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發現自己是重生的
穿越後發現自己是重生的 連載中

穿越後發現自己是重生的

來源:google 作者:南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子述 問瀟瀟

一朝穿越,問瀟瀟成了當朝皇帝受傷昏迷的外甥女,誰知醒來後記憶受損,她似乎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人,而自己對這裡的生活適應得有些太快了……一次夜談,她才終於發現,自己好像不是穿越的!心狠手辣戰功赫赫的寧王殿下,能登上那個位置卻不爭不搶,都以為生性浪蕩的君子述只會一生流連花叢,不想皇上卻突然賜婚,讓他與自己的表妹結了親……【雙重生/不虐】展開

《穿越後發現自己是重生的》章節試讀:

L市某商業街,不遠處一棟還沒建成的大廈,周圍拉滿了警戒線,這是一棟爛尾樓,雖然附近人多,但這邊平時沒人會過來。

建築七樓,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女孩兒髮絲凌亂,呼吸沉重,她閉着眼睛,倚着一根柱子癱坐在地上,鎖骨上扎着一把匕首。

不知道為什麼,除了渾身無力之外,她一點都沒感覺到疼。女孩兒懷裡摟着一個瑟瑟發抖的孩子,她緊緊地捂着孩子的眼睛。

**和醫生匆忙趕來,她睜開眼睛,看到了闊別已久的好友,笑了笑,想說句話卻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

她只看見人們的嘴一開一合卻聽不清他們說的話,耳邊只是呼呼的風聲,陷入黑暗之前她隱約聽到一句——

「該回去了。」

·

漆黑的樹林里,一男一女兩個身影跌跌撞撞地穿梭在樹木之間,身後幾個黑衣人緊追不捨。這兩人都是十幾歲的模樣,渾身是傷,狼狽不堪。

那少年滿眼血絲,一手捂着腹部,那裡一片殷紅,顯然是受了重傷,少女左臂耷拉着,背後也有一道刀傷,胡亂用布條裹住,兩個人互相攙着,頭也不回地向前跑。

他們不斷改變方向試圖躲開追殺,好不容易短暫地甩掉了追兵,二人卻不得不停下來休息,沒有人說話,他們逃了一晚上,早已經筋疲力盡。

沒過多久,正當他們起身繼續逃命的時候,「咻!」一聲輕響,少女猝然扭頭,卻看見一支長箭直衝自己的喉嚨!

問瀟瀟猛地睜開眼睛,呼吸急促,額頭上是大滴大滴的汗珠。半晌,她看着頂上垂下來的流蘇,眼神逐漸聚焦。

腦袋裡嗡嗡的,她坐起身,卻感覺到一陣撕心裂肺的痛,低頭一看,自己左邊肩膀處正包着一層厚厚的紗布。

問瀟瀟感覺自己頭昏腦漲的,使勁兒晃了晃腦袋,我是誰?我在哪?發生了什麼?

我是……問……瀟瀟?

她現在除了肩膀疼,背後疼,還覺得無比頭疼,是真的字面意義的疼,她用力揉了揉太陽穴,腦袋裡卻還是嗡嗡作響。

「……姐姐……姐姐!」耳邊的聲音逐漸清晰,她突然聽見有人叫了一聲,問瀟瀟悚然一驚,一轉頭,發現床邊竟然還有其他人,她瞬間出了一身冷汗,從睜開眼到現在居然一點都沒注意到!

那人看她沒反應,又叫了一聲:「姐姐?」

問瀟瀟依舊沒應聲,皺眉仔細打量這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小姑娘,她面容十分清秀,眼睛並不大,但眉形修得很好看,襯得整張臉都很柔和。小姑娘並不高,但很瘦,若是再長長,定會是個大美人。

問瀟瀟感覺腦海里飛快地閃過幾個畫面,其中的身影跟眼前這人重合在一起,但都是一閃而逝。

此時,這小姑娘雙眼通紅,眉頭微蹙,眼睛一眨也不眨盯着問瀟瀟,不禁讓她想到一個詞——我見猶憐。

問瀟瀟又看了看屋內,終於是看清了自己身處何方,這地方像是個古代妃子的寢宮,只是裝扮比較樸素,紗帳都是淺色,擺件不多,地方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

她心裏有了個不可思議的想法,但還是問道:「這是……哪……」

問瀟瀟一開口,聲音沙啞不已,兩個人都是一愣,小姑娘隨即轉頭吩咐了一聲:「晚棠!」

站在後面的小丫頭已經倒好了水遞了過來,問瀟瀟喝完輕咳兩聲,覺得嗓子好多了,又說道:「謝謝。」接着她微微一頓,感覺自己腦海中多了許多自己不曾有過的記憶,但一段一段的難以拼湊。

旁邊的小姑娘看她不說話,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姐姐你感覺怎麼樣?」問瀟瀟抬了抬手:「先等一下……」

她閉上眼睛,抬手揉着太陽穴,用最快的速度弄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如今是大裕承安17年四月,自己名叫問瀟瀟,是長公主凌悅然與鎮南侯問長生的嫡女,也就是當今皇上的外甥女,原本自己與大哥問風和要南下去雲楓山,卻不想半路遇到了埋伏,問瀟瀟重傷昏迷,問風和……她還不知道問風和怎麼樣。

除了大哥,自己還有一對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眼前這個小姑娘,應該就是自己的妹妹問千千,問瀟瀟睜開眼,斟酌着問:「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問千千大概是沒想到她第一句話問這個,愣了一下才說道:「……卯時三刻。」

「我是說,哪一天。」

「三月初七。」

問瀟瀟捏了捏鼻樑,憑着記憶她知道這身體已經睡了兩天了,嘆了口氣,想了想又問道:「……大哥呢?」

問千千還在擔心問瀟瀟,聽到這話突然哭了出來:「大哥,大哥不見了……姐姐,大哥不見了……小舅舅帶人找了好久,只將你帶回來了……」

問千千一邊掉眼淚一邊抽泣着把事說給問瀟瀟聽。

原來,兩天前他們遇到埋伏之後,晚棠獨自一人跑回洛安求救,凌悅城,也就是問千千口中的小舅舅,帶着人趕過去的時候那些人都已經跑了,順着痕迹找了一整晚才在附近的深山找到問瀟瀟,可是問風和卻不見了,直到現在都沒找到人。

問瀟瀟眉頭緊皺,這身體昏迷了這麼久,不知道問風和如今怎麼樣。

她正想着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太醫來了!」

一個小丫頭領着一個女人走了進來,這女人有些風塵僕僕的,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樣子,問瀟瀟看着,心下卻十分疑惑,太醫不都是男人嗎,居然還有女子?

問千千看人過來急忙從床邊站起來:「林太醫快看看我姐姐。」

林太醫上前對着問瀟瀟點了點頭,捏住了她的手腕,片刻就鬆開了,又從頭到腳檢查了一遍傷口,轉身寫下了兩張方子:「這兩個方子一早一晚分開服用,郡主此時醒了就沒什麼大礙了,但是外傷嚴重,要好好養着,待傷口長好便好了。」

「多謝林太醫。」問千千接過藥方,看了一眼就遞給身後的小丫頭去煎藥了。

林太醫又從藥箱里拿出幾張藥方:「郡主若是覺得身子虛,也可以試試這幾張方子,都是補身體的,這是陳太醫留下的……」

說著她忽然頓了頓,轉身又向問千千交代了些事情便拎着藥箱急匆匆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