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除我以外全員狠人
除我以外全員狠人 連載中

除我以外全員狠人

來源:google 作者:顏總不愛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小落 顏總不愛笑

生活在一個糅雜着童話,霸道總裁愛上我,全球帶球跑,追妻火葬場等故事裏的蘇小落覺得自己和這裡格格不入,於是決心逆天改命,沒想到自己的確逆天改命了,她成為了一個三千世界到處跑,月底工資三千整的社畜於是乎,在遇見覺醒人物後……蘇小落:想快點去世,怎麼時間還沒到啊?碰見喪屍世界時……蘇小落扛着加特林:什麼主角光環什麼喪屍?這裡是我的地盤!女主外熱內冷,老社畜,只看業績不看人展開

《除我以外全員狠人》章節試讀:

蘇小落依舊柔柔弱弱的,但是語氣卻相當霸氣。

她不是很想把她好不容易得來的時間浪費在一個沒有名字的精神小伙身上。

精神小伙聞言一愣,顯然是沒想到這麼柔弱漂亮的女人能說出這麼一句不符合她人設的話來。

蘇小落神色淡淡,她現在的形象確實嬌弱,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她那一米七二的身高。

精神小伙反應過來後,心裏更加興奮了,這樣反差巨大的性格更有玩頭啊。

只見他做出一個自認為很帥氣,實際卻非常辣人眼睛的動作。

蘇小落:沒眼看JPG.

「小妹妹,你長得漂亮,跟着我走,保准讓你舒服的過完這一天。」

他說完還露出一個霸總標準的邪魅一笑,直擊蘇小落靈魂。

她算是知道為什麼霸總總是喜歡邪魅一笑了,畢竟這麼高難度地表情,看來也就只有霸總hold住。

蘇小落本來是想讓他從哪兒來滾哪兒去的,結果自己的手機突然響起了電話鈴。

「喂?」

蘇小落看也沒看就上劃接聽鍵。

「落落,上次問你是不是回A市了你沒回復我,剛才跟蘇姨打了個電話,說你出去了。你現在在哪裡?我開車找你。」

低沉沙啞的低音炮不設防地直襲蘇小落的耳朵,下一秒就紅了耳尖。

媽呀,這也太犯規了,還搞偷襲!

蘇小落看着一邊虎視眈眈盯着自己流口水地精神小伙,想也沒想直接告狀。

「輕霖哥,我在青松路新開的一家甜品店這裡,有人在騷擾我,你可不可以快點過來?」

聲音婉轉動聽,尾音還被她非常心機的加了些顫音。

果不其然,顧輕霖的語氣沉了幾分,好似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五分鐘,等我。」

話音一落,手機就傳來一陣忙音。

蘇小落把手機甩在桌上,眼睛裏閃爍着細光,悠然自得的坐下,雙手抱胸雙腿交疊。

「我男朋友來了,你小心哦。」

顧輕霖說是五分鐘,實際到的時候也才過三分鐘。

甜品店門前宣傳的圓臉女生看着一個氣質陰鬱的帥哥迎面走來,周身瀰漫著低氣壓,一雙鳳眼裡是強壓着怒火的暗沉。

顧輕霖稍作停留,看着呆愣愣地圓臉女生,說話還算禮貌的問道:「這裡是不是有一位穿着雪紡連衣裙,長得很漂亮的女生?」

圓臉女生立刻紅着臉指了指二樓,她對穿着白裙子還長得很漂亮的女生很有印象。

「多謝。」

圓臉女生看着進去的顧輕霖,忍不住雙手捧着臉犯花痴,過了好久才神經大條的反應過來。

這個帥哥不像是來找女朋友的更像是來捉姦的……

圓臉女生:!!!

蘇小落很是不耐煩地坐在位子上,旁邊是鍥而不捨的精神小伙。

「小妞,跟着哥,吃香的喝辣的,天天快活似神仙。」

「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要不是你長得好看,哥可不會多看你一眼。」

……諸如此類,宛如一個設定好的程序似的。

蘇小落喝完最後一口果茶,非常無奈的嘆了口氣。

說了這麼多還是不見對方有任何反應的精神小伙惱羞成怒了。

「小妮子,你個臭婊——!!!」

話沒說完,精神小伙的聲音就宛如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雞,高昂一聲後就沒有響動。

「你說她是什麼?」

陰惻惻地聲音從他背後響起,顧輕霖臉色黑沉,骨節分明且修長的手從後面掐住了那個喋喋不休鼓噪不已的男人。

蘇小落原本昏昏欲睡地吃着小餅乾,聽到熟悉的聲音立刻精神起來。

「輕霖哥!」

蘇小落喊了一句,隨後雙眼放光的起身,看着許久不見的顧輕霖,抬腳就要往他身邊走。

顧輕霖抬眼看着雙眼亮晶晶地蘇小落,身形一頓,直接粗暴地把人一腳踹在地上,順便從口袋裡拿出一塊手帕擦了擦,這才抬腿往前,伸出手把蘇小落半抱住。

蘇小落面對顧輕霖時泄露出來的真實感情要比在莫寒面前多得多,她先是悄咪咪地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對方硬邦邦地腹肌,然後清咳一聲。

