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之我和我的貓無敵
穿越之我和我的貓無敵 連載中

穿越之我和我的貓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臟掉的小白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木成舟 臟掉的小白鞋

木成舟和他的貓穿越了!他帶着他神經病一般的腦迴路穿越到了另一個大陸,並開啟了一段奇葩的修行「你說有沒有人第一次引氣入體是正常人的幾百倍?」「有!氣球成精了!」......「那會不會有人引入幾百倍的靈氣運行完大周天體內卻沒有催生出靈力?」「地漏也成精了?」展開

《穿越之我和我的貓無敵》章節試讀:

「大人,有一名一品高手闖入祭壇」灰袍男子跪在地上,瑟瑟發抖,頭也不敢抬,「劫走了一個人」

「一品高手?」戴着黑面具的人眼中看不見絲毫的波動

「是..是的大人」

「無妨,」黑面具緩緩抬起手,手中似有雷光閃爍「用你的魂魄補上缺口就好」

「此人身份特殊」下方的人慌忙道「大人饒命,給屬下兩天時間,屬下必定將此人抓回來!」

「特殊?」黑面具冷哼道「哼!希望你下一句話不是告訴我木成舟丟了」

「。。。」大人你猜的真准。

灰袍男子,卒。

山洞口,希望的曙光撒在了木成舟的臉上,為了迎接年終獎,木成舟難得的早睡早起。

然而

「這是哪!?」木成舟懵逼的臉上掛滿了懵逼

「呦,小子,醒了?」邋遢老者扣上了自己寶貝的酒葫蘆「醒了就走吧,為了帶你出來差點沒給我老胳膊老腿累折了」

「啊哈?」好個老傢伙,綁架都這麼猖狂了么?「卧槽?大彪,你怎麼也被綁了?喪心病狂連貓都不放過?」

一隻毛髮雪白的貓,無語的看了木成舟一眼,爬上了木成舟肩頭。

「??綁架?」邋遢老者鬍子一翹「老頭子我單槍匹馬把你從天司城撈出來,你說我綁架你?要不是有人用一葫蘆極品老頭樂換你一條狗命,你現在都成渣渣了」

???

老頭樂,如果我沒記錯,這玩意是車吧?

「此地向南一百三十里,便是你木家的於林城了,你自己去吧」邋遢老者喝了一口傳說中的老頭樂「小心那隻貓,我感覺它有點不對勁!」

木成舟聽着老者的話,頭也不回的往北跑去了。大彪趴在他的肩頭上,雪白的尾巴一晃一晃。

再見好吧,啊不,最好別再見了。想讓我去南邊,哈,不可能,機智如我的媽媽小時候就教導我不要聽陌生人的話。還有,這山溝溝是哪啊,有沒有公交車啊,沒有的話奢侈一把打個滴滴吧,我一年的滿勤別在發年終獎的那一天給我斷了啊!

「往哪奔呢?」邋遢老者大手一揮,只見木成舟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然是面朝南方跑去。

妖法!?還是催眠?木成舟感受着自己不受控制的身體,看着自己距離山洞越來越遠,絕望的吼道「老子的年終獎」

一天後

腿腳已經快要跑廢掉的木成舟看着面前的巍峨的城池,以及之前來不及打量的沾滿血跡的衣服,終於確定,嘿,我他娘的還真是個……咳咳,搞錯了。終於確定,這是穿越了!

至於還趴在木成舟的大彪「大彪,你是跟我一起穿越了么」

「喵嗚!」

「所以我年終獎沒了」

「喵嗚!」

「所以你貓薄荷沒了」

「喵!?」

「哈,逗你玩的,什麼貓薄荷,萬一我吃不上飯可能我得把你賣了」

「喵喵喵!!!」此時的大彪恨自己不能說話,不然又是幾千字的經典國罵。

「話說別人穿越都有金手指,為啥我啥也沒有還要養只貓?」

「話說大彪你是咋穿越的?那酒鬼老頭說你不對勁,你撓他了?我都跟你說了不要隨便撓人,雖然你打過疫苗。」

「之前老頭說這座城是我木家的,大彪你說我會不會是富二代啊,我要是富二代我就讓你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說話間,一隻雪白的爪子伸過來捂住了木成舟喋喋不休的嘴,另一隻爪子捂住了自己的一隻耳朵,此時的大彪只恨自己少長了幾隻爪子,不然可以把另一隻耳朵也捂住。

可以確定了,確實是大彪本彪!

於林城

數十米高的城牆拔地而起,城門大開,不見一個守衛的官兵,一塊乳白色的巨石漂浮在城門上方,「於林」二字渾然天成。從城門向里望去,街上行人絡繹不絕,街道上一個個商鋪叫賣着不知是何物的東西。

「這添翼虎是你的契約獸?」一個看起來不大的女娃身着紫衣,看着形如乞丐的木成舟,以及木成舟肩上的大彪。

「啊對對對,是是是」木成舟宛如智障般點頭,在如此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不怕一句話講錯被人抓去搞科研工作,絲毫沒有穿越者苟住別浪的覺悟。

「你這是要去於林城?雖說於林城從來都是來者不拒,但是你這一身裝扮也太…」女娃娃欲言又止,似乎有些不太好描述。

「我這裝扮怎麼了,我這裝扮」木成舟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物,以及在路上跑丟了一隻的破草鞋「好吧,確實有點不堪入目了。」

這一切都怪那個提着酒葫蘆的邋遢老頭,要不是他自己怎麼可能連鞋都跑丟了。至於他所說的從什麼天司城把自己救出來,也就三分的可信度吧。

木成舟心想:等安頓下來一定要去打探打探天司城,若是老頭騙自己,酒葫蘆給他揚嘍!

「我叫墨守,墨家人,你要進城的話可以跟着我進去,我可以馬上給你安排住的地方,給你安排吃的,再給你五塊下品靈石,足夠你在於林城外圍生活幾個月了,你自己再去商鋪里找點小工之類的活計,保證你餓不死,如何?」墨守盯着木成舟,準確的說是盯着木成舟肩上的大彪說道。

「無功不受祿,墨姑娘好意我心領了,我這身上也沒有東西能入姑娘的法眼吧。」木成舟聞言後退一步,悄無聲息的將大彪向自己身後藏了藏,這人所說的添翼虎,大概就是大彪了吧。

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木成舟社畜幾年,早已知曉人性的扭曲與道德的淪喪,而他的身上除了大彪什麼也沒有,總不能是看中了自己還剩下一隻的破草鞋了吧。

穿上草鞋,飛一般的感覺?

不對,這小姑娘看着濃眉大眼的,不會是要噶我腰子吧!?

「不,你有!」

果然是要噶我腰子?

再見,慢走不送!

「我要你的添翼虎!」

「不給,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