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風生波瀾起
風生波瀾起 連載中

風生波瀾起

來源:google 作者:浪頭吹過石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眉 白侯風苓

凡人尚武,一代天驕白侯風苓卻因年少輕狂,淪為廢人十年韜光養晦,重臨武道,這一次他變了,不再肆意妄為,只可惜,凡人武者不經意間觸動禁忌,打開了那未知的領域……展開

《風生波瀾起》章節試讀:

得到白虎的虎嘯凌元訣後,白侯風苓並未着急離開,反而席地而坐,開始修鍊。

兩個時辰後,白侯風苓的體表不斷釋放白色光芒,渾身透亮。

青龍和白虎觀察着綻放白光的白侯風苓,臉色怪異,相互傳音。

「這傢伙,是妖孽吧。 」白虎詢問一旁的青龍。

「我覺得也是。」青龍點點頭。

「青龍,你確定這傢伙只是個凡人武者,不是仙界哪個在凡間的私生子?」

白虎虎目圓睜,眼睛都快掉出來了,他實在有些無法接受,一個凡人修鍊仙道功法比他還快。

「誰知道,沒準吧。」

青龍也一頭霧水,這傢伙修鍊簡直是神速,完全不像個人。

要知道,虎嘯凌元訣雖說有五層,可兩個時辰練成三層,屬實變態啊!

吼!

一層,虎嘯破軍。

強悍的虎嘯之音自白侯風苓體內響起,聲波震顫,震得整個靈域都顫抖……

嘭!

二層,天虎威。

原本的虎爪裂地,經過白侯風苓的吸收和淬鍊後,演變成了拳罡,一拳出擊,山石崩裂……

轟隆!

三層,虎元震天。

這一招,白侯風苓則將元氣注入,踏地凌空,一頭元氣堆積的白虎自其身後,驟然成型。

白侯風苓一步踏出,狂風迭起,元氣白虎聞風而動,威視白虎和青龍。

「他…他要幹什麼?」

白虎向後一縮,語氣膽怯。

數息後,元氣白虎消散,白侯風苓緩緩落到地面。

第四層山林殺界和第五層震金臨世沒有形成。

白虎和青龍見狀,深深呼了口氣。

白侯風苓站起身,伸了伸懶腰。

「爽!」

「真不是人,真不是人,這還是老子的絕招嗎?」

白虎碎碎念。

「怎麼,你沒這麼快?」

青龍不懷好意地問道。

「沒有,老子比較正常,修鍊了半月才會了一招。」

白虎稍顯失落,天賦再高,也不帶這麼玩的啊,要是哪天這小子成了仙,還不得……

「哎,獸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青龍無奈道。

白侯風苓看着這兩個傢伙有一句沒一句地聊着,隨即問道:「兩位,是不是該送我出去了。」

「凝神靜氣,滾吧。」

白虎沒好氣道,顯然讓白侯風苓打擊到了。

「好。」

白侯風苓旋即凝神。

「等」

青龍急忙喊道。

話音未落,一道白光閃爍,人已消失不見。

青龍龍尾一甩,啪地一聲,抽到白虎的臉上,謾罵道:「還沒說正事兒呢?」

……

房間內。

白侯風苓發現,雖然在靈域內修鍊了兩個時辰,可外面也不過一炷香時間。

「看來以後得常去了。」

如今,御風訣再加上虎嘯凌元訣,就算是立地境武者,也有一戰之力了。

開心之餘,白侯風苓才發覺,遲遲不見柳眉的身影。

怎麼回事?

於是,掩門出去。

……

柳家飯館前廳。

氣氛低沉,夥計們個個臉色膽怯。

柳眉立在飯桌一側,雙目凝重地望着遠處一魁梧壯漢,神情憂慮。

原本她來催促夥計做個飯,誰成想,被這吃飯的壯漢看上了。

客人們也因懼怕,早早付完飯錢走了。

如果平常人,柳眉早就一巴掌甩過去了,可惜今天這個卻是個實打實的武者。

武者,凡人之尊!

