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臣惶恐,太子沒薨
臣惶恐,太子沒薨 連載中

臣惶恐,太子沒薨

來源:google 作者:水無常勢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阿蠻 洛梅 穿越重生

李阿蠻穿越至兜玄國,成了太子正值竇皇后要昭告天下說太子李阿蠻薨了,背地裡卻將李阿蠻和太子妃衛芷若,在閱視日這天,遣往北境閱視日期間,衛芷若對李阿蠻心存芥蒂,想要通過選妃,報復李阿蠻,遂選一些奇葩女子好去噁心李阿蠻李阿蠻慧眼識珠,瞧出了脖生疾疽的女子,有蹊蹺,為了拼一把,李阿蠻便決定當選駝背女子,完成儲妃過程這時,所有人都懵了,一個駝背女,一個脖生疾疽之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了?李阿蠻什麼眼光?兜玄國的未來務虛靠子嗣發展壯大,李阿蠻一人便可駕海擎天,獨攬乾坤展開

《臣惶恐,太子沒薨》章節試讀:

「做一位好帝王,繼往開來,勵精圖治,不是那麼隨便的。」

李阿蠻說著,紅口白牙又在撕磨着拇指指尖,笑得意猶未盡。

「你有主意了?」

洛梅聽得很投入,生怕漏掉阿蠻太子的精闢高論,她蜷縮着小身板靠近篝火,雙腕拖着下頷,就這麼盯着李阿蠻挑着枯枝,在扒拉篝火窨底的灰燼,添了把冬柴,新火燒得更暖了,「噼里啪啦……」

「小梅,兜玄國內憂外患,說支撐着這麼個偌大的王朝,它靠什麼維持生計呢?」

李阿蠻像是在問小梅,實則他也是在問自己,他不是沒有想過如何讓兜玄國起死回生,物阜民豐,國富民強。

若從軍事、教育入手,不是一蹴而就的方法,鞏固軍事和穩抓教育,往小了說是兩個五年計劃,或要更久,而興修水利,實現糧食農業爭產,他需要很多精力來實踐那沒有繁殖能力的雄蕊授粉,過程太過複雜,不易短時間內實現國富民豐。

除此之外,便只剩經濟了。

「小梅……」

李阿蠻輕輕地攬着洛梅的柔肩,往自己的胸懷中緊貼,小梅知道他又想佔便宜,索性便躺在李阿蠻的大腿上,任李阿蠻撫指摩挲着自己的鬢邊青絲,輕浮着自己的暈紅臉頰。

她不惱,反而很歡喜。

「小梅,兜玄國的三大經濟脈門在瘋狂賣爵、鑄幣,以及把控鹽鐵壟斷上,單論鹽鐵稅收,它便佔據了兜玄國二成的經濟來源。」

小梅靜靜地聽着,不作打攪,她不懂阿蠻太子在說什麼,要做些什麼,不過阿蠻太子深邃的雙瞳總是瞧往北方,到了臨縣,或許阿蠻太子會有大動作。

「此去臨縣,改革要從太子妃衛氏入手,她的故里稱作簡牘之鄉,兜玄國的大部分宮廷簡牘是從這裡製作出來的,若廢除了簡牘,衛氏不知道會不會跟我鬧翻,她那個小心眼,我算是見識過了。」

李阿蠻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對一個初相識的女子滔滔不絕,或許是因為她溫順,或許是因為她恬靜,又或許是因為,她的身子太香,令人饞到流口水。

「小梅,你覺得我用提前知會一聲衛氏么,改革經濟我有手段,更有信心,不出一年,鹽鐵的稅收便會不值一提,臨縣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憑着廢除簡牘,臨縣將成為兜玄國的經濟小內務府,只是……」

