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寵傻妃
嫡寵傻妃 連載中

嫡寵傻妃

來源:google 作者:金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冰璇 現代言情 金爺

「小姐,你醒醒啊,小姐,都是小月不好……嗚嗚嗚……」硃紅色的塌旁,身穿水粉色衣裙自稱小月的少女哭個不停,一邊哭還一邊自責「唔……」躺着的女子突然出聲,睜開朦朧的雙眼,茫然的看着頂洛冰璇的意識漸漸恢復,耳邊響起了惱人的呱噪聲展開

《嫡寵傻妃》章節試讀:

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一座富麗堂皇的別墅前,身穿黑色緊身衣,腳下穿軍用皮靴的女子在寒風中站立,清冷的眸子透出一股殺氣,紅潤的唇緊抿,秀眉微微蹙起,修長的手指托起玲瓏的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別墅里微弱的燈光。

清冷的眸子環顧四周,別墅門前有監控,還有紅外線掃描,不能靠近,那要怎麼進去呢?女子歪着頭認真的思索。

突然眸中閃過一道精光,筆直修長的玉腿跨上身旁停着的哈雷摩托車。

一陣呼嘯,摩托車消失在夜色中,揚起一道灰塵。

女子如墨的長髮隨風肆意飛舞着,臉上的墨鏡遮去了半張小臉,紅潤的唇微嘟,似有不悅。

一陣悅耳的電話鈴聲響起,女子停下摩托車。抬起手腕,修長的手指輕輕一點,手腕上的手錶立刻顯示出清晰的人影。

沒等女子說話,人影便哇啦啦的說了一大推:「哇,冰璇。你怎麼還沒回來?我還等着你呢,你不回來我睡不着。」電話那頭傳來嬌滴滴的女人的聲音,那女子誇張的表情,徹底讓洛冰璇崩潰。

「你是等我嗎?是在等宵夜吧。」洛冰璇嘴角勾起,毫不留情的說道。

「嗚嗚……冰璇,你怎麼這麼沒情趣。嘿嘿……別忘了給我的麻辣燙里多加些醋。」女子擺出個可愛的姿勢,嘟着嘴唇說道。

「知道了,就愛吃這些垃圾食品。」洛冰璇鳳眸一瞪,沒好氣的說道,還不等女子回話,便殘忍的掛斷了電話。

右手微微一動,黑色的摩托車又揚長而去。奇怪的是,她並沒有駛出別墅區。而是轉了一圈,又來到剛剛那座別墅的後面。

熄火,下車,動作乾脆利落。

眼角撇到別墅的拐角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形一閃,下一秒就在拐角了。

這裡是別墅的死角,監控和紅外線根本看不到這裡。真是蠢蛋,洛冰璇暗忖道,老娘想殺的人還沒有殺不了的呢。

玉手自腰間取下一個圓盤,抽出一根細絲,細絲的頂端還有一個銀鉤。蓮藕般的玉璧輕輕一揮,銀鉤穩穩的勾住別墅二樓陽台上的柵欄。

洛冰璇身子微微後退,站定後,迅速朝前跑去,右腳尖輕輕點地,左腳藉助牆壁的力量一躍而起,躍上二樓。翻過陽台,躲過監控。弓着身子,進入別墅。

別墅內一片漆黑,只有二樓走廊盡頭的房間內,還亮着燈。

一個身穿銀白色浴袍的男子,躺在床上。左手手指夾着雪茄,右手邊,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女正俯身,小小的頭顱正在男子下身處,忙活着呢。

男子閉着眼睛,一副享受的表情。一口一口的抽着雪茄,煙霧迷茫整間屋子,透出一股詭異的氣氛。

洛冰璇冷冽的眸子在漆黑的別墅中明亮是像一盞燈,她弓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前行着。

