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連載中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來源:google 作者:沈傾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憶 沈傾狂 現代言情

姜憶穿書了,穿到了一本七零年代裏的惡毒女配書中的她壞事做盡,死於非命原來是世界的空間也跟着她一起穿了過來但是她穿到了女配跳河自盡被書中反派救起的時候還口口聲聲的要對自己負責任臨了,本來只想賺錢的姜憶決定:感化反派和反派一起認真努力賺錢搞事業成為商業大鱷展開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章節試讀:

1975年,小淮村。

微風不燥,陽光正好,金燦燦的陽光落在小河邊,在水紋上映出無數星光,岸上站着一男一女,沈天陽滿臉嚴肅的看着女孩,一字一句,異常的堅定:

「姜憶,我不喜歡你,這輩子也不可能喜歡你,更不可能娶你。」

被喚作姜憶的女孩皮膚白皙,扎着一頭烏黑的雙馬尾辮子,穿着白襯衣黑褲子和灰色布鞋,只是表情有些猙獰,

「沈天陽,我知道你喜歡寧鳶,但是沒關係,我一定要會讓你心甘情願,不對,是沒有辦法的把我娶進門。」

沈天陽皺起好看的眉峰,壓制着自己內心的怒氣,「姜憶,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

「你怎麼會變成今天這種樣子?」

姜憶望着一表人才的沈天陽,心裏面更多的對寧鳶的嫉妒和對沈天陽的憤怒:「沈天陽,明明我才是最先遇見你的,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啊?」

「我只是想讓你和寧鳶分開而已,我什麼都沒有做錯。」

沈天陽聽不下去,也不想再和姜憶多說,直接轉過身準備離開。

結果身後傳來姜憶扭曲的聲音:「沈大哥,我身後就是河,等你離開,我就跳進去,然後告訴所有人,你看了我的身子卻不想負責任,到時候你就是不想娶,也得娶我!」

反正已經串通好了自己的小姐妹,到時候跳進去她會來救自己的。

「姜憶,你……」

沈天陽捏起拳頭,緩緩的轉過頭,看着姜憶那張接近癲狂的面孔,他狠狠地咬了口牙齒,心裏面對姜憶最後一絲感激與愧疚從此刻開始煙消雲散。

他也不相信姜憶真的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更不想再多做糾纏,立刻轉身離開了這裡。

姜憶看着沈天陽離去的背影瘋狂的笑了起來,嘴裏悲哀的碎碎念:「我這麼喜歡你,比寧鳶還喜歡你,你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我一點點呢?」

見沈天陽的背影消失不見,姜憶嘴角揚起一抹弧度,衝著樹林中的方向點了點頭,想到這件事成功之後,沈天陽就會娶自己回去,心裏激動無比,面帶着勝利的笑容直接邁了兩步毫不猶豫的朝着河裡跳了進去。

寧鳶!

沈天陽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姜憶跳進去沒有幾秒鐘,河裡突然間波濤翻滾的厲害,迅速將她卷進了剛剛形成的漩渦之中,岸上的樹林里急匆匆跑來一名女子,見此狀,心裏害怕急了,驚的直接衝著河周邊大喊起來: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落水了,快來救人啊!」

***

痛。

頭痛欲裂。

冷。

冷遍全身。

吵。

吵的厲害。

姜憶拼盡全力的睜開了眼睛,但還是模模糊糊的,並不是很清明,她喉嚨在冒煙,艱難的抬起一隻手,拼盡全力讓自己發出一道嘶啞的聲音:「水~」

「啊!」

「鬼,鬼啊!」

意想之中的水並沒有,只有一道尖銳的女聲在她耳畔瘋狂的叫喚,叫的姜憶腦子裡一片模糊,隨後是零零散散的記憶鋪天蓋地的湧來。

「怎麼了?」

「林雪梅,你鬼叫什麼!」

屋子裡衝進來一堆人,為首的男人對着剛剛在姜憶耳邊耳邊大叫的女人吼道。

林雪梅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脯,衝進男人懷裡,巍巍顫的指着躺在木板上的姜憶,帶着哭腔開口:「小,小妹,小妹鬼,鬼上身了。」

這句話讓眾人的目光紛紛看向了木板上躺着的姜憶,此時此刻,她拚命的睜着眼睛,艱難的抬着手:「水,給,我水。」

被林雪梅抱着的男人異常激動,直接推開了瑟瑟發抖林雪梅,邁了兩大步來到了姜憶的身邊,轉悲為喜的表情,將人的上半身直接從木板上撐到了自己懷裡:「小妹,你醒了!」

「你告訴二哥,你沒事了。」

姜憶面色蒼白,說話都很艱難,被人撐起來時大口的喘了口粗氣,眼睛才慢慢的恢明朗,不過,嘴裏還是在說著:「水,我,我渴。」

眾人見她這個模樣,根本不像是林雪梅口中的鬼上身,倒像是,起死回生。

「林雪梅,水,我妹妹要水,你聽見了嗎?」男人朝着林雪梅再次吼了句,吼的林雪梅渾身上下都顫抖了幾秒,卻不為所動。

還是聽聞了動靜前來觀看的人反應了過來,直接衝出了門去,對着正在敲鑼打鼓的隊伍激動的叫着:

「活了,活了,人活了,別,別敲了。」

叫的磕磕巴巴,但聲音極其的洪亮,幾乎蓋過了敲鑼的聲音。

眾人下意識的停住了手中的傢伙事,紛紛不解的看向了他。

坐在大堂門口哭泣的中年夫妻愣了片刻就擦着眼睛,迅速的反應過來,站起身就朝着屋子裡趕,正在和道士溝通事宜的幾位男人也跟着朝屋子裡跑去。

半刻鐘後

被餵了幾大杯水的姜憶才算是清醒的活了過來,她出了車禍,直接被撞進了河裡,幾乎是死定了。

可是,她沒死,還穿進了一本七零年代的小說里,穿到了書中惡毒女配姜憶的身上。

此時此刻,外面敲鑼打鼓的聲音已經停了,坐在自己面前掩面哭泣的,是原主的父母姜啟遠和王慧。

站在床頭的四個男人,依次排開,是原主的四個哥哥,分別叫姜恆、姜懷、姜忻以及姜忱。

抱着原主二哥姜懷瑟瑟發抖的女人,也就是剛剛喊着她鬼上身的林雪梅,是原主的二嫂。

站在林雪梅旁邊也在掩面哭泣的女人,是原主的大嫂徐容容。

姜憶花了半個小時讓自己接受了這個事實。

原主為了得到男主不擇手段的跳河想要嫁給男主,結果卻淹死在了河裡,書中的原主性子暴躁,一直都費了不少力氣的想要拆散女主寧鳶和男主沈天陽。

但手段骯髒,若不是女主主角光環強,可能早就被原主害死了。

原主的三哥姜忻見姜憶的面色漸漸恢復過來,慢慢的開口教育起今天發生的事情來:

「小妹,你今天為了沈天陽跳河差點就丟了性命,若不是賀衿幫忙,我們都不知道怎麼把你救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