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復仇皇后重生記
復仇皇后重生記 連載中

復仇皇后重生記

來源:google 作者:悲畫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翹 古代言情 阮明彥

前世,元翹在太子阮明彥和側妃路雨的摧殘下,她一步步黑化,最終一心復仇,除掉了所有人,自己也自盡於金鑾殿前,可誰知道,一睜眼,她竟然回到了剛剛入太子府的時候!兩世為人,元翹看見了許多前世不曾看見的東西,也終於明白了自己所求為何,這一生,總算沒有虛度年華——雙重生文展開

《復仇皇后重生記》章節試讀:

前世,元翹活得太痛苦,後半生滿心滿眼都是仇恨。可最後哪怕報了仇,也並不不能讓她覺得痛快。

聯合阮明成發動宮變的時候,看着那些忠於阮明彥的人一個個倒下,元翹其實並沒有釋然的感覺,反而好像更加壓抑、更痛苦了,所以最後才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她原本是完全可以活着的。

或許是覺得沾了滿手鮮血的自己也早就該死了吧。

那這輩子,她究竟該怎麼辦?難道還要如同上一世那樣,在這深宮後院苦苦掙扎嗎?

想起以前的種種,元翹只覺得痛苦不堪,這太子府簡直就是她的噩夢!

正心神不寧之際,梅香輕輕敲響了房門,低聲道:「夫人,前院傳話來說,說是太子殿下回府了,您可要喚人沐浴更衣么?」

阮明彥回來了?

元翹皺了皺眉,下意識捏緊了拳頭,她還沒有想好該怎麼面對阮明彥。

前世今生恩怨已了,她雖然已經不恨他了,可並不意味着她就能對着阮明彥言笑晏晏,伏低做小,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若是可以,她只想離他遠遠的,最好這輩子都別再見了。

「回來便回來吧,左右時間還早,我且歇歇。」

今日天不亮便起身折騰到現在,滴水未進,元翹委實有些累了。再加上前世的記憶一直在折騰着她,如今不管是看到誰,她心裏都不舒服,實在是不想這麼快去見阮明彥。

「夫人莫要任性,今日是您入府的第一日,身為太子府侍妾,本就該打扮好了去拜見太子,以博得太子的寵愛,這是本分,也是規矩。

更何況,還有一位與您一同入府的路夫人在爭寵呢,您要是不去,會落人話柄的。」

梅香見元翹不為所動,有些恨鐵不成鋼,「夫人,明華院那位可是已經安排上了,焚香沐浴一樣不少,樣樣都挑的最好的,您可不能這般怠惰啊!

如今太子尚未有正妻,若是她得了太子的寵愛,那日後便是太子府的半個主子,哪裡還有您的容身之處?」

前世梅香就一直攛掇着元翹爭寵,她從未在意,反倒一次次與太子失和,導致處境艱難,可梅香最後也沒離開她,算得上是忠心一場了,最後倒是牽連了她被路雨所害。

元翹想到這裡,心中不免覺得有些虧欠梅香,這一世還是要護着她一二,畢竟梅香從未有半點對不起她。

而且,上一世她用盡手段太子都沒有廢除她,更沒有將她貶出太子府,既然無論如何都逃不出去,倒不如適當對太子示弱,讓自己的日子沒那麼難過。

前世的這時候,她便是因心灰意冷未曾梳妝打扮去見太子,所以讓路雨在今晚承了歡,從此王府的風向便偏到了路雨身上,那些下人便對她百般奉承,儼然將她當成了女主子。

元翹雖然不在意,可那時的日子委實不太好過,連帶着院子里的人也時常被欺負,身為她貼身丫鬟的梅香更是沒有一天安生的。

元翹撇開那些恩怨,仔細斟酌起來。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之後,她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單純得如同一張白紙的自己了,處在深宮後院卻能夠不動聲色聯繫藩王,發動政變逼宮的人,又能是什麼簡單角色呢?