噗嗤一聲,洛冰璇腳下一頓,懊惱的咒罵了一聲。媽的,她踩到一個用過的避孕套,粘稠的津液沾滿了她的腳底,發出**的味道。

洛冰璇抬眸,看了一眼還亮着燈的房間,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玉手扯過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擦拭着自己的鞋底,擦完後,嫌棄的丟在一邊,秀眉微微蹙起。

算了,還是先找到我要的東西在說吧。一會在來收拾那對狗男女,洛冰璇快速的移動自己的身體,藉著微弱的燈光,在別墅中穿行。

房間內的男子依舊閉着眼睛享受着金髮碧眼女子的「特殊服務,」扔掉熄滅的雪茄,大手狠狠的拍着金髮女郎的屁股,**,女郎的倆屁股蛋兒,頓時粉紅一片。

女子嬌羞的聲音傳來,「啊啊……金爺,你輕點嘛,打得人家好痛哦。」媚眼如絲的看着打人的男子,嘟着紅唇,似在索吻。

被稱作金爺的男子,表情猙獰的掐了一下那女子的鼻子:「你這個騷貨。」說完,肥厚的嘴唇親到女子白皙的小臉上。

女子眸中閃過一絲厭惡,欲拒還迎的和金爺玩起了遊戲。

金爺禿頂,啤酒肚,香腸嘴。典型的暴發戶,財大氣粗。

床上的女子則是楊柳細腰,皮膚白皙,豐乳肥臀,摸樣很性感,如果不是為了錢,這女子恐怕連個眼神都不會送給他。

「你過來吧,看你還往哪裡跑。」金爺一把拽住女子,使勁一拉,便把她拉到自己身下,粗魯的推開她的雙腿,握住自己的驕傲就要進入。

女子嬌滴滴的說:「金爺,不要這麼急嘛。我們……」話還沒說完,一個耳光閃過去,女子頓時覺得眼前金光閃閃,腦袋嗡嗡作響,嘴角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傳來。

「你媽的,老子沒有耐心陪着你玩,你最好給老子老實點,別想耍什麼花樣。呸」那金爺朝着身下的女子吐了口吐沫,惡狠狠的說道,臉上的疤痕此時顯得格外猙獰。

女子咬緊嘴唇,不在說話,雙手握住自己的胸部,眼角流下一滴熱淚,這徹底的激怒了金爺,他走下床,抽出褲子上的腰帶,走回床邊,對着女子豐滿的臀部就是一頓猛抽,嘴裏還不住的咒罵:「賤人,不知好歹的東西,老子給你錢,你就得伺候老子,哪來的那麼多花花腸子,賤人……」

床上女子的臀部已經猩紅一片,金爺喘着粗氣,坐到床上,他也打累了。

扔掉手上的皮帶,他板過女子的身體,不在看她梨花帶雨的小臉,推開她雙腿,一挺身便挺進去。頓時,狹小的空間夾得他有些疼,他鷹眸微挑,「丫的,你還是個雛兒」色眯眯的說完,大手惡狠狠的擰了一把她胸前的柔軟,繼續剛剛未完成的動作。

此時的洛冰璇已經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漫步來到房間門口,仔細聽着房間里的動靜,女子低低的哭泣聲傳來,伴隨着的還有男子沙啞的低沉聲。

