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荒漠後,我靠挖寶種田成女王
穿到荒漠後,我靠挖寶種田成女王 連載中

穿到荒漠後,我靠挖寶種田成女王

來源:google 作者:褚玖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衍 阿依慕

【種田+基建+團寵+開創文明】美食主播阿依慕隨科考隊沙漠探險途中經歷沙塵暴,醒來後竟穿越到異世沙漠幸好她綁定挖寶系統,手握一把金鏟子挖遍天下無數寶,學技能,治荒漠,建設綠洲,她將現代技術廣泛應用於古代,憑藉自己聰明才智將沙漠變廢為寶,統一沙漠和草原,成為千古女帝-阿依慕女王公元125年統一草原各部,建立沙漠國家,史稱珈藍國展開

《穿到荒漠後,我靠挖寶種田成女王》章節試讀:

「因為海子!」

麥蘇木奔跑速度很快,景物後退, 腳下生風塵土飛揚,把阿依慕的眼睛迷得睜不開。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麥蘇木竟然跑到岩山附近。

阿依慕從他的身上滑下來,拉着他往山洞裏去。可洞口太小,麥蘇木完全卡在洞口進不去,阿依慕回頭看了一眼緊隨而來的白鳥,一時情急,一腳踹麥蘇木的屁股,將他蹬進去,她緊隨進洞用木箱擋在洞口,暫避風波。

山洞裏相對安全,只是頭頂露天還能看見盤旋而飛的白鳥。

麥蘇木站在洞里勉強能站直身子,要是踮腳就會撞頭,他四處看了看這簡陋的洞穴,臉色烏黑一片,「女神就住在這?太簡陋了,等這幫鳥離開我幫女神蓋房子!」

「你也別女神女神的叫,叫我阿依慕就好。」

「不不不,女神名諱不能直喚,要是女神介意那我就喊主人。」

阿依慕聽到「主人」二字忽然想到小挖,它也是稱自己主人,這下,她就好像有兩個小弟一樣。

「隨便吧。」

「好的主人。」

頭頂的岩縫中有鳥試圖飛下來卡在半空撲騰,也有鳥銜着石頭在往洞里扔,挑釁性十足。

阿依慕看向那些白鳥,認真地問,「黑珍珠,你知道這些是什麼鳥嗎?」

「這是一種禿鷲,叫白鷲,它們是群居生活經常活動在沙漠海子附近的枯樹上,對前來海子喝水的人或者動物有強烈的攻擊性,他們覺得海子是他們的。」麥蘇木解釋道。

阿依慕摸了摸下巴, 「好霸道的鳥。」

麥蘇木又說,「它們往洞穴里扔石頭,看來洞里有它們的食物,這種鳥非常固執,不達目的絕不會離開,我們怕是要被困在這了。」

「被鳥困住豈不是笑話,送上門的食物不抓幾隻烤烤吃都對不起它們追這麼遠。」阿依慕邊說邊舔了舔嘴唇。

烤鳥,應該很好吃!

麥蘇木的肚子此時也咕嚕咕嚕叫起來,雖說二人之前都喝了一肚子水,可在沙漠中很快就蒸發掉了。

「當——」頭頂岩石縫隙中的鳥往下扔的小石頭越來越大,這些小碎石有的砸中木箱,有的砸中巨石,更有多數砸中她石床上的巨蛋。

阿依慕頓悟,合著這幫鳥的目標是這顆鴕鳥蛋!

她撿起地上的小碎石往上扔,驚飛一群鳥,「一幫臭不要臉的偷蛋賊,本姑娘在這還敢惦記巨蛋,真當我拿你們沒轍?」

「主人,我們現在怎麼辦,這群鳥很討厭,群體捕食更是下手狠辣,以前在草原阿爸對付它們還被它們啄傷過。」麥蘇木說完又拍了拍胸脯,一臉自信,「不過主人放心,麥蘇木一定會保護你!」

阿依慕坐在木箱上想了想,現在夜已深,這群鳥要是不離開就不能好好睡覺,加上這鳥還兇殘傷人,那麼下場就只有烤了!

「黑珍珠,你在這幫我保護鴕鳥蛋,我去那邊準備,等會兒我們給白鷲一份大禮!」

「好的,主人。」

麥蘇木轉身去石床上抱起蛋走到一旁坐在木箱上,眼神緊緊盯着頭頂縫隙上的白鷲,頗有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阿依慕背過他,去尋找之前挖到的裝生火工具的箱子,打開箱子拿出東西掀開油紙,半個箱子都是黑粉末,她手指一捻聞聞,在黑粉末的另一側還埋了不少的紙筒,她似乎知道這些是什麼東西了。

