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蓋世龍婿
蓋世龍婿 連載中

蓋世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三七的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南天 許如煙 都市小說

(贅婿+單女主+寵妻+爽文)大師父,擁有無敵的武道二師父,擁有超凡的醫術三師父,擅長玄門之法四師父,擅長經商之道……許家贅婿蘇南天為救妻子,替人頂罪入獄,卻拜得九位神秘老頭為師三年後出獄,他擁有了九種逆天的本事,發現妻子被人欺負蘇南天開啟護妻模式,展現出強大的能力,睥睨天下,引無數美女投懷送抱然而,蘇南天卻說:弱水三千,而我獨取一瓢展開

《蓋世龍婿》章節試讀:

「啪!」

梁東毫不猶豫給了許美美一個巴掌:「賤人!」

他的臉色已經陰沉如水了,本想給這對狗男女難堪,卻不想最後卻讓他難堪。

他邁步就走。

這麼丟人的事,他沒臉再呆在這裡。

「東哥,你聽我解釋!」

許美美慌忙追了上去。

臨走前,她怨恨地看了蘇南天二人一眼。

蘇南天,許如煙,我不會讓你們好過的!

看着二人狼狽的樣子,許如煙心裏忍不住感到暢快。

這是這三年,第一次出了一口惡氣。

只是幫她出氣的這個人,卻是她意想不到的蘇南天。

這讓她感覺,這個老公也並不是那麼沒用。

而後,她好奇地問道:「蘇南天,你怎麼知道許美美腳踏兩隻船的?」

「在監獄裏,跟人學了點算命的本事,這都是算出來的。」

蘇南天笑着回道。

監獄二字,讓許如煙想到了某些不好的事情,瞬間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她沒有再接茬,冷着臉為蘇南天挑選衣服。

隨意選了兩套衣服後,便帶着蘇南天離開。

「如煙,我還有點事情要做,你先回去吧。」

出去後,蘇南天忽然說道。

他迫切地想要找宋剛算賬。

要不是因為宋剛不遵守承諾,如煙至於現在過得這麼慘嗎?

「還記得回家的路嗎?」

許如煙冷漠問道。

「當然記得。」

蘇南天微笑以對。

許如煙沒說什麼,開着車離開了。

……

半個小時後。

蘇南天來到了一家公司門口。

這裡是宋剛的公司,宋氏集團。

蘇南天邁步走了進去,徑直來到前台:「我找宋剛。」

前台是一個二十多歲的漂亮女子,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穿着職業套裙,露出修長的**,看起來頗為性感。

她露出不悅之色。

什麼人啊,居然直呼宋總大名?

她抬起頭來,看着蘇南天,頓時愣了愣:「蘇南天,是你!」

而蘇南天也認出了這個女子。

竟然是許如煙的同學,張娜。

因為許如煙的關係,張娜跟他有幾面之緣,但每次見面都瞧不上他,百般嘲諷。

「蘇南天,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直呼宋總大名?宋總,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就能見的!」

張娜陰陽怪氣地說道。

蘇南懶得與她一般見識,直接說道:「你告訴他,蘇南天來要債了!」

要債?

堂堂宋家大少,宋氏集團總裁會欠誰的債?

搞笑吧!

張娜面色頓時變冷:「宋總是什麼身份,會欠你一個上門女婿的債?」

「聽說你三年前,因為強姦未遂被關進去了,應該才放出來吧,莫不是腦子被關儍了?」

「趕緊給我滾,別在我面前找存在感,不然我叫保安了。」

她高高地昂起脖子,趾高氣昂。

「啪!」

沒有任何預兆,蘇南天一個巴掌抽了過去,冷冷道:「叫宋剛出來,我不想再說第二次。」

「你敢打我!」

張娜捂着臉,眼中滿是難以置信,怒喝道:「你死定了!來人吶,有人鬧事!」

幾名保安聞聲趕來。

「他剛打了我一巴掌,給我狠狠揍他!」

張娜咬牙切齒道。

「小子,你居然敢在宋氏集團鬧事,膽子不小啊!今天要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為首者話音落下,幾名保安皆是朝着蘇南天沖了過來。

這時,蘇南天也動了。

一拳,沖在最前面一名保安便飛了出去。

一腳,又是兩人倒飛出去。

一個橫掃,剩下的人全部趴下了。

整個大廳只剩下痛苦的哀嚎聲。

「告訴我,你怎麼讓我死定了?」

蘇南天看向張娜,淡淡道。

這個窩囊廢,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張娜滿臉都是震驚,身軀更是微微顫動。

慌忙之下,她顫顫巍巍拿起電話:「蘇南天,你別得意,今天我一定讓你走不出這裡!」

電話通了,她朝着電話喊道:「劉經理,有人在大廳鬧事,打傷了很多人,你快下來吧!」

蘇南天就靜靜看着她打電話,並未阻止。

他今天就是來給宋剛下馬威的,要把對方打服,打怕,才能達到效果。

幾分鐘後。

一群人坐電梯來到了大廳。

為首一人,是一位三十來歲的男子,西裝革履,戴着一副金絲眼鏡。

劉越,宋剛的心腹。

在他身後,跟着幾名身材健碩的大漢,神情冷峻,眼中隱隱有殺氣閃過。

一看就是狠角色。

看着幾名躺在地上的保安,劉越面色陰沉:「誰這麼不長眼,敢來我宋氏集團鬧事啊?」

「劉經理,就是他!」

張娜惡狠狠地指向蘇南天,囂張道:「你剛才問我怎麼讓你死定了,你馬上就知道了!」

劉越看向蘇南天,頓時愣了愣,接着他笑了:「原來是你!算算時間,你應該是剛出獄吧。」

蘇南天沒說話。

他記得這個男子。

當初宋剛來找他頂罪的時候,這個人就跟在其身後。

「我知道你來你這裡的目的。」

劉越繼續說道:「現在的你應該很憤怒吧。」

隨即他露出不屑之色,話鋒一轉:「即使你憤怒、不甘,也得給我忍着。因為宋少是你只能仰望的存在!」

「宋少是天上的巨龍,而你只是地上的螞蟻!隨手可以捏死!」

蘇南天目光冷冽:「所以,他就可以不遵守承諾嗎?」

「哈哈哈哈!」

劉越似乎聽到了好笑的事情,狂笑道:「你太天真了!當初即使你不答應,宋少也有其他辦法讓你答應的!」

「想要宋少兌現諾言,則是要建立在地位相當的基礎上。就憑你,還不配!」

說到這裡,他面色再次一沉:「要是你識趣點,好好在家裡自舔傷口,別來煩我們,沒人管你。」

「但你既然找到這裡來,還打傷了我公司員工,那就留下兩隻手吧!」

「給我斷了他的雙手!」

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幾名狠角色朝着蘇南天沖了上去。

劉越面露玩味之色。

在他看來,蘇南天雖然打倒了這幾個保安,但絕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要知道,這些人可不是這些保安能比的,他們是宋氏集團的絕對精銳,都是從戰場上退伍下來的僱傭兵。

那可是真的見過血,殺過人的!

張娜更是冷笑不止,興奮地握着拳頭。

蘇南天,你死定了!

然而,蘇南天卻是一臉淡然,一個閃身便來到了這群人中,猶如狼入羊群。

「砰砰砰!」

拳風犀利,勢大力沉,動作奇快無比,帶着殘影。

沒有人是他一合之敵。

一分鐘不到的時間,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

頓時,全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