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腹黑情人賴上她
腹黑情人賴上她 連載中

腹黑情人賴上她

來源:google 作者:十二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初漫霜 現代言情 謝昱軒

在美遭母逼婚,回國又被她這麻煩精整,害他連個落腳處都沒有,只好使出絕招纏功硬「租」下她的家,沒想到小妮子竟附帶贈送「秀色可餐」,教他想要又不能要,豈料這般深情卻引來她的誤會,還被她撞見出任務而佯裝成舞男樣子,天啊!好心+惡意=引狼入室?!她真是倒了大楣才會和這臭男人「同居」,不過利用他來驅趕採花蝶倒是滿不錯的,可他怎麼會對自己的奔放熱情逃之夭夭,莫非她對她毫無吸引力?這太令人傷心了……展開

《腹黑情人賴上她》章節試讀:

結果,漫霜還是被硬拽到機場來了,她端着一張臭臉就靠近了謝昱軒。

「唉,你還沒有被查緝!謝先生」漫霜「客氣」的和謝昱軒寒暄着。「你初小姐還沒死,我怎麼捨得先死呢?」謝昱軒笑了笑,回應了一句。

「好了,你們別鬧了,咱們找個地方吃飯吧!」不知道什麼時候,漫雪已經依偎在付允懷中了,臉上還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才不要,看到他就飽了一半了。」漫霜口無遮攔的說著,惹來謝昱軒的一記白眼。

「看到你才吃不下呢!」

「哎,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長的滿臉衰相的人可是你耶!」雖然心裏有個聲音在向她抗議,但她還是依然故我,將謝昱軒在她心裏的形象背道而馳的說出來。

「你才滿臉衰相哩!你……」謝昱軒想罵她,但是根本找不到一個不好的形容詞來形容她,該死的,他是怎麼了?

「哼,罵不出來了吧!我太完美了。」漫霜甩甩秀髮,故作嫵媚狀。

「你……騷包、沒知識、沒水準兼沒衛生。」謝昱軒已經口不擇言,隨便亂說了。

在旁邊的付允和漫雪都一致認為他們已經無可救藥了,只好先行離去。

「我們到對面的海鮮店等你們,你們罵夠了再過來好了。」說完,他們相視而笑,默默的走了,留下還在大眼瞪小眼的謝昱軒和漫霜。

「什麼我沒知識、沒水準又沒衛生,關衛生什麼事?我看你才沒衛生,頭髮凌亂的像稻草,胡茬在你臉上看起來讓我作嘔,還有、還有……」漫霜指着他衣服上的一滴褐色的湯漬嚷着道:「衣服上還有一滴湯漬,表示你吃飯會吃到衣服上,好噁心哦!」

本來沒什麼事的,但被她這麼一嚷,惹來周圍的人全都盯着他們看,謝昱軒簡直想挖個地洞鑽下去。

「你太過分了,真沒水準!」他氣得低吼。

「我沒水準?」漫霜靠近謝昱軒一步,他們的鼻子,差點就可以碰到對方的了,兩隻眼睛互相瞪視,誰也不服誰。

在這安靜的時刻,他們竟然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呼吸、心跳和氣息, 漫霜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竟開始幻想起她和謝昱軒接吻的樣子,她漲紅了臉,開始懂得要迴避他的注視。

不對,不對,她到底是怎麼了?在做春夢嗎?謝昱軒可是個令她極度作嘔的男人耶!她怎麼會做這種莫名其妙的遐想呢?她一定是被氣昏頭了。

「你就是!沒水準、沒水準、沒水準!」謝昱軒也沉醉在她的馨香的氣息里,但他還是逼迫自己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你……你不要以為你是男人,我就不敢揍你,照揍不誤!」漫霜伸出小拳頭向謝昱軒的胸膛胡亂的捶打了一拳,但他畢竟是受過特訓的刑警,漫霜這小小一拳,對他而言根本沒啥影響。

漫霜這回可嘗到了苦頭了,拿自己的拳頭去撞那像鐵板一樣硬的胸部,痛得半天說不出話,謝昱軒還沒什麼感覺,真是太划不來了。

她表情痛苦的蹲在地上,雙肩微微抽搐着,讓謝昱軒心間一驚,他不會傷了她吧?

瞧她那痛苦的樣子,不像作假,於是他也蹲在她身旁,擔心的問:「你怎麼了?是不是……」

他話都還沒有說完,漫霜已經丟了一顆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進入他的口腔,現在正往食道里下滑呢!

「你……你給我吃了什麼?」謝昱軒想吐又吐不出來。

漫霜看到他吃了下去,迅速站了起來,滿臉笑容的說:「報仇嘍!報仇嘍!可以吃飯了。」說完,就高興的跳着離開了。

謝昱軒真是恨自己的心軟,他根本就不該相信那個瘋丫頭的,這樣也不會搞成現在這樣,恐怕他連自己怎麼死的的不知道。

他到底哪裡來的同情心啊?他壓根從來沒有同情過誰的,真是活見鬼了。

當謝昱軒到餐廳的時候,漫霜已經用秋風掃落葉的方式,將漫雪、付允留給他們兩個人吃的菜一掃而空,只剩下空盤,現在還大刺刺的拿起牙籤,優雅的表演剔牙呢!

她一看到謝昱軒,便幸災樂禍的說:「誒呀!吃飽了呢,可以回家睡覺了。」謝昱軒實在很想罵她囂張,可是他的喉嚨卻發不出聲音來,且又熱又辣。

付允見他的舉止奇怪,不免問道:「昱軒,你怎麼了?怎麼這麼遲才來?」

「我……」謝昱軒一張口說話,聲音就沙啞得不能聽,但他還是勉強擠出一句話來,「我……讓……人……下……毒……」

「什麼?讓人下毒?是誰做的?哪一條道上的人這樣狠毒,毒害**?」付允驚訝的問,完全沒注意到在一旁偷笑到快抽筋的漫霜。

「是……是……她。」謝昱軒指向初漫霜。

「嗄?」漫雪嚇了一跳,難不成是……

「喂,你可別亂說,我才不會做這種事呢!」漫霜故作鎮靜,反正謝昱軒現在也說不出話來,可以說是毫無證據。

「我……」糟糕,謝昱軒發覺自己真的說不出話來了。

「我什麼我啊?」漫霜點了一下謝昱軒的鼻子,一陣奇怪的感覺流竄全身,像股電流暖洋洋的。

「你……」謝昱軒越着急越說不出話來了。

「別你了,再怎麼樣你也說不出什麼來,我勸你呀,還不如靜靜的等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以後就恢復原狀啦!」漫霜自認為自己很好心,告訴他糖果的失效時間。

「我的小姨子,你到底給他吃了什麼?瞧把他痛苦成這樣」付允忍不住要問。

「沒什麼,只是糖果而已。」漫霜的表情再輕鬆不過了,可是這話聽在付允的耳中並不輕鬆。

他轉過頭問漫雪,「老婆,剛才你給我吃的那顆糖果……」

「跟漫霜給昱軒吃的那顆是一樣的。」漫雪解答了付允的疑問。

話才問完,付允馬上出現了和謝昱軒相同的癥狀,兩手撫着喉嚨,一臉痛苦的看着漫雪。

「漫……雪……你……」

「老公,你還好吧?」漫雪一臉擔心,趕快拿起桌子的紙巾替付允擦去頭上的冷汗。

「放心啦!他們死不了,」漫霜微笑的看着他們。

現在謝昱軒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女人是超級大麻煩!所有的女人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