「輕霖哥,對不起。我沒有及時回復你消息。」

顧輕霖睨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蘇小落心底嘆了口氣,對方的心思真難猜。

兩人甜甜蜜蜜的抱着,被顧輕霖一腳踹的顏面全無的精神小伙捂着自己的後腰,齜牙咧嘴的直叫喚,並且非常沒有眼力見的說出只有炮灰才會說出來的話。

「你,你他媽會後悔的!小子,你丫的是第一個敢這麼對我的人,我記住你了!老子要讓你在這條街混不下去!」

顧輕霖在蘇小落面前從來都是收斂鋒芒的,聞言只是陰沉沉地側目看着跳腳的精神小伙。

蘇小落眯起眼睛,說實話,她老早就想揍這個工具人了,這種待遇明明是女主的,現在卻在她身邊晃悠,這是不是有點不務正業?

她鬆開顧輕霖,踩着低坡小白靴,一頭及腰長發被她束成了高馬尾,雙手合握,手腕處被自己捏的啪啪作響。

蘇小落走到那個工具人面前,居高臨下地說道:「你說什麼?你是在威脅我輕霖哥哥嗎。嗯?」

工具人看着剛才還小鳥依人楚楚可憐的蘇小落,現在氣勢洶洶的站在他面前,下意識咽了口口水,直覺告訴他不能再說了,但是自己的嘴就是不聽話,一禿嚕皮的呱唧呱唧說完了。

「你個小娘們,居然還在我面前耍威風……」

越說底氣越低,最後直接禁了聲。

「呵呵噠!」

蘇小落冷笑一聲,直接一拳頭揮過去,隨後又抓着對方的肩膀和手,利落地甩了對方一個標準的過肩摔。

她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勇的炮灰,不揍一頓都枉費原作者的腦細胞。

按道理來說,柔弱的女配不應該在顧輕霖面前崩白蓮花人設,但奈何蘇小落在和顧輕霖見得第一面就直接崩的他媽都不認識了。

末了,蘇小落還學着電視劇里的大反派,半蹲在工具人面前,用手輕輕拍了拍對方微腫的臉,力氣不大,聲音極響,據說這個動作非常羞辱人。

「希望你能改過自新,重新做人。這樣吧,我今天的消費就交給你了,下一次要是再讓我看見你,小心你的兩顆大門牙。」

小助手靜靜地看着自家主人在男二面前瘋狂崩人設,想了想,直接打開文檔編輯。

#申請下一任新主人#

蘇小落做完這一切後,後知後覺地轉頭對上顧輕霖戲謔地眼睛,然後又看了看被自己解決了的工具人。

嘶,她是不是應該把這個工具人給顧輕霖解決啊?她不是惡毒白蓮花女配嗎,怎麼能有力氣解決這個騷擾她的惡霸呢。

「那個什麼。」

蘇小落支支吾吾說不出半句話,最後只能放棄治療,死皮賴臉地上去挽着顧輕霖的手臂,轉移話題。

「輕霖哥,我們出去繼續逛街吧。你剛才在電話里說你開車來的,你車停在哪裡的啊?」

顧輕霖抬手將對方垂落下來的一綹頭髮別在耳後,也沒有過多在意,只是提起一個毫不相干的話題,「莫寒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四年了。」

蘇小落心頭一緊,該來的還是來了。

她後退一步,別開臉,閃爍其詞的說道:「輕霖哥,你說這些幹什麼啊?我當然知道啊。昨天還去寒哥哥家了呢,不過他的女朋友好像不怎麼喜歡我……」

「他有女朋友了。並且有意向結婚。」

顧輕霖步步緊逼,對方退一步,那他就往前走一步,一直跟到對方答應為止,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蘇小落抿唇不再說話,這個時候不管說什麼也避開不了那個話題。

要按原著來講,顧輕霖應該是段青青的備選人員,而她,蘇小落,只是一個偽善又卑劣,不被任何人喜歡的惡毒女配。

可是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劇情全部脫離軌跡,顧輕霖的一腔偏執又熱烈的愛意轉向了她,這讓她的心情很矛盾。

顧輕霖微低下頭,稍長的短髮遮住了他的神情,讓人捉摸不清。

可站在他面前的蘇小落只感覺鴨梨山大,顧輕霖的那雙黑沉的鳳眼像是能穿透人心,這讓她從心底里有些恐慌,好像再多被看一秒就會什麼秘密都無所遁形。

蘇小落深吸一口氣,她不能再和顧輕霖僵持了,對方可比自己穩得住。

她剛要開口緩解氣氛,就聽見了顧輕霖輕笑了一聲。

「難得的休假,浪費在這裡多可惜。我們在外面走走吧。」

「欸?」

蘇小落懵逼地抬起頭,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相信,顧輕霖居然沒有跟她比誰更硬氣!

