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鬼氣復蘇之開局撿到紅衣鬼蘿莉
鬼氣復蘇之開局撿到紅衣鬼蘿莉 連載中

鬼氣復蘇之開局撿到紅衣鬼蘿莉

來源:google 作者:如之何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安 如之何 都市小說

【鬼氣復蘇】+【都市】+【修行】+【異能】+【曖昧】+【有腦】這是一個不要臉的穿越者,帶着一個不怎麼正經的系統在鬼氣復蘇的世界,與群鬼互爭互斗,遊戲都市人間的故事展開

《鬼氣復蘇之開局撿到紅衣鬼蘿莉》章節試讀:

葉安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家門,走出了小區,走向了人流川涌的街道。

一路上,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奇怪,我破產了誒,我是受害者啊?」

「她花光了我的全部積蓄,為什麼還可以這麼盛氣凌人的對我?」

「我不是應該找她興師問罪,我不是應該給她點顏色瞧瞧的嗎?為什麼到最後變成了她給我臉色看了?」葉安面色難看的想到。

「宿主,有沒有想過你的這種行為就叫做從心?」

「滾,老子才不慫,我只是看她孤零零的一個弱女鬼,不想欺負她。」

「宿主,你現在全身上下除了嘴是硬的,其他都是軟的。」

「艹,會不會說話?狗系統,一天天的除了嘲諷我,什麼用都沒有。有本事你讓我變強啊,讓我強的秒天秒地秒空氣啊,你看我弄不弄她就是。」

「宿主,你似乎理解錯了一件事,本系統只是輔助你變強的道具,你才是真正的主體。想要變強的話,還得靠宿主的努力,宿主要是太廢的話,系統也是帶不動的。」

「靠,說半天還是在嘲諷我是廢物是吧?行,我廢物,你能耐。你能耐倒是給我顯擺顯擺,我也不要求多,只要你今天能幫我解決經濟問題,我就服你。」

「宿主,系統不會主動為宿主解決任何問題,系統也不需要宿主的佩服,請宿主努力賺取回收點數,只要回收點數充足,一切都不是問題。」

「得,忽悠失敗,還得靠自己!」葉安小聲嘀咕了句,便單向切斷了與系統的心靈對話。

「唉!說來說去還得怨自己,沒事教她怎麼玩手機做什麼?現在好了,坑了自己。」

「多年積蓄一夜散盡,眼看馬上就要開學了,這學費、房租啥的到處都要用錢,這可如何是好?」葉安陷入了深深的惆悵當中,當真是一文錢難倒了英雄漢。

「看來在賺取回收點數之前,我得先想辦法解決個人的生存問題了。」

「距離開學還有一周時間,光學費就要5千,再加上房租、生活費啥的,少說也得在一周內搞到上萬幣才夠用。」

「時間太緊,我自己是沒招了,還是試着找胖子問問看吧。說起來也有挺長時間沒聯繫過他了,也不知道他的公司搞的咋樣了,不會已經倒閉了吧?」

葉安一邊自語,一邊掏出手機,打開通訊錄,從通訊錄中那僅有的幾個名單中,找出了一個備註為「三胖」的號碼,撥了過去。

沒一會,電話就被接通了。

「喂!哪位?」電話那邊傳來一道略顯張揚的青年聲音。

「三胖,是我,能猜出我是誰不?」葉安問道。

「這聲音···難道是?狗日的葉安,你還記得我呀?你自己想想你有多久沒聯繫過老子了,老子還以為你失蹤了呢!」電話那邊先是有些不確定,待確認了的確是自己熟悉的那個死黨以後,情緒立馬就高漲了起來,開啟了罵罵咧咧模式。

「呃!也不是很久吧,高中畢業到現在也就一年多時間,畢竟我過幾天才上大二。」葉安想了想說道。

「也就一年多?混蛋,你這話說的可真夠輕鬆的。高中畢業後你就給我玩起了消失,怎麼都聯繫不上。咋的,考上了重點大學,就看不上兄弟這種沒考上大學的學渣了是嗎?想要把兄弟和你以前的黑歷史一起遺忘,做個切割?」趙三胖語帶嘲諷的說道。

「這哪跟哪啊,三胖兄誤會了,我葉安哪是那種人?只不過那段時間正好和家裡人鬧了點矛盾,有些想不開,就打算換個環境,調整一下心態。這不我一調整好,就立馬聯繫你了嗎?」

「呵呵!你這一調整就調整了一年多啊?」

「不好意思,有點慢哈,有點慢!」

「那我打你手機為什麼又聯繫不上?」

「手機掉了,換了新號碼,現在這個是我的新號。」

「混蛋,借口倒是挺充足,不過你猜我信不信?咱們初高中一起6年的孽緣,你一蹲下我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現在來和我扯這些淡有意思嗎?說吧,準是碰上什麼麻煩了吧?沒碰上事情你會想到我,指不定我的號碼還得在你手機通訊錄里吃多少年灰呢!」

「呃···這個倒的確有點事情想要問問兄弟。」

「艹,老子就知道,就不能對你這混蛋有一點點期待。做你兄弟真是倒了八輩子霉,沒事的時候你絕逼想不起有我這個兄弟。」

「那哪能啊?咱們雖然相隔千里,但我的心裏還是有你的。這不我一遇到事情,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三胖你啊?」

「死開,惡不噁心。快說啥事,不說我掛了,老子現在分分鐘幾十萬上下,哪有閑工夫跟你扯淡?」

「呦吼!三胖出息了啊,都分分鐘幾十萬上下的大老闆了?咋的,你那破職介所還真讓你乾的風生水起了?」

「什麼破職介所?我開的是中介公司,是要向那些巨型獵頭公司邁進的那種,你個沒文化的懂不懂?」

「好,我沒文化,我不懂行了吧?一個沒啥名氣的破中介公司還真讓你給得瑟上了?」

「是,我公司沒名氣,比起全國知名的李氏集團更是一根毛都不如。那咋的,你這位李家少爺今日打電話給我有何指教?是見兄弟混的太過落魄,想要接濟一下我嗎?」趙三胖揶揄道。

葉安先是沉默了會,然後淡淡的說道:「李氏集團和我沒有關係!」

「抱歉,兄弟,我玩笑開過了,我不知道你還沒有和家裡人談妥。」趙三胖一愣,隨即立馬道起了歉。

「沒事,我之前說的話也有些過了。算了,咱們不聊這些了,聊正經事。」葉安說道。

「正經事?咱們之間有啥正經事可聊嗎?」趙三胖疑惑的道。

「···」葉安無語。

咱們之間可是有着六年的同窗情誼啊!

六年的同窗沒有正經事可聊?

這可能嗎?

那我們在一起的六年都做了些什麼?

葉安仔細的回憶了一翻過往。

偷雞摸狗、欺負女同學、惡搞老師、好片互薦···

全是黑歷史!

算了,跳過···

的確沒啥正經事可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