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武聖醫
超武聖醫 連載中

超武聖醫

來源:google 作者:趙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趙康 陳飛雪

一份意外保險單中暗藏殺機,落入圈套瀕死的趙康卻絕境逢生天不亡我,又獲得絕世傳承!我趙康立誓,定要那心懷不軌之人付出血的教訓!展開

《超武聖醫》章節試讀:

「親家母,您這是幹啥呀,抓緊起來,你給個孩子跪下幹嘛,你這不是折他壽嘛。」
王紅一個勁的搖頭,死活都不起來。
「娟子她早上還好好的,下午的時候就突然間吐了起來,找了人民醫院的老中醫開的葯,灌都灌不進去啊!」
孫麗娟是孫家唯一的孩子,王紅的心頭肉。
想到趙康之前的話,王紅覺得趙康也許有辦法。
見趙康無動於衷,王紅直接打起了自己嘴巴子。
「是王姨貪財,是王姨不好,是我讓娟子跟陳武青好的,這是不怪她呀,你就救她一命吧。」
說完,對着趙康連連磕頭。
這時候薛林海才慢慢明白過來,原來是孫麗娟出軌。
結果這一家人早上還來興師問罪,還要家裡出賠償,簡直是不要臉。
「奧,原來是這樣,我說吧,爸爸,這孫麗娟就不是什麼好人。」
接着薛芙蓉對趙康說道。
「哥,你就別救那個壞女人,憑啥呀,他們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嘛?」
趙康一言不發,看向了乾爸薛林海。
「算了,人命關天的,小康你去看看吧,要還能救人就救,別耽誤了。」
薛林海一直心軟,再說都是鄉里鄉親抬頭不見低頭見,薛林海不想鬧得太僵。
趙康點了點頭,低頭說道:
「要想我去救她也行,不過我給你們家的兩萬定錢還有從我乾爸家裡拿的東西,你得還回來。」
「還有事成之後,要讓孫麗娟當眾給我認錯!」
「讓她親口告訴所有人,是她負了我!」
「行行行,我還,我還,你要和把我閨女救了,別說讓她道歉認錯了!我就讓你們馬上結婚也行。」
趙康不屑的冷笑一聲。
「您那樣的好閨女還是自己留着吧,我可消受不起。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去藥店買幾味葯,一會兒過去。」
「謝謝,謝謝。」
王紅早就泣不成聲,把拿來的禮物放在了桌子上,便立刻退了出去。
跟乾爸乾媽交代了一下,趙康又去拿了一點中藥便趕到了孫家。
此時的孫家圍着一大幫的人,正在吵吵鬧鬧的。
「陳武青,你不能就這麼走了啊,俺閨女可是跟你的,你要是不管不顧了,以後誰要俺閨女啊!」
孫麗娟的父親孫二山抱着陳武青的胳膊就不鬆開。
一腳踹在了孫二山的大腿上,直接把他踹了個跟頭。
「草,這干我屁事!我他媽要個死人幹什麼?再說了,剛才陳醫生都說了讓你們準備後事,你們還拉我下水幹嘛!我們家早在省城給我訂了一門親事,就你姑娘那種破鞋也想嫁給我?她配嗎?」
躺在床上的孫麗娟雖然已經不能說話,但是依舊顫抖着手指着陳武青,嘴角抽抽,憤怒異常。
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跟的男人,居然是個無情無義的畜生。
「都他媽給我讓開,老子要回家。」
撥開人群,沒想到對方一下子撞到了趙康的身上。
看着趙康犀利的目光,整條手臂打着石膏的陳武青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
「趙,趙康,你來了。孫麗娟我讓給你了,以後……」
「啪!」
不等話說完,趙康便是一個大嘴巴子。
一巴掌便把陳武青抽的找不着北。
不過想起之前趙康殺神一樣的模樣,陳武青連個屁都不敢放。
「滾!」
話音一落,陳武青只能怯怯的走了出去,臨走的時候轉身狠狠瞪了趙康一眼。
「小康,你來了,我就知道還是你有情有義……」
孫二山急忙說道。
趙康擺了擺手:「我是聽我乾爸的才來救人的,我跟孫麗娟早就沒關係了。」
自知理虧,孫二山也不再說些什麼。
「都讓開吧,讓我看看病人的情況。」
看着趙康走過來,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懵逼的。
怎麼,這小子還懂看病了?
「趙康,你在這充什麼大尾巴狼啊,你小子除了會搬磚和泥,你還會什麼?」
說話的事趙康的小學同學,以前一直看不起趙康。
他家就在附近,看這邊吵得熱鬧,便早早過來圍觀。
「孫叔,王姨,你們咋把他叫來了,他懂個屁啊。他要是能救了娟子妹妹,我孫小利免費給他們家當一年的小工。」
趙康冷哼一聲,抬眉看了孫小利一眼。
「我不行你行?那要不孫小利你來?」
孫小利當場無語。
「我雖然不懂,但是……」
「但是你奶奶個腿,不懂就給我閉嘴,要不然我一樣給你倆大耳瓜子!」
看着趙康森冷的目光,孫小利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
趙康什麼時候這麼剛了?
不過想到陳武青是這一片遠近聞名的霸王,趙康都敢直接揍他,怎麼會把他放在眼中。
趙康深吸一口氣,對着眾人說道。
「都出去吧,只留下病人的父母,我要給病人治病了。」
此時,在趙康眼中,孫麗娟只是病人,跟自己一點瓜葛都沒有。
接着孫家父母很識趣的把所有人都請了出去。
趙康看了看孫麗娟,然後低身把孫麗娟的衣服解開。
雪白的肌膚暴露在了趙康的眼中,趙康只覺一陣好笑,第一次見到孫麗娟的身體,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心裏沒有過多的情感,想到之前孫麗娟和陳武青打撲克的場景,他感到一陣的反胃。
「你幹什麼?」
看見趙康解開了孫麗娟的衣服,王紅頓時一陣的緊張。
「下針,不解開衣服,我怎麼下?」
王紅沒有辦法,只能等在一旁。
接着趙康拿出從診所借來的銀針,用酒精燈消毒之後,手指微微一抖,頓時將幾根針飛到了孫麗娟身體的幾處大穴上。
光是這一手,就看的孫家父母瞠目結舌。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能有這樣嫻熟的技藝,趙康絕對有兩把刷子。
這樣的中醫,將來前途不可限量,一時間王紅竟然有些懊悔,讓自己女兒去跟陳武青那個混蛋相好了。
接着,趙康手指微微一動,一股股玄天真氣便順着銀針流入了孫麗娟的身體之中。
不出片刻,孫麗娟原本蒼白的臉上便生出了幾分紅光,微弱的呼吸也慢慢變得順暢。
「這包葯拿去熬一下,三碗水熬成一碗,端過來。」
等葯熬好了,趙康給孫麗娟服下。
趙康收了銀針,此時對方的氣色已經恢復了正常,猛地睜開眼睛,一口黑血從口中噴出。
趙康一臉嫌棄,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說道。
「好了。王姨,記住你的承諾,我的兩萬定錢和我乾爸家的禮你要還回來。」
王紅一臉驚詫的看着女兒康復,就像是做了一個夢一樣。
連忙取來了兩萬塊錢以及一堆金貴的禮品放到了趙康的手中。
趙康接住收下,毫無留戀準備離去。
可下一刻便看到孫麗娟從床上驚坐而起,她帶着哭腔的問道:
「趙康,我錯了,我們,我們還能不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