不對,蘇小落,你是斯德哥爾摩患者嘛!顧輕霖願意讓步不是對自己更好?

「好,好啊。」

蘇小落遲疑了一瞬,然後伸出手挽住顧輕霖結實的臂彎,知道對方真的自動跳過那個話題了,立刻高高興興的把一切顧慮拋諸腦後。

「輕霖哥,明天有一個大學聚會,你會去嗎?」

蘇小落完全是記吃不記打,離開甜品店後就到處閑逛,也不嫌人多太陽毒。

顧輕霖眼睛黑壓壓的,不知道腦子裡在想些什麼,但這並不影響他回答問題。

「明天公司有一個很重要地會議要我參加,就不去了。你一個人去,路上一定要小心點。」

蘇小落有些遺憾的嘟起嘴,長長地「哦」了一聲。

今天出來沒有什麼計劃,蘇小落拉着顧輕霖逛了一圈後找了個地方坐下,拿出手機搜索附近的網紅店,發現距離自己五百米的地方有一個網紅打卡店。

「輕霖哥,我們去這裡怎麼樣?網上都說這裡裝修很好看,吃的味道也不錯。」

蘇小落捧着手機,杏眼亮晶晶地看着店家發佈出來不知道打了多少層濾鏡的小吃,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有些期待的看向顧輕霖。

顧輕霖被蘇小落這麼看着,心情一下子明朗不少,「這次我是陪你出來的,想去哪裡當然是你說了算。」

在狗血的世界裏,男女主出門都是必遇男女配角的,這是一個亘古不變的道理。

段青青如願的和莫寒拍了親吻照後就拿到了店面的八點五折優惠。

莫寒不喜歡人太多的地方,也萬幸這個地方有單人小房間,不然他真的會忍不住發火。

網紅店的服務員大多是女生,因為店家主打女僕向,所以服務員的工作服都是短裝黑白經典女僕裙,顏值還都是偏上的,個個都是大長腿。

莫寒作為一個狗血文里的霸總男主,顏值非常耐造,堪稱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好看,而且自帶回頭率百分百,這些年輕貌美的女僕們都心思活絡起來。

段青青心思單純,看不懂那些波濤暗涌,只是一門心思的想跟莫寒說說話,手裡拿着單子,一邊詢問一邊勾選,臉上的笑就沒有下去過。

負責這個單人間的女僕是一個胸大腰細大長腿的金髮女生,看着段青青還在低頭選着東西,於是就將目光投向了坐在段青青對面的冷酷男人身上。

帶着霧霾藍美瞳的眸子水蒙蒙的,金髮女僕的風格又偏向楚楚可憐那一款,莫寒原本煩躁地心情被那一眼看得逐漸平息下來。

莫寒勾起一個邪魅的笑,一雙銳利的眼睛直視着那個勾引自己的小女人,果然,不管他走到哪裡,這該死的魅力依舊伴隨着他。

段青青選好後,抬頭看見金髮女僕的臉有些紅,雖然疑惑,但也沒多想,直接把單子遞還給她。

莫寒則神色不明的想着剛才的事,他是個男人,還是一個有權有勢的男人,這麼多年來守着段青青已經讓上層圈裡的人吃驚,現在的他實在有些膩味了,偶爾換個口味也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在鐘意對象也有和自己一樣的意向。

餐品上得很快,端盤子的還是原來那個金髮女僕,她先是把小餅乾和蛋撻之類的東西放在桌子**,隨後非常周到的把飲品放在每個客人的手邊,在放莫寒的飲品時,她把腰微微下沉了幾分,藉著放東西的動作將一張小紙條壓在了杯底。

金髮女僕眉眼帶笑,輕柔的說著,「希望客人滿意我們的服務。」

這些動作都非常隱蔽,段青青又沒有注意莫寒那邊,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頭上被莫寒戴上了綠帽子。

莫寒貴為霸總,還是第一次做這些事情,一時間心裏掀起了些許波瀾。

而蘇小落則和顧輕霖挽着手踏進了這家店。

「輕霖哥,看網上介紹說這裡有單人小房間。我們包一個吧。」

顧輕霖不動聲色地打量了一番四周,沒有發現男性服務員,微微挑眉,應承了下來。

「好。」

《除我以外全員狠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