元翹深深吐出一口氣。自己如今的處境並不好,若是再和上輩子一樣不爭不搶,讓路雨得寵,只怕還是會落得個和上輩子一樣的結局。

想明白這其中的因果,元翹只得起身打開門,輕嘆道:「罷了,就依你,安排人沐浴吧。衣裳要素凈清麗些,我不喜歡太花俏的。對了,這院中有小廚房么?」

明心院是有單獨的廚房的,只是她此刻剛剛入太子府,還未熟悉明心院,若直言要做吃食,恐怕梅香懷疑,只好裝模作樣的問一問了。

「是是是,奴婢這就安排!小廚房也是有的,不知夫人要做什麼?」

元翹道,「備些綠豆和蜂蜜、糖粉,天氣漸熱,綠豆糕消暑,我想着做些給太子嘗嘗。」

阮明彥前世最喜歡她做的綠豆糕,她也深諳阮明彥的口味,只要把阮明彥的心思留下來,她倒要看看路雨還怎麼同前世一樣仗着阮明彥的寵愛作妖。

見元翹答應前去見太子,甚至還想到了爭寵的法子,梅香那是一個高興,當即安排底下的粗使丫頭們去干,不一會功夫,東西便都準備齊全了。

熏香、浴水、衣裳等物盡數備好,小廚房那邊也準備上了。

畢竟如今府里就只有她和路雨兩位女主子,儘管只是侍妾,可萬一得了太子恩寵,那可就是一飛衝天了,底下的人自然不敢苛待。

只是元翹素來不喜歡這些熏香,她用的都是自己制的香料,便撤下了熏香,只簡單放了些花瓣在水中。

沐浴完,換了衣裳,又上了妝發,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

等到將綠豆糕做好,元翹這才放在精緻的小食屜裡帶着一同往前院去了。

明心院是太子府的側院,離正院有一段路。正院叫做明錦院,因為沒有太子妃,所以現如今只有太子阮明彥一人居住。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元翹只覺得心底陣陣發寒。

果然無論過去多少年,這太子府的每一處都是她心底最厭惡的地方,哪怕她後來登上後位,冠絕後宮,也仍然無法放下在太子府的那段時光。

這裡的日子,始終是她心底最陰暗的時光。

對元翹來說,這不叫故地重遊,而是在將她心底那個傷疤揭開,讓她再體味一遍那種凌遲之苦。

梅香察覺到元翹的不對勁,卻只以為她是有些緊張,低聲道:「夫人不必擔憂,主院那邊伺候的人不多,平素只有太子和幾個侍從在,太子雖然性子清冷了些,但卻是極好的人,想必不會為難你的。」

元翹心道:是不會為難,可卻差點要了她的命。

梅香細細與她說著太子府的事情,聲音脆生生的,漸漸的倒是讓她放鬆了一些。

元翹也在暗暗告訴自己,她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待會兒千萬不能一看到阮明彥就失了分寸。

當初為了起勢,她都能那般隱忍、迎合,如今又有什麼做不到的呢?

二人到了明錦院,侍從通報過後,得了准許,這才進了院子里。

明錦院十分莊嚴大氣,檐牙錯落間芬芳滿園,院中還有一處荷池,正值花季,蓮香陣陣,將夏日的氣息渲染得越發濃烈。

因為做了綠豆糕,所以元翹來得有些晚,路雨倒是早就已經到了。此刻正是用午膳的時候,阮明彥正和路雨明錦院中用膳。

阮明彥身上的太子朝服還未換下,墨發半束,明黃的衣衫上卧着五條金龍,腰間束了一條精緻的玉帶,看起來威嚴十足。

而他身邊的路雨則着了一身粉色交襟束腰廣袖長裙,滿頭珠翠,面若芙蓉,眉眼間儘是嬌媚艷麗之色。

一俊一美,兩人坐在一起莫名的登對。

元翹心中不知怎的便被刺了一下,但她將自己的情緒遮掩得很好,面上帶着得體的笑容,規規矩矩朝阮明彥行禮,「參見太子殿下。」

「嗯。」

阮明彥抬眸看了一眼元翹,長睫掩去神色,讓人看不出半分喜怒,心中卻早已五味雜陳。

路雨這時才慢吞吞起身,揚起一抹艷麗的笑容朝元翹道:「才說著妹妹還沒來,不想此刻來得卻是及時。現下正是午膳的時辰,太子不如留妹妹不如一同用膳罷?」

前半句像是與元翹打招呼,可後半句卻是朝太子說的,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勢。

元翹心下微諷,她即便是要留下來吃飯,那也不是她路雨說了算吧,阮明彥都還沒說什麼呢。

阮明彥啜了一口茶,似是沒有要斥責路雨的意思,只道:「坐吧。」

元翹垂了垂眉眼,乖巧應道:「是,殿下。」

阮明彥在人前素來是這樣一副冷靜自持的模樣,只有元翹知道,那日他得知她要自請休棄時,他那癲狂的模樣,宛如地獄閻羅,簡直可怖!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阮明彥都是她夢裡的常客,常常將她嚇得死去活來,半夜驚醒。

如今再見他當初這幅模樣,竟是意外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