哭了?這是什麼情況?洛冰璇蒙了,他們不是狼狽為奸的狗男女嗎,怎麼還哭了起來,看來自己的判斷失誤了啊。

「滴答滴答滴答……」房間內響起手機鈴聲,金爺停止動作,拿起手機,看了上面的來電顯示,稜角分明的唇勾起一抹冷笑。

「喂……你說什麼?」在接起電話的同時,金爺睜大了雙眼,肥厚的嘴也張得老大。

「好,我知道了。消息準確嗎?好,我知道了。」金爺掛了電話,深邃的眸子閃過一絲恐懼,隨後又撥了個電話。

門外的洛冰璇聽着金爺的聲音,略微有些變化。突然,她心裏湧出不安的情緒。

玉腿抬起,猛地踹開房間的門。一股**的味道撲鼻而來,洛冰璇嫌棄的握住鼻子。

「怎麼這麼快?」金爺還保持着打電話的姿勢,驚懼的看着洛冰璇,慌張的問。

洛冰璇眉心一擰,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驟然,一聲刺耳的警笛聲傳來。

原本漆黑的夜空頓時一陣明亮,十多輛警車停在別墅跟前,從上面下來將近五十人。

洛冰璇鳳眸一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果然看的起我,竟然派了這麼多**來抓我。

殺氣自她頎長的身體中發出,冷眼的看着縮在角落裡的金爺,那肥胖的身軀看着着實讓人覺得噁心。

洛冰璇拿出小巧的銀色消音手槍,咻的一聲,一顆小小的子彈穿入金爺的眉心,他瞪得大大的眼睛,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床上的女子似乎嚇傻了般,獃獃的看着洛冰璇。

驟然,一陣陣整齊的腳步聲傳來,全副武裝的**手持槍支走上二樓,朝着洛冰璇所在的房間緩緩移動。

洛冰璇閉緊眼睛,深吸一口氣,腦海中響起金爺臨死前接的電話。她紅潤的嘴唇勾起一抹冷笑,看來是有人出賣了她,想治她於死地。

哼,她冷笑一聲,那得看那些**有沒有那個能耐。

鳳眸驟然睜開,身形一閃,便閃到房間的門後,低下頭,一雙軍用皮靴緩緩移動進來。

噗嗤,洛冰璇朝着那**背後就是一槍,玉手捂住他的嘴,把他拖進房間,用最快的速度換上他的衣服,壓低了帽檐,瀟洒的走出房間。

手裡拿着那**的搶,快速的在別墅中穿梭,走到別墅的隱蔽處,又解決掉一個**,一會功夫,洛冰璇不知不覺的解決掉十名**。依舊沒有要離去的意思,

**隊長來到金爺死掉的房間,在床底下發現死掉的**,這才發覺有些不對勁。看來兇手扮成他們的樣子混入他們中間。

他鷹眸微眯,危險的氣息自他身上流落出來,他轉身走出房間。小心翼翼的在別墅中穿梭,緊緊盯着自己的同伴,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滅掉。

驟然,鷹眸微沉,目光緊縮住前面纖細的身影。那明顯是個女人的身體,衣服雖然寬大,卻難以掩蓋她誘人的身體,胸前的雙峰傲人的挺立。

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隊長身形一閃,迅速躲到一旁的石柱後。

咻的一聲,一個小小的子彈穿入石柱留下一個小洞。媽的,洛冰璇咒罵了一聲,沒想到竟然讓他躲開了,此地不宜久留,她該閃了。

就在她轉身想要離開的一刻,手腕上的手錶型電話震動起來,可愛女子的身影又閃現出來,:「嗨,冰璇,你怎麼還沒回來?人家好餓呀。」女子嘟着嘴巴,撒嬌着說道。

洛冰璇在心裏咒罵一聲:「小豬,我在執行任務啊,你想我死嗎?老是煩我。」洛冰璇翻着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她蹲下身子,一邊注意後面的動靜,一邊跟小豬說話。

「哇,冰璇,你身後站着一個帥哥耶。」電話那端的女子嘟着嘴,可愛的說道,洛冰璇甚至還能看見她眼睛裏冒出的紅心。

該死,洛冰璇放下手臂,迅速轉身。砰的一聲,洛冰璇低着頭看向自己的胸部,胸口處冒出一個大洞,鮮血呼呼的往外冒。

她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會中槍,意識漸漸模糊,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抬起手腕,對着手腕上的手錶凄慘一笑:「小豬,老娘我中槍了。」微笑着倒下。

好累,終於可以歇歇了,看着面前絕美的女子倒下,那**隊長心中閃過不舍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