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變強的我被戰神寵上天
穿越後變強的我被戰神寵上天 連載中

穿越後變強的我被戰神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微風也星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景恆 蘇鳳梧

雙潔+1v1+甜寵爽文+男強女強+空間異能末世里的蘇鳳梧一時疏忽,被小白蓮算計,腹背受敵,最終寡不敵眾丟了性命好在上天給了她一次機會,穿越到一個架空的金奉朝,一路救美男、虐渣爹、手撕小白蓮偶遇的武功高人上趕着當師傅,救下的美男從高冷腹黑變成粘人精就連多年駐守邊關的外祖父也攜眾舅舅回京,給她撐腰從最開始的無人愛,到最後的人人寵某人卻不樂意了「本王的王妃我自己寵,你們都走開」展開

《穿越後變強的我被戰神寵上天》章節試讀:

有輕功就是快,沒幾下就到了馬棚。

蘇鳳梧與老闆攀談,打算買兩匹馬,葉老頭兒卻看上了旁邊的牛車,蘇鳳梧怎麼勸都沒用,非要買人家拉草料的牛車...

最後還是蘇鳳梧妥協了,反正也不趕時間,那就一路坐牛車遊山玩水的去吧。

蘇鳳梧將牛車清理了一遍,給上面鋪上稻草,再用毯子遮住,往上一躺,還挺舒服,葉老頭的選擇沒錯啊,這就跟一個行走的大床一樣,比騎馬舒坦多了。

師徒倆在城裡買了點路上所需,打算在天黑之前趕往下一個鎮子。

初夏的陽光已經有點灼熱,蘇鳳梧將買的特大號油紙傘拿出來綁在牛車上。理了理東西,便躺了下去。

看着在牛車上一臉享受的蘇鳳梧,葉老頭得意的挑挑眉:「瞧把你美的,我說的買牛車沒錯吧。我們倆一人趕一會兒啊,你說的那個柳絮村還遠着呢。」

「行行行,我先躺會兒啊,師父您老人家受受累。」蘇鳳梧一口一個師父,哄的葉老頭甘願當車夫。

葉老頭慢悠悠的趕着車,有種歸隱田園的感覺。

蘇鳳梧昨晚本就沒休息好,加上身上還有傷,嘴上叼着的狗尾草,隨着牛車一搖一晃。

牛車行走在官道上,微風輕撫臉頰,帶着星星點點樹木的清香,蘇鳳梧睡意更加濃烈了。

從昨天剛到這裡,一直緊繃的神經,這會兒終於放鬆下來。

突然,一陣馬蹄聲傳來,一輛馬車飛快地向他們駛來,馬車速度過快,車輪壓過的地方碎石亂飛。

一個稍大點的石頭不偏不倚,打在了蘇鳳梧牛車的輪子上,牛車劇烈的晃動了一下,一向警醒的蘇鳳梧一下蹲坐起來,擺出戰鬥姿態。

發現周圍沒人,葉老頭卻開始嗆聲:「你怎麼駕車的你,我這新買的牛車,傷到了你賠嗎?」

馬車速度放緩,葉離不想糾纏,害怕被主子責罰,「抱歉,大爺,我們趕時間。」

「趕時間,誰不趕時間,趕時間就可以傷害車傷害人了嗎,瞅你給我孫女嚇的。」葉老頭得理不饒人,看這低調豪華馬車,裏面的人肯定非富即貴,不訛點路費,都對不起這丫頭的演技。

此時的蘇鳳梧忘了嘴裏還叼着狗尾巴草,本就是睡夢中被驚醒,雖然意識清醒,在葉老頭看來卻像是被嚇懵了...

馬車帘子緩緩打開,露出一張發白的臉,男人薄唇輕抿,鳳眼微抬,只看了一眼,便放下了帘子。

居然是昨晚那個女人,收拾了一番怎麼看起來更傻了。

充滿磁性的聲音從車內響起:「葉離,賠錢。」

「是。」葉離旋即下車,拿出一百兩銀票遞給葉老頭。

「大爺,剛剛多有得罪。」

「好說好說,下次路上小心點,也就是我們大人不計小人過,你要是遇到其他人,不把你褻褲給你訛沒就算你沒穿。」葉老頭趕緊將一百兩收進自己的荷包。

蘇鳳梧全程冷眼旁觀,只在墨景恆打開車簾時看了他一眼。

帥是真帥啊,就是有點病態白。

馬車漸行漸遠,葉離卻有點想不明白,往常王爺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明顯那老頭故意訛人,牛車上那個,估計本就是個傻妞。

「喂,小七,人都走了,別演了,來換你來趕車,我休息休息。」葉老頭說著,就要扒拉蘇鳳梧。

蘇鳳梧沒好氣道:「你這才走多遠啊...」

葉老頭已經厚臉皮的爬上了牛車「體諒體諒嘛,我人老了,坐久了腰疼。」

為了輕功,我忍...

... ...

一個月後,蘇鳳梧和葉老頭緊趕慢趕,總算是到了柳絮村。

這有錢,就是好辦事。

在洛河縣的時候,蘇鳳梧使了點銀子,給自己弄了翠柳的身份,但把名字改成了蘇七七。

主要是自己真覺得翠柳這名,不好聽,還不如叫自己以前的小名。

蘇鳳梧來到柳絮村,一路詢問找到了村長。

村長是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手上拿着煙桿,腰上別著大煙袋,見到蘇鳳梧,以為是鎮上哪位小姐,笑得一臉慈愛。

「兩位找我有什麼事嗎?」

蘇鳳梧行了一禮:「村長,我是翠柳呀,您還記得我嗎?」

村長柳長貴摸了摸鬍子「翠柳?柳東家的?你不是把自己賣給人伢子了嘛。」

看來村長還記得翠柳,蘇鳳梧一臉柔弱的樣子,接着道:「是的,當時為了安葬父親,實在沒有辦法,但後來買我的主人家待我極好,小時候救了落水的小姐一命,夫人便承諾到了適婚年齡放我回家,如今我已不是奴籍了。」

說完將自己的身份證明遞給村長。

村長眯着眼睛看了看,「可蘇七七又是誰?」

蘇鳳梧連忙解釋道:「主家嫌我名字不好聽,就給改了,跟主家姓蘇,名喚七七。」

「哦,這樣啊。」村長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那你此番是要回村來住嗎,你們原來那房子已經垮掉了,沒法住人了。你家因為之前已經沒人了,田地也被重新分配了,如果你回來要種田的話,得重新去官府,重新落戶申請了。」

這一點蘇鳳梧早就猜到了,過了十年,房子肯定爛的不成樣子了,只是這田地嘛,還是需要的。

「有勞村長幫我落下戶了,我也想申請一點田地,麻煩村長費心了。」蘇鳳梧說完往村長手裡塞了二兩銀子。

二兩銀子在村裡,夠大半年開銷了。

村長看着手裡的銀子,後槽牙都笑出來了「好說好說,小事一樁。」

蘇鳳梧把葉老頭拉上前,說道:「這位是我的師父,也是主家見他年老放回來的,他不必落戶,以後我給他養老。」

「哦,七七真是人美心善啊。」村長毫不吝嗇的誇獎。

「時隔多年,有些不記得路了,煩請村長指一下我家的路,我先回去安頓一下。」

村長說:「你們若要在那兒住,這天晴天還能將就,若是下雨可能會徹底垮掉,周圍也全是草,你等我,給你拿點除草的工具。」

說罷轉身拿了兩把鋤頭,將他們帶到了老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