鋪的杉杉。杉杉適時的說「阿茵,不是我找你,是阿晚哦。」

聞言,她放下手機輕輕掀開被子來到了我的床邊,我也習慣性的往裡靠了靠給她騰出了一個空位。她一股腦的爬了上來蓋好了被子輕聲問道,「怎麼了親愛的黎晚,大半夜的呼喚我,是要談心嗎?」我把手機聊天界面打開,她看着朴桀的消息說道,「哎,你怎麼還不回人家呀。這個男孩子長得可帥了,不過不是我們學校的啦。我可是專門留給你的呀,好姐妹!」恩,朴桀啊,這個名字可真好聽。

「晚晚,我跟你講哦,這個男孩子可能跟你之前遇到的男孩子都不一樣,我也說不出來。但是如果你見到他了,你就會明白了,這個我可以跟你保證!」她直視着我的眼睛說道。我的目光也試着從茵茵的眼眸中探出更多情緒,她接受了我的探尋,卻又用靜默將這一切悄無聲息地壓制下來。

她慫恿我回他消息,可是我卻望着他的QQ頭像不知所措,看着他亮着的頭像突然黯淡下去,還是沒能在對話框打出零星話語。茵茵後來跟我說那天晚上就看着我眼裡的光亮隨着他的頭像熄滅了,看着我點開他的資料的眼神又燃起了微光。她說她就有預感我和他真的會有一段故事,只是沒想到這個故事太長了。

我點開他的個人資料ID撫琴的人,我開始好奇他的模樣,茵茵說他很帥。我便開始想像他的眉眼,也試着按我的喜好去拼湊他的五官,當他立體的形象躍上我的腦海,我卻驚呼世界上不會存在這種如此契合我審美的男孩子存在。

我隱去我的想法,轉頭問茵茵:「你說他怎麼會對我感興趣呀?」她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當我看見他的那一刻,他很像你,晚晚,你知道嗎?他屬於你,當你看見他的那一刻你也會有我當初的訝異!),她的話在我耳蝸里炸開,我望着她如墨珠般的雙眼深陷進去。像是背負行囊在沙漠躊躇的行者,四面八方吹來的風塵將身心重塑,乾渴的念頭從神經深處漫上來了。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將眼神沉進漫天黃沙中搜尋着綠洲卻一無所獲。她的話從遠方傳來,像是指引,更是屬於我的天命。

我跟茵茵交換了眼神,發現寢室靜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將身體向她靠了靠,喃喃道:阿茵啊,我困了。她看着我犯困的眼皮笑出了聲,稍稍的往外靠讓我更好的躺平,悄悄地退出了我的被窩。阿茵回到了她的床上又戴上了耳機,點開暫停的音樂界面切換了歌曲,我隱隱聽見楊千嬅的聲音從耳機孔中傾瀉出來,是一首什麼歌呢?茵茵不經意喃喃出歌詞(鍊金術: -------)啊,原來是這個呀。

我又拿出手機點開聊天界面,看見他的頭像又亮了起來。本來想給他發條消息,但是總是覺得不合時宜。我點開了他的頭像,試着看出更多屬於他的訊息。那小小的方框裏面裝着一個站在落日餘暉里穿着白色短袖的男孩背影,這是他嗎?

夜更深了,困意漸漸襲來。我看着手機屏幕上那一團白色光暈鮮活了起來,他轉身用虔誠的目光凝視着我。看着他的眉眼,我慢慢地走了過去。在離他50厘米的位置站定,我仰頭望着他的臉緩緩開口:「你好,我是黎晚。」他笑了,我看着他那深邃略帶琥珀色的瞳孔,那裡映出眼前的女生明媚朝氣的笑容,那臉上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像一朵綻開的紅花... "

「阿晚,起床了。」杉杉在洗漱台吼道,「你再不起來,陳莉就要來親自請你去上課了噢!」「陳莉...陳莉是誰啊?啊,陳莉啊!」我一下子從夢中驚醒,雙眼直直地看着前方。回攏思緒,我的夢也沒有做完,我急忙拿出手機點開跟朴桀的聊天頁面,快速地打出「我很高興認識你」這幾個字發了過去,看着他灰色的頭像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鮮活起來。

我關閉了聊天頁面,掀開被子起身洗漱。看着陽台外的柳樹被風吹得枝丫亂墜,寢室那扇斑駁銹跡的鐵門像末世紀的武士般捍衛着領地。抬眼望去對面的食堂,已經有不少學生坐在靠近塑料捲簾的門口吹着夏日最涼爽的晨風。「阿晚,你還不換衣服,不吃早飯也快要遲到了」,茵茵吼道。

我收回了看向遠方的目光,轉身來到了儲物櫃面前,今天穿什麼呢?我翻了翻堆疊在一起的衣物,拿起了一件白色T恤和緊身牛仔褲換上,又來到全身鏡前將鋪散的長髮利落地紮起來。茵茵在一旁說道:「我們先下去買早餐了,晚晚你要吃什麼呀我們給你帶去教室。」我應聲道,都可以。她們走了之後,我穿好鞋子,抬頭看了一下桌子上粘貼的課程表。哎,今天又是滿課,我起身從書架上取出課本,走出寢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