「嘻嘻……」噗嗤一聲,洛梅笑出了天籟之音,「阿蠻太子,知會衛氏怕是沒有必要了,瞧她的神色,對你扒皮抽筋恐怕都不為過,比起廢除簡牘,她好像更討厭你親近奴家。」

「她就在你我身後,好像有一會兒了,咯咯……」

從太子的帳前步至篝火旁,不出五丈的距離,偏是衛芷若聽到李阿蠻評價她小心眼,衛芷若聽得清清楚楚。

走到半道,衛芷若示意老監國韓祁山慢下了步伐,她越是不能忍洛梅那小蹄子是怎麼在阿蠻太子懷前耍小家碧玉的,這氣得哆嗦的身子,便越提醒着衛芷若,她才是太子正妃,將來的兜玄國國母。

就算洛梅再怎麼會哄阿蠻太子,充其量,她也只能做到夫人罷了。

洛梅明明知道她衛芷若就在阿蠻太子身後,她偏佯作瞧不見,還順從着阿蠻太子摟着她,賴在阿蠻太子半躺在草地上的大腿上。

看在眼裡,衛芷若更是氣不打一處出,單憑這點,太子妃衛氏便有權利治她洛梅一個禍亂宮闈,不知羞恥之罪。

「阿蠻……阿蠻太子……」

李阿蠻楞在篝火旁,臉上發辣,不知道是不是火太旺的緣故,腹部一側的小梅,令其提心弔膽,他腦後門總覺得衛芷若是要吃了自己,不知道東周衛氏偷聽了多少,她可是本就對自己充滿了敵意呀。

「是……是老監國啊。」

李阿蠻緩慢地扭過上半身,不敢直面太子妃衛氏的慍怒,要不是韓祁山老監國剛喊了他,這種尷尬的場面,他可不知道如何化解。

「老監國有何事?」

李阿蠻表面上泰然自若,內心卻慌的一批,他的原意是想用旖旎的洛梅去征服東周衛氏,她太傲慢,是得用猛葯。

豈料洛梅不僅沒讓李阿蠻失望,憑洛梅的眉黛底子,簡直等於是讓他李阿蠻甩出了王炸。

這一路來,李阿蠻欲擒故縱,不僅沒搭理衛芷若半分,還更依賴洛梅,不單單是因為李阿蠻想要徹底征服衛芷若。

原是因為洛梅之姿,不輸她東周衛氏,成年人不做選擇,江山、美人,他要兼得。

「阿蠻太子,你身臨黃河、長江分水嶺,即興發揮出口成章,這辭文,還沒有眉注呢。」

「呃……喔……是……是這樣啊,哈哈……」

「太子殿下,添了眉注,您給落款後,老臣還有大用。」

「眉注么,就叫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

李阿蠻渾身不自在,東周衛氏的怒瞳,已經從他身上,轉移到了洛梅的眼中,瞧這陣勢,李阿蠻大抵上是猜到了衛芷若到底聽到了多少他損她東周衛氏的話。

最起碼說她小心眼,還有說要廢除簡牘,衛芷若不會不知道,不過韓祁山的裝聾作啞,讓李阿蠻哭笑不得。

韓祁山一心撲在眉注和李阿蠻的落款上,他將簡牘展開,攤在掌間,提了筆就寫上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

李阿蠻離韓祁山不遠,不停地去瞄韓祁山。

韓祁山寫完了這十個字,可能會讓他落款,古代的字還沒完全脫離象形神韻,如果韓祁山提來筆讓他落款李阿蠻那三個字,穿越過來的他,還真不會寫自己的名字。

「韓老,本殿下地位尊崇,落款有**份,你吩咐下去差來泥封,本殿下最好在泥封上面加蓋印章。」

李阿蠻忍俊不禁,只好硬着頭皮又啄拇指,不敢笑。

東周衛氏和洛梅正在橫眉冷對,誰也不會分心去聯想他一個堂堂兜玄國太子,還不會寫自己的名字,否則可就要鬧笑話了。

《臣惶恐,太子沒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