「美人,給你三息時間,三息過後,坐我腿上陪我喝杯酒,要不然。」

魁梧壯漢一邊訕笑着,一邊拍着自己的大腿。

嘭!

隨手一掌,一旁的桌子化為碎粉。

壯漢鬼魅一笑,猥瑣的雙眼滴溜溜在柳眉身上打轉,貪婪無比。

「尤物啊!老子今日定要嘗嘗鮮兒。」

廚子老方和夥計虎頭倒吸一口涼氣,身子卻止不住顫抖,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閉口不言。

柳眉見狀,蛾眉間閃過一絲恐懼。

她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可真正見識到了這武者的殺伐,還是有些脊背發涼。

另外,她怕這武者大開殺戒,這一干夥計總歸是無辜的。

正憂慮時,壯漢開始喊數:

「一」

「二」

正欲發怒,一直僵在原地的倩影動了。

玉足輕抬,緩緩朝他走來。

每走一步,胸前波濤起伏,勾得人燥熱。

壯漢舔了舔嘴唇,一臉得意:「這就對了嗎?陪好大爺,以後大爺罩着你這飯館。」

話音剛落,一道清風掠過,柳眉旋即停在原地。

壯漢臉色一變。

「誰?」

柳眉見身體不受控制,環顧四周,難道還有武者?

「區區下位靈武,也敢調戲我們老闆娘,看你是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聲落,飯館後堂走出一人。

柳眉和夥計們扭頭看去, 一身布衣,面色醜陋,正是白侯風苓。

「書生。」

虎頭開口喊道。

魁梧壯漢面色一沉,殺意顯露。

「就你,一個酒鬼,也敢出頭。」

魁梧壯漢嘴角一撇,甚是不屑。

一旁定在原地的柳眉,雖然欣慰,卻多了一絲擔憂,你不是在後院嗎,為什麼要出來!

「給你三息,滾出飯館,不然,死!」

冰冷的聲音從白侯風苓口中傳出,透着不容拒絕的強硬。

「哈哈哈…」

魁梧壯漢放聲大笑,一旁的柳眉和夥計們則困惑不已,這書生是說什麼胡話?

大中午又喝了一壺?

「滾!」

壯漢發怒,順勢一拳轟出。

虎虎生風的拳罡帶着凜冽狂風,化作一道金色拳影,朝着白侯風苓而去。

狂風吹拂,柳眉、虎頭等人紛紛倒地。

這就是武者的力量嗎?好恐怖!

「小心。」

柳眉蹲在地上,急忙高喊。

趴在地上的一眾夥計心涼了半截,完了,這書生怕是沒命了。

你這不是找死嗎?

金拳抵達的瞬間,白侯風苓面色平靜,抬手一揮,拳身破碎。

之後一股強橫的風刃直衝大漢面門。

大漢臉色驟變,急忙抵擋。

只是,那道風刃太快了,如同靈光一閃,躍然而至。

啾!

嘭!

「啊!」

一聲慘叫,壯漢倒飛。

街道上人流穿梭,好不熱鬧。

突然「嘭」地一聲,一道碩大的身影從柳家飯館飛出,砸在街道上,掀起漫天塵土。

一賣菜的大娘咳了兩嗓子,掐着腰站起身,氣沖沖道:

「哪個不長眼的,差點砸着老娘。」

正要發飆,看到地上嗷嗷叫喚的大漢,瞬時閉嘴了。

酒客們聽聞動靜,紛紛從酒館內走出,端着酒壺,一個個看戲的模樣。

酒館老闆擠過人群,露出渾圓的腦袋,問道:「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 怎麼回事?」

「這傢伙怎麼飛出來了,人家不賣給他飯?」

「不對,這不是那個武者苟勛嗎?」

「柳家飯館不是沒武者嗎?」

「沒看到是飛出來的嗎?」

聚集的人群你一言我一語,推敲着當下的狀況。

同一時間,柳家飯館前廳寂靜無聲。

柳眉和一眾夥計正錯愕地看着白侯風苓。

這…還是那個文弱的酒鬼書生嗎?

