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高考後和大叔奔現了
高考後和大叔奔現了 連載中

高考後和大叔奔現了

來源:google 作者:咕呱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舒念 顧淮

眾所周知,舒念是個品學兼優的乖乖女她做過的最叛逆的事,估計就是高考後和網戀對象奔現了奔現當天,舒念看着眼前帥的人神共憤的男人陷入沉思,「說好的大叔呢?」某人淡淡一笑,「叔叔保養的好」後來,小丫頭手撕綠茶,痛扁反派,那叫一個乾淨利落某人揉了揉眉心,表示不解:「小姑娘,你的乖乖女人設呢?」舒念一副無辜小白兔的模樣:「可能……崩了?」男人轉身將她抵在牆角,「騙我,該怎麼罰?」展開

《高考後和大叔奔現了》章節試讀:

舒念忍不住在心裏痛罵了刑佳一頓。

不過想着她的消息都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前的了,估計已經睡了就沒給她打電話,只發了幾個表情包來表達自己的憤怒。

緩了一會兒,舒念躺在床上,一閉眼還是會想到剛剛那個畫面,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盯着手機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點開了顧淮的對話框,發了條消息。

舒念:1

顧淮:嗯?怎麼還沒睡?

顧淮的回複比舒念想像的快了些,本來以為他應該在忙,所以不會看手機。

舒念:叔,可以跟你打電話嗎?

顧淮:可以,不過我這邊可能會有點吵。

舒念哪裡顧得上吵不吵的,她現在一閉上眼睛就出現那張鬼臉,只想找個人跟自己說話,這樣就不會那麼怕了。

可是她沒發現自己點錯位置了,語音通話變成了視頻通話,剛撥出去她就把手機放在了枕頭邊上,也沒仔細看。

顧淮看着屏幕上的視頻邀請,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

「怎麼了,念念?」顧淮起身從飯桌上離開,走到一旁安靜一些的角落。

本以為會看到女孩子的臉,結果映入眼帘的卻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勉強能從屏幕一側看見一點女孩被長發遮住的側臉。

看到天花板的一瞬間,顧淮就明白了,這小迷糊估計是撥錯了。

「嗯……」舒念沒想到他會這樣叫自己,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不喜歡我這樣叫你?」顧淮輕笑,「好像是我有些唐突了。」

「沒……沒關係,名字而已。」舒念當然不會承認,她非常喜歡聽顧淮這樣叫她。

「怎麼還不睡?」顧淮耐心問道。

「剛剛看到了一張圖片,有點恐怖,所以就……」舒念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原來念念膽子這麼小啊。」顧淮笑意更甚。

「才沒有呢,那圖片倒沒有很嚇人,就是突然彈出來,肯定會被它嚇一跳嘛。」舒念說的是實話,與其說害怕那張圖片,不如說是覺得噁心。

「好好好,我們念念不怕,我們念念最勇敢了。」

顧淮一副哄小孩子的語氣,讓一旁正與人交談的陸堯發現了不對勁。

於是輕手輕腳的起身來到顧淮的身後,「在跟誰聊天?」

顧淮「嘖」了一聲,骨節分明的大手覆上屏幕遮擋住,隨後轉頭瞥了他一眼:「不該問的別問。」

他的語氣淡漠的讓舒念覺得和剛剛跟自己說話的那個好像完全不是一個人,也不知道對面什麼情況,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陸堯悻悻的抓了抓頭髮,「是是是。」

「這兒交給你了,我先回家。」不等陸堯回答,顧淮已經起身抓起外套,大步朝門外走。

陸堯:「……」

你清高,你了不起,你不想應酬把我自己丟這裡。

「怎麼不說話了?」顧淮見電話那頭沒了動靜,開口問道。

「沒……你剛剛不是在跟別人說話嗎。」舒念突然後悔打這個電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擾到他了。

「嗯,是我朋友,剛剛在吃飯,現在準備回家。」顧淮走到車邊正準備開車門,忽然想起來自己剛剛喝了酒,於是只好作罷。

舒念「哦」了一聲就沒再說話,不敢吱聲,也不敢掛電話。

「念念,我先回家,等下再打給你,乖,很快。」

舒念應了一聲,就聽到了掛斷的聲音,這才鬆了口氣。

「早知道我就……唉,算了。」舒念自言自語嘀咕了一句。

其實她已經開始犯困了,可剛剛顧淮說等下會給她打過來,她又不敢睡了。

電話沒過多久就打了過來,舒念拿起手機接通之後又放回枕邊。

這次電話那頭很安靜,沒有多餘的嘈雜的聲音了,舒念想着他應該是已經到家了。

「還沒睡?」顧淮邊脫外套邊說。

「嗯,還……還不困。」舒念哪裡敢說她是在等他的電話。

「怎麼還結巴了?」顧淮低聲笑道。

「叔,你剛剛……好凶。」一點都不像跟她說話時候的樣子。

舒念也不知道自己腦子抽了什麼風,就這麼說了出來。

果不其然,電話那頭沉默了。

「叔……我不是那個意思……」

「嚇到念念了?」顧淮的聲音依舊很溫柔。

「沒有……還好,就是覺得有些……不一樣。」舒念老老實實的回答。

「剛剛的人是叔叔的好朋友,所以說話不用太客氣。」顧淮笑了出來,剛剛忘了關聲音,讓她聽到了。

陸堯:你清高,你了不起,你把我當大怨種。

「那我們還算不上好朋友呢,你跟我說話怎麼沒那麼……」舒念最後那個字沒有說出來。

「你當然不一樣,和小姑娘說話怎麼能大聲?」男人臉上露出淡淡的笑,解釋道。

「哦,這樣啊。」舒念應了一聲。

「嗯……不過原來某個小朋友還沒把我當做朋友啊,那我可要傷心了。」顧淮故意拉長了尾音逗她。

小姑娘哪裡斗得過老狐狸,一下子就急了。

「啊……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啦,畢竟我們認識也沒有很久,而且……而且又沒見過面,就是……就是……」舒念解釋了一大堆,生怕他誤會什麼。

聽着她支支吾吾的回答,顧淮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小姑娘,逗你的。」

「你……」舒念氣的說不出話,難為她解釋半天。

「念念,太晚了,你該睡了。」顧淮低頭看了眼表,輕聲開口。

舒念也才發覺已經凌晨了,猶猶豫豫的開口:「那……那晚安?」

「嗯,晚安。」

互道晚安之後,舒念並沒有掛斷電話,顧淮也依舊盯着屏幕。

「小姑娘,還在怕?」顧淮出聲問道。

「才沒有。」舒念打死不承認。

「睡吧,等你睡了我再掛。」顧淮柔聲哄着她。

很快,女孩的呼吸逐漸平穩……

顧淮對着手機輕聲說了一句:「小姑娘,好夢。」隨後才掛斷了電話。

偌大的客廳里,顧淮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盯着手機看了許久,驀地輕笑出聲。

他覺得他真是瘋了,居然對一個小姑娘這麼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