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黃泉神探
黃泉神探 連載中

黃泉神探

來源:google 作者:吳鳴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吳鳴 懸疑驚悚 杜莎

我爺爺宣布退休那年,省里大人物都來了展開

《黃泉神探》章節試讀:

蕭正邦看我的眼睛裏都是光,畢竟當年騎在他脖頸上撒尿的娃娃,如今到了可以獨當一面的年紀,他心裏高興。
於是他面朝西南,也就是我爺爺遇害的地方,燒了一把香,一聲長嘯:「梅局!您泉下有知,終於把少局帶來見我了,大仇可報,我高興啊!」
蕭正邦一句話說完,大筆一揮,在家規上填下一筆:凡蕭家後人,不論地位有多尊貴,都要聽梅氏後嗣號令!
在場蕭家後輩齊聲道:「輔佐少局,振興黃泉!」
那一秒,我心裏很受感動。
只是爺爺有遺命,不讓我接手黃泉分局,這樣一來,我豈不是要違背爺爺?
聽我這麼說,蕭正邦的脾氣一下就又上來了。
大吼道:「那是梅局他不知道!」
「他一死,黃泉解散,那些梅局一輩子都想剷除的屍販子,為防止黃泉再起,對黃泉舊部斬盡殺絕,現在活在這世上的,也不過是當年的十分之一啊!」
「那都是我摯愛的手足,你知道當年我們多風光嗎,你知道聽說他們被狼狽殘害時我有多痛心嗎!」
「你是梅氏唯一的後人,不應該重振黃泉,給死去的前輩揚眉吐氣嗎!」
蕭正邦的一席話如同當頭棒喝,將我的情緒拉向了一個高點。
我從來沒有忘記,我一個一個伯伯阿姨的叫他們時,那種和睦,親切的日子。
更不會忘記,一群人把我捧在手心裏,叫我少局的時光。
心裏那叫一個難受。
這時,蕭正邦又道:「還記得那個你睡不着,就哄你睡覺的,被譽為警花的唯薇阿姨嗎!她也慘遭屍販子毒害,屍體現在還被剝光了展覽呢!」
唯薇……,那個黃泉分局的驕傲……
我心裏又是一痛……
年事已高的蕭正邦受不了這樣的情緒波動,一口鮮血,人一下就昏了過去。
蕭家後嗣一半圍上前去,一半跪在我面前,怒吼:「少局!我們苟延殘喘了十幾年,你這是要讓我們白等嗎!」
「仇人不死,我們不活!」
後來我才知道,聚集於蕭家的,不只是蕭家後嗣,還有黃泉舊部的遺孤,他們聚集一處,就是在等我帶他們重建黃泉,重回巔峰,復仇雪恨!
……
離開蕭宅時,杜莎已不知去向。
我想她應該是覺得沒有希望,於是早早回了局裡。
一路上心情沉重。
回到黃泉分局時,晴朗的天忽然間暴雨雷鳴。
見我面無喜色,胖子幸災樂禍一般翹起腿,「呦,吳大助理,就自己回來的?蕭家的人不應該跟你一起回來才對嗎!」
我哪有心情理會胖子的冷嘲熱諷,腦子裡都是蕭氏後嗣下跪的畫面,心情無比複雜。
在我鬱悶之際,杜莎拖着那大長腿往我面前一站,這讓我再一次想起唯薇阿姨,她當年和杜莎一樣優秀。
「吳鳴,我挺好奇你是不是真的見到了蕭正邦前輩!」
我點頭,見了。
杜莎那眼神明顯帶有懷疑,「那蕭前輩是怎麼說的?希望你實事求是一點!」
……
下跪,求我重振黃泉分局!
說實話,剛才滿腦子都是蕭正邦那一番陳詞,一時疏忽,就實話實說了。
但好在是,沒人信。
王胖子笑出聲音,「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臉有那麼大,用這種方式才能讓你看上去比我強大嗎!」
杜莎一副徹底失望的樣子,「我和胖子都沒有成功,你承認失敗不丟人,反倒是這樣,讓人覺得你很沒勁!」
「那蕭正邦可是梅前輩的骨幹,除非你說你是梅守一,不然我不會相信你的!」
我也想啊,可現實它不允許!
就在我百口莫辯之際,黃泉故居的大門開了。
一個頂着黑雨傘,身材魁梧的男人跨了進來。
「我叫蕭風,受我祖上之命,加入黃泉分局,聽杜局長吩咐!」
杜莎表情變化萬千,問蕭風,祖上是?
蕭風斜眼看着我,「他沒有告訴你們嗎,我祖上蕭正邦同意全員加入黃泉分局,由我來做代表。

杜莎表情亮了,然後難以置信地看向我,結結巴巴,「吳……吳鳴,你成功了?」
我本來不想多說什麼,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坦白承認。
見我點頭,杜警花臉上頓時色彩斑斕,說不上是愧疚還是崇拜,「我剛才說的話還能收回么,吳鳴,現在的你真的有點與眾不同!」
「其實仔細一看,你好像也不醜。

不知為啥,杜莎這句話弄得我很彆扭,說不上是種什麼感覺。
夜裡,雨還在下。
省裏面傳來一個噩耗,杜青山遇害了,屍體就在胭脂溝殯儀館裏放着。
事情就發生在幾鐘頭前,他最後的遺言是,招吳鳴入贅做女婿。
通完電話後杜莎哭了很久,出來時只說了一句話。
「我爸他讓我給你當老婆!」
高中時杜莎就是出了名的乖巧聽話,尤其是對杜青山言聽計從,何況這次是杜青山的遺願。
不管再不情願,還是會妥協。
杜青山遺體被運回來時是三日後。
聽說他死得很窩囊,當地多名法醫齊上陣,花了一夜時間才勉強將屍體縫出個人形。
原來一米八多的東北大漢,縫合完連一米六都不到。
堂堂省一級人物,死得確實有些沒面子。
站在靈柩前杜莎淚如雨下,可在得知杜青山是死於屍販子之手時,她又憤慨地擦乾眼淚。
一張臉,在那一刻瞬間冷了許多。
也多了幾分堅韌。
「吳鳴,我不否認你是個可造之材,我想培養你,讓你跟我一起給我爸報仇!」
「雖然我一點都不喜歡你,但我會尊重我爸的遺願……」
說到這,她又忍不住落下幾滴眼淚。
杜青山死得實在是太憋屈了,以至於杜莎選擇放下對梅三指孫子的幻想。
再她看來,似乎沒有什麼比報仇更重要。
當然,我也絕不會讓她失望。
再說那不只是杜莎一個人的仇恨,更是梅氏,乃至整個黃泉分局的屈辱。
杜青山下葬後的第二天,杜莎做了個決定,進山緝兇!
但需要一個嚮導。
就在杜莎準備向村裡獵戶求援時,一個自幼就生活在山裡,叫小宓的小女孩主動請纓。
「我媽媽死了,弟弟妹妹也都夭折,現在就剩下我自己了,我想給他們報仇!」
「那群壞人現在就在老君山裡,而我家是老君山唯一一戶人家,沒有人比我更了解那邊的地形!」
她的一句話引起我的警覺,據我所知,老君山裡除了一座黃皮子墳,一戶人家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