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連載中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來源:google 作者:可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衡 池魚 現代言情

叮已傳送完畢,請完成宿主的意願,順利完成十項任務之後方可回到原身池魚聽到耳邊系統的叭叭聲,不禁揉了揉耳朵以前的記憶全部消失,陌生的壞境陌生的身體,她該如何在十次任務中險象環生???展開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章節試讀:

1006提醒道:「池小姐,你的攻略對象在叫你?」

池魚立即進入狀態,甜甜的叫了一聲,「姑父,你回來了!累不累?快去休息一下!」沐之吟的長相很平淡,但當她笑起來的時時候眼睛眯成月牙,有種懵懵懂懂的青春氣息。

聽到這些話,魏國壯的B值又上升了五個點,「好好好……等一下」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顆棒棒糖,「這是別人給我的,我又喜歡吃糖,你拿去吧!」

池魚接過來,「謝謝姑父。」

等到魏國壯去沙發上坐下之後,池魚收斂笑意,看着手中的棒棒糖,直接走回房間。

沐之吟的房間很小,甚至於不算是房間,只有一張小小的木板床,連個書桌都沒有,平常她寫作業的時候直接拿着凳子靠在床邊寫。

魏國壯有一個兒子,高中畢業,現在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偶爾有時候他會回來住,沐之吟和他基本沒有什麼共同話題,見面也只是點頭之交而已。

池魚通過世界線看到沐之吟墜樓之後,魏國壯怕被坐穿,直接謊稱是沐之吟偷錢被發現之後兩人在掙扎之中她才會掉下去。

這附近並沒有監控,並且當天晚上下了很大的暴雨,沖刷掉很多證據,等到**和120到的時候地上的血跡已經隨着雨水混入臭水溝中。

而她的姑媽明明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她為了不讓自己的丈夫判死刑,謊稱沐之吟經常偷他們的錢,還說她的家庭條件並不好,平常的生活費都沒有寄來過,都是他們給她一點零花錢用的。

那天晚上的雷聲實在太大,鄰居們都沒有聽到任何動靜。而且魏國壯的態度很好,一直處於傷心欲絕當中,彷彿死的是他的女兒一樣。

最後**判魏國壯三年有期徒刑,三年之後他出來照樣活的風生水起,晚年生活依舊是悠哉悠哉,每天遛遛彎,打打太極,早已忘記他曾做過的罪孽。

真是應了那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

系統:「池小姐,魏國壯的B值已經三十了,可以兌換一些功能!」

池魚:「呃呃……都有些什麼?」

1006直接把現在能兌換的功能全部顯現出來。

名稱:單體技能加強(體驗版)

持續時間:十分鐘

品質:優良

類型:一次性用品

所需兌換點:二十B值點

介紹:在本身技能上添加n個技能點,使其效率比平時更加完美。就像一朵玫瑰灑上了露水,讓其更加鮮艷奪目。

系統:「現在只能兌換這個,其他的兌換不了。你要兌換嘛?」

池魚搖了搖頭,「先放着吧,等以後有需要再說!」

沐之吟的木板床很小,畢竟池魚睡在上面都感覺硌得慌,她都懷疑明天早上她起來的話會不會腰酸背痛?

翌日,清晨的陽光絲絲縷縷地透過百葉窗照在客廳里。

魏國壯趁着自己的老婆還在熟睡躡手躡腳的走進客廳,客廳的角落裡屏風擋住了所有的視線。魏國壯假裝自己還未清醒,迷迷糊糊的走了進去。

眼裡的**愈加強烈,想像着少女清晨醒來的朦朧的美感。懷揣着這樣的興趣,他一步走了進去。結果,裏面的人早就已經不在了,被子疊的整整齊齊的。

「姑父,你在幹嘛呢?」聲音從後背傳來,魏國壯嚇了一跳,轉過身來就看到池魚在他身後站定着,她正在收拾書包,好像並沒有發現自己剛才的異樣?

「沒事,就想叫你起床,怕你起不來。」魏國壯打着哈哈跳過這個話題。

「哦,姑父,我去學校了。再見!」池魚嘴角彎了彎,眼裡展現着單純無害的神色。

「誒誒,等一下。」說著魏國壯從錢包里掏出五十塊錢一把拉過她的手放在手心上,並趁機揩油,「沒吃早飯吧,這點錢去買點好吃的。」

池魚忍着想甩他一巴掌的衝動,不動聲色的把手抽出來,眉眼彎彎的說:「謝謝姑父。」

從樓上下來之後,池魚把那五十塊錢揣進口袋裡,徑直朝着學校的方向走去。

剛到學校,書包都沒有放下來,她的背後就被一本書狠狠砸去。還好有書包當緩衝,才不至於砸到她的脊背。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沐之吟,昨天放學你幹嘛不打掃教室!害我剛才被老班罵,你故意的是不是!想找茬嘛!!」

