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顧先生是個精神病
顧先生是個精神病 連載中

顧先生是個精神病

來源:google 作者:晏鏡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封靜安 現代言情 顧璟

冰雪已消融,雲光近日虹,萬物待初暮,景寂安亦重封靜安一生都離不開冷靜、高貴、驕傲三個詞,直到她遇見文以瀾,像是癮一樣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她將一片真心捧到文以瀾面前,但換來的卻是自尊心的狠狠踐踏正當她對感情失望的時候,才發現,原來總有人乘風踏月,穿山越嶺為你而來,裹挾着傷痛,依舊奮不顧身「你看,這三年,我一直在為你打造一個盛世」「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在你身邊」他偏執霸道,他冷若寒冰,命運的紅線糾纏交錯,封靜安好像捲入了一個更大的事件他們的出現到底是陰謀,還是命中注定?「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原來,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而這背後蘊藏的秘密又是封靜安能夠承受的嗎?「你到底是誰?我又是誰?」展開

《顧先生是個精神病》章節試讀:

「少爺。」白言的一聲輕喚似乎叫醒了封靜安。

她慢慢適應了光線,抬眼望向男人的臉。

封靜安不可置信地握緊了手中的紅酒杯。

竟然,竟然是他!不!不可能,怎麼會呢?為什麼本應在英國的人會出現在這裡?呵,盛世的總裁嗎?

封靜安就那樣站着,一動不動地愣在了那裡。

顧璟,她的未婚夫,那個三年前被她悔婚的人,回國了。帶着他絕對的讓人無法忽視的壓迫感,來了。

她突然間明白了,打從一開始那句「少爺」就不是封靜寒,是顧璟。

她也猛然間回味過來暮景說的那些她聽不懂的話。

「他還是來見你了。」

「不是高估你,而是他一定會讓你去。」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就沒有所謂哥哥的安排,一切都是顧璟。怪不得白言說等候多時,所以,哥哥他知道的,暮景也知道的,卻什麼都沒說。

恍惚間,心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狠狠攥住一樣,讓封靜安喘不過氣來,耳邊傳來各式各樣的討論聲。

「這不是國際大鱷顧氏集團的總裁顧璟嗎?前兩天我還在福布斯富豪榜上看見他了呢?」旁邊的人說道。

「顧璟,世界傑出人物之一,少年成名,商場上可是個手段了得的狠人物。業界可是沒有人想跟他樹敵,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角色,當然,想要得到這塊肥肉的人也不計其數。不過,據傳,他早已與人訂下了婚約。」

其中還摻雜着女人們倒吸冷氣的聲音,驚嘆着他令人瘋迷的容顏。不乏嫉妒,艷羨,貪婪的目光。

看着要圍上來的記者,保鏢們訓練有素地迅速隔開形成一條路。顧璟似是無趣地左右望了望,看到那些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剝的眼神,讓他很是厭惡。

突然,他好像看見了什麼感興趣的東西,眼睛不覺地亮了一下。

而封靜安剛調整好心情,準備趁沒人察覺,悄悄離開,結果一抬眼,就正好與顧璟那好似抓住獵物一樣的興奮眼神對視上。

她一瞬間被定在那裡,手中的杯子也因為她的脫力,摔在了名貴的意大利黑金花大理石上。

清脆的響聲引來了酒會上其他人的注意,一些本就嫉妒封靜安美貌的女人不禁嘲諷:這個女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想用這種方式引起顧總的注意,未免太過低級。她們都擺着一副看好戲的姿態,等着看她出醜被趕出去。

而一些人則不由同情這位美麗的女士,可是他們誰也不敢出這個風頭,得罪顧璟。連文以瀾也緊了緊手。

就在所有人等着看顧璟如何懲罰這個女人的時候,顧璟卻出乎意料地笑了。而離他最近的白言聽見他輕笑着說了一句:找到了!

