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都市絕品霸主蘇白夏淺語
都市絕品霸主蘇白夏淺語 連載中

都市絕品霸主蘇白夏淺語

來源:外網 作者:木木魚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木木魚貓 都市言情

修真大世界的渡劫仙尊蘇白,驀然清醒過來過來,才發現自己居然變成了地球上一個豪門棄子!他還發現,他不僅被世家拋棄,還寄人籬下,被親人甚至是表姐冷眼嘲諷......這是一代仙尊,崛起都市,橫掃世家大族,快意恩仇的故事!展開

《都市絕品霸主蘇白夏淺語》章節試讀:

第六章神醫
待到兩人消失在人群中後,已經走遠的蘇白再次出現,若有所思的笑道:「有意思,看樣子那個女人應該是哪個大家族的小姐,那個黑衣保鏢,不簡單。」
他在那個黑衣保鏢身上感覺到了勁氣波動,雖然很微弱,但是確實存在,不過這些人對蘇白來說,他一隻手指頭都能擺平十個!
就是不知道這些大人物來這種地方做什麼。
蘇白搖頭一笑,不再多想,向著藥材市場最大的藥材店百草堂走去。
這百草堂已經近百年歷史了,這裡的藥材齊全,在整個江州都頗有名氣,百草堂最有名的除了藥材,還有就是醫術超絕。
據說老掌柜譚神醫一手「擒元針法」,可治百病,神乎其技,甚至省城的富商都親自到這裡治病。
繞過三條小街,蘇白看着十字路口那間古色古香的藥材店,抬腳走了進去。
店面很大,幾個夥計看了蘇白的打扮一眼,就沒有興趣多問了。
他們地方雖小,但是名聲卻已經在外,慕名拜訪而來的全是省城的大人物,自然眼高過頂,看到蘇白這幅打扮,自然不會多理會。
蘇白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皺,「我要買些藥材。」
眼鏡青年拿着手機,瞥了蘇白一眼,興緻缺缺,道:「買什麼?」
蘇白正欲說話,卻見門口一陣吵雜,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和一個唐裝老者緩步走了進來,幾個保鏢隱於街道各處。
「是她?」
這女人正是之前蘇白遇到,要買那雪松芝的那高冷美女。
唐念微也看到了蘇白,纖細的眉毛微微一挑,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確沒有說話。
那懶洋洋的眼鏡青年,看到唐念微兩人,瞬間精神起來,連忙迎接上去,滿臉討好笑意,
「兩位是來購葯還是瞧病?」
唐念微淡淡道:「我們前來拜訪譚老先生。」
眼鏡青年點了點頭,趕緊把兩人接待到休息區,「兩位稍等,我這就去請師傅過來。」
唐裝老者面色有些不自然的潮紅,在唐念微的攙扶下坐在椅子上休息。
看着老者虛弱的模樣,唐念微臉色有些不好看,冷冷道:「這個譚神醫譜還真大,連爺爺您親自跑來!若是他治不了爺爺的病,我定砸了他的招牌!」
唐裝老者輕笑一聲,「這些民間高手,多有怪癖,我們也沒必要強求,咳咳—」以他唐家在江州市的權勢,想要請這譚神醫,根本就是輕而易舉,但以老者的驕傲,卻不願意壞人規矩,親自登門求醫。
蘇白被晾在那裡,心裏好笑,目光好奇時落在唐裝老者身上。
「咦?」蘇白眉頭陡然一掀,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沒想到這老者身上居然也有勁氣波動,只是這波動極為晦澀,似乎被什麼阻斷。
蘇白心中越加好奇時,眼眸中銀光一閃而逝,唐裝老者體內的情況頓時瞭然於胸,臉色不由得凝重起來。
這唐裝老者的情況—不容樂觀啊!
殊不知,他表情全看在唐念微眼裡,本來唐念微心情就不爽,看到蘇白這般,頓時冷冷瞪了他一眼。
蘇白一臉無辜,自己又怎麼招她了?
唐裝老者順着唐念微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一臉無辜的蘇白。
「這就是讓你吃癟的那小夥子?」
唐念微不屑的冷哼一聲,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罷了,爺爺不必理會。」
唐裝老者目光停留在蘇白身上,卻發現自己一時間居然看不透蘇白,頓時,目光變得深邃起來。