她嘴角輕揚,輕聲開口,「小挖,小挖。」

「主人,我在。」

熟悉的機械聲響起。

「小挖,這箱子里的黑粉末是不是製作煙花的火藥,這紙筒是煙花筒吧?」

「對的,紙筒下還有引信,起爆葯、光珠等,主人可以選擇做炸藥或者做煙花。」

「我想做煙花,把配比給我。」

「好的,主人。」

阿依慕從黑火藥下又挖出一張紙,紙上是煙花製作流程圖,她按着圖上所示,很快就做了四支煙花筒,剩下的火藥就等着以後再做炸藥好了。

「黑珍珠,走跟姐出去放煙!」阿依慕手一揮,麥蘇木就抱蛋過來跟着她,「這蛋我要不要抱着出去保護它???它一個蛋在洞里會害怕吧。」

「嗯?」阿依慕被他天真的想法弄得沒反應過來,「蛋放下,你跟我出去!」

「好嘞!」

麥蘇木放下蛋,乖乖跟着阿依慕擠出洞穴,外面白鷲在天上亂飛,像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大型團伙犯罪現場,現在已經搞不清它們的目標到底是鴕鳥蛋還是住在岩洞中的人。

當阿依慕和麥蘇木出來後等待他們的就是白鷲不斷拋扔下來的碎石,這些鳥體型小但力道很大,小石子砸在身上就很痛。二人弓着身子貓腰前行躲在一棵胡楊樹後。

然而這些鳥並沒有跟隨而來,仍舊盤旋在岩洞,彷彿從頭到尾他們的目標就是巨蛋。

麥蘇木有些着急,「主人,這些鳥沒跟過來,怎麼辦,我要把它們轟過來嗎?」

「你是不是傻,這些鳥的目標不是我們,出去也是被砸。」阿依慕有些無奈。

麥蘇木揉了揉頭,之前被砸的包還隱隱作疼,「那怎麼辦?」

阿依慕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自信道,「不是想偷蛋么,那就讓它們砸個夠,很快它們就會享受到一飛衝天的刺激。」

「哈?」麥蘇木不是很明白。

只見阿依慕拿着煙花筒從胡楊樹後走出,有不少的鳥看見她的逼近,負責外圍的鳥主動前來攻擊,對方用金色的鏟子當武器揮動起來砍掉不少挑釁的白鷲。

「犯在姐姐手中就怪你們命不好,還是安心配姐姐賞煙花吧!」

阿依慕將煙花筒放在地上,煙花筒上捆綁着五個小筒,尾座有引信,用打火機點燃引信。

「嘶嘶嘶——」引信被點燃,一路蜿蜒燃燒。

煙花筒的火藥被點燃,一束火光沖向天空的鳥群,

聒噪的鳥群猛然被轟散,一朵煙花在空中炸開,絢麗多彩,

又一束煙花衝天「咻———當!」

麥蘇木雙眼震驚看着天上的煙花, 連連跪在地上行叩拜大禮,「神跡啊神跡…」

阿依慕盯着沒看過煙花的某人,也十分理解麥蘇木的舉動,畢竟焰火的發明是在唐朝,而現在是公元前120年,不管是漢朝還是大煦朝都是首創,震驚再多的人都是理所當然。

「這不是神跡,這是焰火,也叫煙花,這就當是慶祝你我大難不死,逢凶化吉!」

「咻——咻——當!」

「好美的煙花!」麥蘇木大喊起來。

與此同時,鳥類害怕煙花的強光,三束煙花衝天後鳥群迅速逃散,也有不少鳥從天上驚厥掉下來。

最後一束煙花衝天,「咻——咻——當!」

龐大絢麗的煙花在天上炸開,開成菊花的樣子,等煙花一瞬落敗之後,四周安靜下來,鳥也不見了蹤影。

「煙花嚇鳥,我可真是個天才。」 阿依慕滿意地從遠處走來。

麥蘇木從地上拎起幾隻嚇死的白鷲,向阿依慕徵求道,「主人,我可以吃鳥嗎?」

「吃!起火烤鳥!」

不久後,二人坐在篝火旁烤鳥,阿依慕撒上孜然椒鹽辣椒面,香味頓時四溢。

麥蘇木端在火堆旁,鼻子抽動幾下聞了聞,「哇,真香,可以吃了么?」

「還沒烤熟,再等會——」

阿依慕可是烤了一手好肉,肉在高溫烘烤之下,噝啦做響,表皮逐漸變為金黃,再刷上一層蜜汁的醬,皮色泛紅再撒一把孜然和芝麻。此時的金鏟子被她洗乾淨充當刀來用,在鳥身上划上幾刀入味均勻。

在過幾分鐘,皮表面微微堅硬,阿依慕把烤好的一隻鳥先給麥蘇木, 「黑珍珠,來吃吧!」

麥蘇木一身黑幾乎融進黑夜裡,說話時露出一口大白牙,「謝謝,主人!」

阿依慕忍笑,低頭再烤第二隻。

火堆旁的人一邊吃着一邊漫不經心地說著,「主人,白鷲肉是挺好吃的,但這種是十分記仇的鳥,我們吃了它們的同伴,恐怕明天它們會捲土重來。」

這話音剛落遠處就又傳來聒噪的鳥鳴!

「它們真的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