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秦二世
大秦二世 連載中

大秦二世

來源:google 作者:豬兒夢想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嬴華 豬兒夢想家

(架空歷史+系統爆兵+開疆拓土)宿醉的嬴華穿越了,還是個皇帝!王朝叫大秦,但完全不是他所熟知的那個大秦,李斯、蒙恬、王翦統統沒有!隨着國策改變,大秦內患漸起,外敵欲來......大秦聖武二年「李由君,領征西大將軍,領兵二十萬,責西部全部軍政事宜!」「魏延武,領征北大將軍,領兵二十萬,責北部全部軍政事宜!」「朕要你們兩個月之內,滅了陳、虞兩國!」......大秦聖武十三年秦國橫掃東域九國,一統十七州「李由君,十三年間共領兵出征七次,主導多次大規模滅國戰爭,為大秦立下赫赫戰功,是當之無愧的軍神,今日朕封你冠軍侯!」「魏延武,大秦武神,和『軍神李由君』並稱大秦雙雄,文武雙全,曾以一品指玄境硬抗陸地神仙三招,強續大秦國祚,朕封你鎮國侯!」...展開

《大秦二世》章節試讀:

春風化雨,美人如玉。

嬴華帶着他的小丫鬟馳騁沙場。

揮淚撒汗,夜啼不停。

帝寢宮外的大太監李業,聽着裏面的動靜,拿出了隨身帶着的小冊子和毛筆,一臉激動的低頭寫着。

「大秦新武元年,八月二號,陛下長久不歇。」

「好好好,陛下終於開始開竅了,太不容易了!一定要把這個消息傳給太上皇,太好了!」

李業收起小冊子,激動的淚流滿面。

.......

嬴華一夜操勞,起床的時候神清氣爽。

經過一晚上的深入了解,嬴華對自己的這個小丫鬟已經是十分的熟悉了,她的身子用一個字形容那就是軟,兩個字就是很軟,三個字超級軟。

而且小茹身上還有股淡淡的槐花香味,特別是昨晚運動出汗後,那種槐花香變得異常明顯。

甚至到了早上的時候,嬴華聞着香味差點就忍不住了,最後顧及到小茹勞累了一晚上,身子有些承受不了,才收起想法。

現在看着站着腿都打顫,卻還咬着牙給自己穿衣服的小茹,嬴華有些心疼。

『有機會整個女僕裝給小茹穿上,那樣等她哭起來才會更...嘿嘿嘿~』

小茹也注意到了嬴華的目光,隨即抬頭傻笑起來。

那微紅的小臉蛋兒上,有着還未嫁人特有的細小白色絨毛,笑起來還有個小酒窩,也許是一晚上的運動,臉上還帶着異常俏人的光澤。

嬴華像吸貓一樣在小茹臉蛋兒上吸了一口。

「你在寢宮好好休息一下,朕去了!」

「嗯!」

嬴華拍了拍小茹的翹臀,隨即轉身出了寢宮。

寢宮外,嬴華抬頭看着微微亮的天,深吸一口氣,緩緩吐了出來。

從今天開始,他肩上就多了許多責任。

........

太極殿。

一眾身着黑色官服的大秦朝臣,在兩邊分明的站着,前後官員還都碰着腦袋的說著什麼,臉上表情各異。

「劉大人,你們說昨天陛下剛登基就沒來上朝,今天也來這麼晚,是不是一直流連後宮啊,不是說下個月就迎娶皇后嘛,怎麼...」

「非也,陛下何許人也,身邊肯定不缺女人,說不定是因為其他事呢?」

「也不好說,咱們大秦的這幾位,不都是晚婚晚育?現在陛下初登基,說不定上癮了呢?」

「......」

「各位大人!非議陛下,要不得啊!」

大殿右邊文官隊伍里,靠在柱子旁的幾位年輕官員說的正歡,突然聽到側邊傳來一個陰森森的聲音,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幾人一臉怒意的看過去。

他們幾個年紀輕輕就已經身居高位,背後還都有深厚的家世,還真不知道誰敢這樣跟他們說話,張嘴就準備懟回去。

「你...我...啊...啊吧啊吧~」

等他們幾人看清楚旁邊的來人後,人全都傻了,嘴唇也都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嘴裏說著一些聽不懂的東西。