「人不可貌相。」唐裝老者淡淡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這時,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匆匆從大堂內走來,對着唐裝老者抱拳一拜,「唐老,您怎麼親自來了?若是您吩咐一聲,老朽自當登門—」
唐裝老者洒脫一笑,道:「無妨。老頭子不能壞了譚先生的規矩。」
譚布衣苦笑一聲,面對這尊名震江州的大人物,他的規矩算個屁?
他歉意一笑,道:「唐老請移步別院,我馬上替您診治。「
唐裝老者點了點頭,在唐念微的攙扶下,剛剛起身,異變陡生!
只見他的臉色陡然漲紅,一股黑氣盤踞在眉心時,整個人眼前一黑,瞬間暈倒過去。
剎那間,整個屋內都靜了。唐念微俏臉瞬間煞白,整個人的懵了。
譚布衣倒也沉着,深吸口氣,查看了一番唐裝老者的情況,臉色變得凝重,對着眼鏡青年幾人吩咐道。
「快,馬上把唐老抬到後院靜室!」
眼鏡青年等幾個徒弟連忙動手。
看到這裡,蘇白眉頭陡然挑起,忍不住開頭道。
「若不想他死的更快,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動他!」
蘇白的話語極為突兀,以至於眾人楞神時,目光刷的一下集中在他身上。
此時的蘇白覺醒前世記憶,已經脫胎換骨,臉色淡然,無視眾人質疑的目光。
「這小子誰啊?」
「在譚神醫面前裝大尾巴狼,腦子秀逗了吧?」
眾人心裏冷笑時,皺眉看着蘇白,臉上全是嘲諷和鄙夷。
一個毛頭小子,在這裡衝撞譚神醫,這不是自己找抽呢嗎?
眼鏡青年幾人被蘇白的話語唬住,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譚布衣更是臉色一凝,看着蘇白喝道:「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蘇白眉頭一挑,淡淡道:「沒什麼意思—就是不忍看庸醫誤人性命!」這譚布衣居高臨下的態度,讓他極為不喜,他自然不會給對方留情面。
他這一句話落下,整個百草堂里再次靜了。
庸醫?
誤人性命?
這黃口小兒居然敢說他譚布衣誤人性命?這不是把他當成庸醫之流了?!
到了譚布衣這層次,最注重的就是臉面,蘇白這般赤裸裸的打他臉,已經徹底得罪了他。
饒是譚布衣心性修為極高,但此時依舊是怒不可遏,氣的鬍子發抖,指着蘇白怒道:「黃口小兒,老夫家世代行醫,一手『擒元針法』名震江南省,不知治癒多少病患,你居然說老夫誤人性命?!」
「1987年,江州市老城主病危,是我以『擒元氣針』將其拉回鬼門關。」
「1992年,江州中韓中醫交流會,韓醫欺我大夏中醫針灸無人,是我以『擒元火針』戰而勝之,護我大夏中醫榮譽。」
「1997年,秦州嶺南縣突發瘟疫,是老朽帶隊,以茯苓,雪山果等草藥為引,凈化水質,消除瘟疫,拯救數萬人的性命……」
「我譚布衣行醫五十餘載,從未誤診一人,今日,你一個黃口小兒,竟然敢辱我?」
他的話語落下,整個藥房內,眾人肅然起敬。
「原來,嶺南那場瘟疫,居然是譚神醫出手消除的,這可是天大的功德啊!」一個老者感慨道。
「對啊,譚老神醫一生行醫,整個江州市誰不知道譚老的大名?就是江州市的城主都請譚神醫治病,這小子居然說譚老庸醫?」
「譚老是真正有本事的高手,豈是一個黃毛小兒能辱的,我倒要看看那小子如何收場,哼!」
唐念微此時看着譚布衣臉上也滿是尊敬,譚布衣說的那些事情她都是調查過的,這位譚老確實是有真本事的,否則她也不會和爺爺千里來求醫。
「譚老息怒,」唐念微深吸口氣道:「請您先出手為我爺爺診治。」
譚布衣卻依舊怒視蘇白。
唐念微目光冷冷看向蘇白,滿臉怒意,喝道:「請你閉嘴!這裡不是你能胡言亂語的地方!」
蘇白眉頭微皺,看了唐念微一眼,不再多說什麼:「既然你不信,那就當我沒說。」
譚布衣這才冷哼一聲,轉身對着眼鏡青年幾人吩咐道:「馬上抬唐老到後院!」
「是!」
眼鏡青年幾人剛剛把唐裝老者抬起,唐裝老者眉心盤踞的黑氣瞬間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瞬間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眨眼間,唐裝老者整個面部就被黑氣覆蓋,看起極為駭人!

《都市絕品霸主蘇白夏淺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