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成悲慘庶女後我撩了禁慾將軍
穿越成悲慘庶女後我撩了禁慾將軍 連載中

穿越成悲慘庶女後我撩了禁慾將軍

來源:google 作者:抹茶墨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安語風 穆星闌

超級明星安語風一朝穿越,竟是一個備受欺凌的小妾之女身為新一代自立自強的女性,她一定要翻身農奴把歌唱,喲喲,天上掉下個林哥哥,這可不能放過,揩油揩個夠,還有錢包也要掏空三年後,她成功緻富,某個舉國聞名的威武大將軍悄悄找來,委委屈屈的拉住她,夫人,你要對我負責啊!展開

《穿越成悲慘庶女後我撩了禁慾將軍》章節試讀:

「主子,沈府的十四姑娘沈花眠去年嫁人了,二十三姑娘沈小花如今還待字閨中,屬下這次特意打聽過了,沈小花雖然不大受寵,卻是自小心善,常常接濟窮人。」

穆星闌斜了他一眼:「早幹什麼去了。」

和雨趕緊跪下:「屬下失職。」誰能想到沈小花自己都混成那樣了,還有空接濟別人呢!?

「算了,起來吧。」

其實也怪不上和雨,是柳氏不知從什麼地方得了消息,故意欺瞞了他,膽大包天,不可饒恕。

穆星闌疲憊的閉上眼,手指輕輕地敲打着桌面。

沈小花……

回憶一幕幕湧上心頭,若真是沈小花,只怕自己一開口說報恩,她就會讓自己拿銀子來。

想到這些,穆星闌的嘴角不自覺帶了抹笑意,清風發現了穆星闌的異常,驚奇的叫道:「主子,你,你沒事吧?」主子不會是氣傻了吧,怎麼不怒反笑呢?

穆星闌回過神,立刻收斂的傻兮兮的笑意,尷尬的咳一聲,接着問和雨:「十四姑娘嫁與誰了。」

「相府的公子。十四姑娘是大夫人所出,謹言慎行,向來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屬下覺得還是二十三姑娘沈小花最有可能。」

穆星闌垂下眼帘沉思,當年他饑寒交迫暈倒在沈府,是一個女孩及時送給了他一塊熱氣騰騰的饃才救了他的性命,離開時,曾聽到有人喚她姑娘。

後來他聽女孩的建議,去了軍營,從洒掃做飯一路坐上大將軍的位置。

如今的他兵權在握,即便是當今聖上也需對他客氣三分,他便想着找到當年的小女孩,看看她有什麼能幫的上忙的事情,沈家姑娘們耳垂都沒有印記,想來是因為不好看用什麼東西掩蓋住了。

最初他還真以為沈雲熙是她要找的人,她想要將軍夫人的位置,左右自己也無心情事,給了她也無妨,可沒想到她居然心思深沉,故意在自己面前做戲。

他要找的人絕不是這般驕縱無禮的人。

十四姑娘沈花眠已為**,他也不便打擾,只剩下二十三姑娘沈小花……

沈小花,當年為了區區一萬兩而拒絕了他的求娶,不知道她如今過得如何,不管她是不是那人,他都有點想見呢……

沈府。

儘管如今的安語風已經不差錢了,可梅氏觀念守舊,不願搬離沈府,所以安語風只好陪她繼續待在這個小破院子里。

「小花,這是雲起今晨送來的上好的碧螺春,你快嘗嘗!」

安語風端起茶杯試了試:「好香。」

隨後她的目光又看向梅氏,見她依舊穿着樸素,忍不住說道:「娘,我不是給過您銀子了嗎?怎麼不添幾件新衣裳呢?」

梅氏微微一笑:「娘都這把年紀了,有的穿就行了,這些銀子,娘都給你攢起來當嫁妝。」

安語風俏臉一紅,嗔道:「娘,胡說什麼呢!我可不想嫁人,我還要一輩子陪着您呢!」

「傻丫頭,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依娘看,雲起那孩子就不錯,對你也好,你嫁過去娘也放心。」

「娘,你怎麼越說越遠了……」

「砰!」

巨大的聲響從門口傳來,閑聊打趣的娘倆嚇了一跳,回頭看去,怒氣沖沖的沈盛筠正站在門口,後面跟着幸災樂禍的柳氏母女和一眾奴僕。

被沈盛筠一腳踹開的破舊的木門,吱吱呀呀的晃悠了幾下,終於不堪重負,「啪」的倒在地上,激起一陣塵土。

三年來對梅氏不聞不問的沈盛筠走進來,怒聲道:「沈小花,你好大的膽子!」

梅氏慌亂的起身迎出去:「老爺息怒,不知小花犯了什麼錯?」

沈盛筠高揚起手,一巴掌甩到梅氏臉上,梅氏撲倒在地,沈盛筠卻毫不憐憫:「我還沒說你呢!慈母多敗兒!看看你教的好女兒!」

安語風急忙上前扶起梅氏,看到她高高腫起的臉頰,不由得也來了氣,冷冷的看着沈盛筠:「我犯了什麼事,請你說清楚。」上來就咬,這是瘋狗嗎?

「你自己做了什麼自己心裏沒數嗎?」

安語風皺了皺眉:「還請明示。」

沈雲熙慢慢從沈盛筠身後走出來:「妹妹,敢做就要敢認,若不是我今日胃口不佳,隨手將飯賞了下人,下人當場暴斃我才知道,妹妹竟恨我至此!」

「什麼意思?你們懷疑我下毒?我為什麼恨你?」

柳氏陰陽怪氣的回道:「自然是嫉妒我們雲熙得了穆將軍的青睞,由嫉生恨。」

「什麼將軍,我才不稀罕,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可有證據?」

「今日我就讓你死得心服口服!」沈盛筠抬了抬手,向身後的下人吩咐,「來人,把人抬上來。」

幾個小廝將一個渾身是血的丫鬟抬上來,那丫鬟一見到安語風,便掙扎的開口:「姑娘對不起,奴婢儘力了,還請姑娘手下留情,放過奴婢的母親……」

沈雲熙嘲諷道:「妹妹真是好狠心,竟以她家人相迫。」

安語風眯了眯眼,這丫鬟她從沒見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沈盛筠此時已經失了耐心,如今沈家生意已經每況愈下,穆將軍他絕對要抓牢,至於沈小花,一個沒什麼用的女兒而已,只要能讓雲熙高興,怎麼樣都行,想到這兒,他語氣冷淡:「來人!上家法!」

梅氏撲到沈盛筠腳下,抓着他衣袍的一角乞求:「老爺,你不可以這樣,小花是冤枉的,他絕對不會害人的……」

沈盛筠毫不留情的一腳踢開她,此時安語風已經被摁在長凳上,大板子重重的落在她的臀部,沒幾下就滲出了血,她死咬着牙,強忍着不吭聲。

突然身上一重,原來是梅氏撲到了她身上,為她擋下了高高舉起的板子,她忍着痛回頭:「娘,我沒事,你快走開!」

梅氏緊緊抱住她,搖搖頭:「你放心,有娘在,誰也不能傷害你。」

見此情形,大板子的下人們猶豫着要不要繼續打,畢竟老爺的命令是打沈小花,可沒說打梅姨娘。

柳姨娘看到他們停了手,滿臉不悅:「愣着幹什麼?接着打!」

下人們看了看沈盛筠,沈盛筠點了點頭,於是他們繼續揮動着手中的大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