竟然擊飛了一個武者!

白侯風苓沒理會眾人目光,抬腳向外走去,一旁的柳眉和夥計們急忙跟上。

街道上眾人百思不得其解,忽然看到白侯風苓走出,更是一臉茫然。

壯漢看到白侯風苓走出,嚇得慌忙後退,嘴裏哀求道:「大爺,大爺,是我有眼無珠,饒了我吧。」

一邊說著,一邊狂扇自己嘴巴。

「噗!」酒館老闆剛喝下一口酒,下一秒便噴了出來。

說著,壯漢起身要跑。

然而,下一瞬,白侯風苓腳步輕點,飛身一閃,如鬼魅般來到身前。

伸手一握,掐住他喉嚨,順勢將他拎了起來。

眾人目瞪口呆…怎麼會?

身後的柳眉和夥計們更是震驚得說不出話。

白侯風苓眼露寒光,一股殺意顯現,立刻要結果了大漢。

「等等,別殺他,讓他滾吧。」

身後的柳眉高聲喊道。

「他調戲你時,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白侯風苓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冷冷道。

「不是,飯館前不能見血,不吉利。」

柳眉攥緊雙手,解釋道。

聞言,白侯風苓眼中掠過一絲冷笑,手掌鬆開。

壯漢竊喜,然而下一瞬,眾人都沒有想到。

嘭!

咔嚓!

白侯風苓對着大漢的要害轟然一拳。

壯漢應聲倒地,嘴裏發出殺豬般的咆哮,止不住地在地上打滾。

「啊…啊…」

「啊…啊…」

眾人瞠目結舌,而那酒客們,原本喝醉的,清醒了;沒喝醉的,倒是像個酒鬼,神態錯愕。

一身布衣的白侯風苓,站在街道上,挺拔而立,身形羸弱,卻宛如一尊戰神。

酒館老闆指着白侯風苓,嘴角泛起白沫:

「書生…」

「滾!」

白侯風苓怒斥。

壯漢趕忙爬起,捂着要害,一瘸一拐地跑向內城。

柳眉望着那一身布衣的瘦削身影,一時間淚眼婆娑。

眾人怔怔地立在原地說不出話,酒館老闆指着白侯風苓,眼前一黑,頓時暈了過去。

白侯風苓看了一眼圍觀的眾人,淡然一笑:「讓各位見笑了,今天飯館不營業了,散了吧。」

隨即悄然轉身,對着柳眉微微一笑,摸着肚子說:

「我餓了。」

柳眉正望着他獃獃發愣,剎那間回過神,朝着身後一喊:

「快去,做四個菜,燙一壺酒。」

夥計們大夢初醒,急忙轉身跑向飯館。

白侯風苓走到柳眉身前,抬手拭掉將要滑落的淚花,安慰道:「別哭了,哭花了,就不美了。」

柳眉輕錘了一下白侯風苓的胸膛。

「你,混蛋,還騙我。」

「這不是想給你個驚喜嗎。」

白侯風苓微微一笑,若清風拂過山崗。

街上的眾人,看着兩人打情罵俏,卻一點都不覺得違和,一股郎才女貌的既視感油然而生。

酒館老闆癱坐在地上,一旁的夥計,一邊拍着肚子,一邊寬慰。

片刻後,街道嘩然,議論紛紛。

不是小販的叫賣,也不是醉漢的打鬧,而是臨江外城的大新聞!書生是武者!

「這還是書生嗎?」

「不是說書生不會武嗎?」

「可是剛剛怎麼把一個武者給廢了。」

「他,一直在隱藏實力。」

「書生是武者!」

街道上你一嘴我一言,議論不止,探討着書生的光輝事迹。

眨眼間人流湧向四面八方,奔走相告。

聽着身後的熙攘,白侯風苓搖了搖頭,拉上柳眉走進飯館。

「看來低調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