不用回頭池魚都知道是誰,她緩緩的把書包放下來,拍了拍上面沾染的灰塵。

來人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臉上帶着怒容,喊道:「還在磨磨蹭蹭什麼,快去……」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池魚直接把書包甩在她的臉上,不等她有任何反應,接着一腳踹在她的腿關節上。

咔嚓一下,陳昕毫無防備的跌倒在地上,「啊——啊,艹,你找死是不是!」她揉着腿關節,剛想站起來。不料池魚用力拉扯她的衣領,直勒着她呼吸不暢。

池魚逼近她的臉頰,嘴角上揚了一個完美的弧度,「今天只是給你一個教訓,再有下次,這不只是腿怎麼簡單了。」說完直接用力的甩開她的衣領,還氣定神閑的拿出濕巾擦了擦手指。

全班靜靜的看着這一切,空氣彷彿凝固一般,彼此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上課鈴聲突兀響起,打破了這安靜的氛圍。池魚可不管其他人怎麼看,自顧自的的坐在位置上,無視周圍人吃驚的目光。

曾老師走進來看到班裡的人還在原地傻愣着,他是一名年輕老師,長得很英俊,天生的笑臉很容易和學生們打作一團。他敲了敲黑板,「幹嘛了?上課鈴聲響起了,沒聽到嘛?」

聽到這聲響,同學們才陸陸續續回到座位上,陳昕眼含淚水,滿臉怒容的瞪着池魚,那眼神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

「陳昕怎麼了?腿扭到了嘛?」曾老師走到她身邊,小心翼翼的問道。

陳昕一言不發,但淚水卻不爭氣的流了下來,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誒喲,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告訴老師?」

但無論他怎麼說,陳昕還是一言不發,眼淚如流水一樣噴涌而出。

曾老師掃視一圈,最終鎖定班長的位置,「楚辭,你來說一下為什麼?」

一名少年人站了起來,五官立體精緻,在白色校服的襯托下肌膚白皙,有着這個年紀最不缺的活力。他剛要回答,池魚先他一步。

「老師,是我打她的。但原因你自己問吧!我並不覺得我做錯了事情,就算你要懲罰,我也不會後悔剛才的所作所為。」

曾老師循着聲音看去,一個坐在後排的女生站了起來,高高瘦瘦的,沒什麼特點的長相,他甚至都記不住她的名字。

陳昕聽到這句話,立即停止了嗚咽聲,她並不傻。要是事情敗露的話老師肯定會責罰她,她用眼神狠狠的瞪了一下池魚,輕聲輕語的說著,「老師,不關她的事,是我不小心扭到的,請你不要責怪她。」

1006冷笑一聲,「哼,假惺惺。」池魚經歷的所有事情他也一同經歷着,兩人現在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曾老師看看陳昕,又看看池魚,最後無聲的嘆了一口氣,「你們現在已經高三了,別在浪費時間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

陳昕低下頭去,像是認真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但她心裏的真正想法,只有她自己才會知道。

楚辭看着那個在班裡毫無存在感的人,在他的印象里,這個人靦腆,話少和班上的同學基本沒有什麼話題。整天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從來不參加什麼集體活動,成績更是班裡的吊車尾。

池魚感覺到他的目光,也抬眸看向他,兩人的目光短暫的接觸上。只一秒,便迅速移開。

在沐之吟的記憶里,她從高一下學期就開始暗戀這個人。楚辭家境好,長相帥氣,成績更是年級第一,待人都是謙和有禮,是老師經常掛在嘴邊里的好學生。也難怪沐之吟喜歡他這麼多年。

曾老師看着陳昕的難受的樣子,「你去校醫室看一下吧。」說完他又看了一眼池魚,繼續說:「你帶她去吧!好歹同學一場。」

池魚點點頭,直接走到陳昕身邊,莞爾一笑,「走吧。」說完還伸手把她扶了起來,已然忘了她這個樣子是拜自己所賜。

陳昕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想把手抽出來,奈何後者根本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直接硬拽着往外面走去。

她們兩人走後,曾老師重新站到講台上,「別看了,開始上課。」

兩人慢吞吞的朝着校醫室的那邊走去,剛一離開教室,陳昕就恢復了她本來的面貌,用力的把手抽出來,橫眉冷對的說:「你放開我,我自己能走。」

池魚也不在乎,走在她的身邊,還善意的提醒着,「好歹是同學,互幫互助怎麼了?」

陳昕懶得和她逞口舌之爭,跛腳走在她前面。

校醫室距離教學樓並不是很遠,兩人走五六分鐘就到了。

校醫室的大門緊閉着,陳昕整了整凌亂的衣襟,又理理額前的劉海,露出了一個自認為甜美的微笑,輕輕敲響校醫室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