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訴離殤不言情
不訴離殤不言情 連載中

不訴離殤不言情

來源:google 作者:木子豐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語念 現代言情 蔣雲旭

談戀愛5年,結婚1年,沒逃過七年之癢,我被綠了當我拿着行車記錄儀,揚言蔣雲旭如果不給我個交代,定讓他身敗名裂的時候,一場欲將我徹底毀屍滅跡的陰謀應運而生,這場災難,不僅毀了我,還毀了我的孩子,恨,怎麼能不恨呢?我發誓,畢生就算傾我所有,刀山火海,必將惡人懲治!兩年後,待我鎩羽歸來,復仇之路徹底開啟……展開

《不訴離殤不言情》章節試讀:

這天,我像往常一樣,晨起鍛煉,簡單的吃過早點之後,張媽說想去侄女家走一趟,往家裡捎點東西回去。我便聯繫了江律師,準備將最近收集到的所有蔣雲旭不忠的證據如數交給他,以便開庭時將渣男一舉擊垮,可是,我萬萬沒想到,平日里千防萬防,從不給他加害我的機會,卻在開車去往和江律師約見的咖啡廳的路上,出了車禍……

開車上路的時候,一切都很正常,行駛在開元路的時候,江律師的電話打了進來,他詢問了我的方位,並囑咐我小心開車,就在我即將要拐彎進入下一個車道的時候,一輛貨車從彎道極速衝過來,中間絲毫沒有減速,甚至我隱約覺得司機像是故意提了速,而我處於彎道最裏面,已經退無可退,避之不及的情況下,貨車狠狠地撞向了我的車頭,被強烈衝擊的兩輛車極速摩擦後,一瞬間火光四射,刺耳的剎車音,巨大的慣性和衝擊力,場面支離破碎,慘不忍睹,伴隨着金屬刮擦和撕裂的聲音,我聽到了周圍人驚叫呼喊。

叱…剎…伴隨着輪胎的突然地剎緊聲,砰…這一刻,彷彿世界靜止了一般。我帶着悠悠的傷,輕輕地合上眼,就這麼倒在血泊中,什麼都聽不見,又好像有人在呼喚着,累了,真的。

不知道躺了多久,我隱約聽見有人在呼喊:「快叫救護車,有人受傷了」。

我的身體早都沒了知覺,疼痛淹沒了全身,我想我大概是死了吧,好不甘心呀,就這麼死了,還未懲治渣男賤女,爸媽的亡魂還等着我去告慰。我怎麼能死呢?

有人說,經歷車禍還能感覺到疼痛,說明還活着;如果連疼痛都沒感覺,那麼就已經去另一個世界了。

此刻我感覺到了渾身難以忍受的痛,醒來後,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醫院,周身一片潔白,熟悉的消毒水味道再次襲來,看來我還沒有死。

「你醒了?」

循着聲音,我看到了一個英俊的男人俯身坐在了我跟前,定眼一看,是江峰。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不必疑惑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車禍第一時間,**翻了你的通話記錄打給我的」江峰款款道來。

我很想說什麼,可是嘴巴乾癟的發不出來任何聲音,江峰也看到了我因為缺水導致裂開的嘴唇。

「別亂動,我去給你倒杯水」

沒過一會,只見他端着一杯水,裏面還放有吸管,朝我床邊走了過來,俯身將吸管放入我的口中,我喝了幾口,便讓他放過去了。

也許是驚嚇過度,此刻我回過了神,趕忙用手摸了摸肚子,沒什麼異樣,可我忘記了,我才剛剛懷孕,本就摸不來什麼的,江峰此刻也看出了我的驚慌,他不忍告訴我這殘酷的事實,轉身去外面走廊抽煙去了。

「注意休息,等你恢復好了,再好好調理一下,孩子還會有的,你還年輕」年老的醫生惋惜地看着我。

呵呵,原本我就是這麼無能吧,正因為如此,我的親人才一個又一個離我而去,現在,我竟也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無論和蔣雲旭最終會走到哪種不堪的境地,孩子是無辜的,可是她都沒來得及到這世界上看一眼,生命卻戛然而止。

此刻,我不爭氣的眼淚終於再也忍不住了,像一塊瀑布,傾瀉而下,奪眶而出,在我臉上放肆的縱橫馳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