那人竟是內務監的掌印太監李業。

就官員等級來說,這幾人都是大秦的高級官員,僅次於九卿,非一般人可比。

李業只是個宦官,在朝廷里的地位遠不如他們。

但這幾年李業帶着老皇帝的指令,瘋狂暗中搜查朝中官員的消息,不少人都因為李業掉了腦袋。

即便現在換了皇帝,他們還有些後怕。

李業看了一眼這幾位張嘴說不出話的幾人,眼神有些陰冷。

他是宦官,朝堂之事他沒資格插嘴。

但是這幾位敢在背後議論嬴華,他實在忍不了。

李業已經把這幾個記在他的小本本上了。

此仇不報,非太監。

大殿中,隨着這幾位人的靜默,也都停止了議論。

就像是自習的時候,班級里最吵的幾人安靜下來後,全班也都很快安靜。

一時間,大殿里百官的視線,都放在了緩緩走到龍椅下面的李業身上。

昨天這個時候,嬴華沒有來上朝。

最後李業過來說退朝,連原因都沒說。

但今天李業也都老實的等在這邊,原因自然不用說,大家心裏都明了。

果然,李業剛來沒一會,嬴華也帶着一個小太監緩步走到了龍椅前。

嬴華掃了一眼下面微微低頭不敢看他,卻還都站的筆直的群臣,嘴角漸漸上揚起來。

記憶里,他這前身從十五歲被立為太子開始,就被老皇帝要求跟着上朝,已經在下方最前面的位子站了幾年了。

今天突然站在上面,這種感覺豈是一個爽字了的?

等嬴華坐在龍椅的一瞬間,站在一旁的李業,扯着他那有些陰冷的公鴨嗓,喊了一句,

「上朝,行禮!」

嗒!嗒!嗒!

李業話音剛落,下面的大臣從前到後,全都依次的向嬴華朝賀,整個過程井然有序,沒人敢喧嘩失禮。

百官朝賀後,就開始了每天的固定內容。

有事的人出來說事。

沒事就退朝,回去接着幹活。

「陛下,臣有事請奏!」

空曠的太極殿里,一位官員站了出來,這名官員嬴華有印象,是九卿之一的大司農——徐正燁。

主管租稅錢穀和財政收支,就是管國家錢袋子的。

是朝堂里少有的老人之一,從政超過三十年,為人處世都十分精明,是個做實事的官。

這些,從最近幾年老皇帝的嚴打就可以看出來,他能一直穩坐朝堂,不是沒有原因的。

「講!」

聽着徐正燁的聲音,嬴華有些不耐煩。

昨晚他睡的太晚了,早上起的又太早了,現在一屁股坐在龍椅上,困意立馬就來了。

「陛下,西北嶽州數郡今年雨季無水,嚴重乾旱,百姓顆粒無收,流離失所,流寇陡增。」

「請陛下旨撥款賑災,調兵剿寇。」

徐正燁話音剛落,一旁立馬就有人站出來反駁。

「徐大人,大秦繁榮昌盛,百姓生活富足,陛下剛剛登基就大赦天下,國內各地又都天降祥瑞,哪來的旱災,你不會是盯上了賑災款銀,打算中飽私囊,貪墨災款吧!」

聽着旁邊陰陽怪氣的聲音,徐正燁氣的鬍子都在打顫,他是什麼人,徐家可是在秦州經營數百年的士族,豈會在乎這點款銀?

而且他為官這麼多年,可以十分自信的說,他自己絕對沒有貪墨大秦的一毫一厘。

居然還有這種瞎子爛說話,離譜!

聽着聲音徐正燁就知道,說話那個絕對是他政壇老對頭——御史中丞王秀。

徐、王兩家都是大秦有名的士族。

卻因大秦建國後,各種利益分配不均起了齷齪,現在朝堂上的兩家人見面就掐,這種景象持續了三十多年了。

「你...哼!我不與你爭鬥!實事如何,相信陛下自有斟斷,我不做解釋。」

做了多年的官,徐正燁很清楚官場的規矩,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才是長久之道。

對於王秀這種沒事找事的傻缺。

不要做多餘的爭辯,決定權交給皇帝就好了。

「哼,徐大人,你這是心虛吧!我看還是讓陛下好好查一查你,畢竟徐大人你位高權重,為了大秦,還是小心為妙!」

「你...你小人!」

「呵!」

聽着下面快要吵起來的節奏,嬴華瞬間困意全無,連忙從半躺的姿勢,重新坐了起來。

第一次從皇帝的視角看這些人吵嘴,確實有些看頭啊。

別的東西嬴華不怎麼感興趣,但是吵嘴和打架,嬴華最喜歡看了。

村頭吃瓜大媽異界化身體!

剛坐起來準備好好看戲的嬴華。

下一秒就皺起了眉頭。

停了!

我尼瑪,啥意思?

當皇帝還不讓吃瓜了?

以前嬴華當太子的時候,這兩位就時不時的吵,現在反而停了?

下面的徐正燁和王秀,注意到從龍椅上正起身子的嬴華,似乎都想起了什麼,互相對視一眼,紛紛偃旗息鼓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