封靜安看着顧璟像下凡的天神一樣逆光向她走來,可嘴邊的那抹笑卻像是來自地獄的魔鬼,邪肆又張狂。

周圍的人則屏息看着顧璟一步一步走向那個美艷動人的女人。文以瀾的眼睛像是被凍了冰,周身瀰漫著寒意。身側的莫雅馨也用指甲狠狠戳着掌心。

走至封靜安面前,顧璟摸了摸下巴,打量了她一下,隨後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然後,一伸手就將她摟進了懷裡,薄唇貼近她的耳邊:「好久不見,我親愛的未婚妻。你今天很美,我很喜歡。」

封靜安皺着眉用手推他,他卻摟得更緊:「親愛的,你最好乖一點,你知道的,我這個人瘋起來向來不計後果,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

聽到他的話,封靜安停止了掙扎,她知道他是認真的。

顧璟勾起唇角:「這樣才乖。」

似是為了獎勵封靜安的乖巧,他親了親她光潔的額頭,轉身攬住了她不盈一握的腰。

輕輕環視一周,當顧璟看到文以瀾的時候,目光略停了兩秒。挑了挑眉,特意緊了緊環在封靜安腰上的手。

扯出一抹禮貌式的微笑,顧璟開口道:「十分榮幸邀請到各位錦城的新貴來參加顧某的接風宴。我相信,這裡的很多人都知道我是誰。沒錯,我是顧璟,同時也是盛世背後的掌權人。很多人詫異我的大費周章,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做,其實,這一切都來源於她。」

顧璟笑着側頭看向封靜安,眼裡是滿滿的蜜意。如若不是剛剛的威脅還在耳邊迴響,以及現在微微用力握着她腰的手,封靜安自己都要當真了。她瞥了一眼那些女人嫉恨、惡毒的眼神,故作幸福的笑了笑。

「顧總,您是說您這次回國以及創建公司的原因都是為了這位女士嗎?」一個記者問道。

顧璟抬了抬手,保鏢們得到示意微微站開,放記者們到了顧璟將近一米距離的位置。

面對雜亂的攝像機、閃光燈和話筒,顧璟表現得十分從容。他溫柔地將封靜安耳邊的碎發撥弄到耳後:「是的。」

「那麼,請問您身邊的這位女士是誰呢?據傳,您有一位自小訂下婚約的對象,是否就是這位女士呢?」另一位記者問道。

顧璟居高臨下地看了看他,那名記者瞬間感覺自己像是被凍住了一樣,畏懼地拿緊了手中的話筒,咽了咽口水。

就在他以為自己完蛋了的時候,顧璟突然歪頭笑了笑:「當然。眾所周知,我自小便與封家訂有婚約,靜安是我此生唯一的摯愛。三年前,我們因為對一件事情的意見不合導致她回了國。我對此感到十分抱歉,沒能陪在她身邊。所以,我便準備了這個驚喜。安安,是我錯了,回來吧,嗯?你看,這三年我一直在為你打造一個盛世。」

聽到他說的話,封靜安不可思議地看着他,從三年前他就在處心積慮地謀劃這齣戲了嗎?顧璟看着她,微微一笑,輕抬起她的右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隨後又將她擁進了懷裡。

一切都是那麼甜蜜,然而耳邊陰冷的聲音卻提醒着封靜安這個人的可怕:「安安,為了你,我準備了整整三年,現在,我終於來接你了。開心嗎?你知道的,你逃不掉的,你也該玩累了。」

封靜安任由他抱着,顧璟的出現不是偶然,她知道自己對不起顧璟,享譽國際的顧氏總裁被封家女兒退婚,將是天大的笑話。

況且爸媽也不會同意,所以哪怕她離家出走三年,對外她依舊是顧璟的未婚妻。呵,可笑吧,她竟然以為自己自由了,原來一切只是妄想而已。而文以瀾,已經不可能了。

她看了看周圍,緩緩抬手回抱住了顧璟。

感覺到腰上那溫熱的觸感,顧璟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

他一直都知道,只要他想,封靜安一輩子也別想逃離他。

《顧先生是個精神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