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不死戰神
不死戰神 連載中

不死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腹黑的螞蟻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腹黑的螞蟻

展開

《不死戰神》章節試讀:

「全都給我住手!」
在眾外門弟子就要撲向葉塵的時候,一道猶如虎嘯那般的吼叫聲,突然傳遞到每個人的耳中,頓時讓他們停住了動作,個個心驚肉跳,不能動彈。
葉塵也是一驚,但他全身血氣翻滾,不到片刻,就恢復了原來的模樣,並沒有被影響。
葉明陽一個跨步,直接衝到了人群的前頭,朗聲道:「這裡是練武場,是習練武學的地方,你們居然聚眾鬥毆,這成何體統!」
不愧是外門前三的高手,一聲喝下,沒人膽敢還嘴,個個都低着頭顱,不敢直視。
「但···但這個葉塵偷盜武學秘籍,已經是犯了重罪,如果現在不將他抓拿,倘若他畏罪潛逃,豈不是我們葉家的重大損失?」葉儒臣說謊如吃生菜,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口口聲聲說我偷盜武學秘籍,你可有證據?」葉塵反口問道。
「你一個分家來的土包子,沒靠山,沒勢力,憑什麼能夠習練武學?除了偷盜,難不成武學秘籍會自動出現在你的手中,任你習練不成?」
葉儒臣的話語,頓時就是惹來眾人的嗤笑。
分家之人,幾乎可以是說宗族內墊底的存在,這類人沒有後台,更沒有天賦悟性,地位僅僅比奴役好上些許。
最近葉塵的風頭漸盛,也就讓這幫宗族之人犯了眼紅病,憑什麼一個分家之人能夠在他們頭上耀武揚威,這簡直就讓他們無法忍受!
「滿口胡言的狗東西,你除了含血噴人之外,還有什麼作為。」葉塵面沉如水,這葉儒臣的卑鄙行徑,已經是徹底惹怒他了。
「居然敢罵辱罵宗族弟子,你這是罪上加罪,就算是大羅神仙,也休想救你!」葉儒臣也是氣得三屍暴跳,怒吼連連。
看着場面又要再度失控,葉明陽擺了擺手,立刻壓制住了兩邊的情緒:「你說他偷盜家族秘籍,他說你含血噴人,雙方各執一詞,這樣胡鬧下去,只會讓葉家外門大亂,到時候影響了家族武會的進行,你們誰都擔當不起。」
家族武會是葉家的盛事,連族長都會親自出席,可以說是隆重至極,經葉明陽這麼一說,那些外門弟子都是冷靜下了頭腦,紛紛退了幾步。
葉儒臣不甘心:「這個葉塵侮辱了宗族弟子,也的確有偷盜的嫌疑,怎麼都應該送到刑法堂,接受刑法隊的調查吧?」
等葉塵到了刑法堂,就算不用葉儒臣動手,都會有人收拾他。
「事出你們兩人的矛盾,又怎麼說得上是侮辱宗族弟子?」葉明陽看着兩人,開口說道:「既然你們雙方有所爭執,那就理應上擂台決鬥,孰對孰錯,皆用實力說話,這一直都是我們葉家的族訓,我說得是否有錯?」
「明陽大哥說的極是,就應該擂台決鬥。」
一眾外門弟子何嘗聽不出,這葉明陽擺明了就是要偏袒葉塵,趕忙一陣附和。
這時候葉儒臣煩惱了。
葉明陽這樣的外門高手,怎麼會突然偏袒這個葉塵,難道兩人有着什麼交情不成?
葉儒臣疑惑,葉塵心裏也是不明白,自己跟葉明陽從未有交集,更談不上有什麼交情,怎麼對方這次會出手幫自己解圍。
這完全沒道理啊!
「怎麼?我說得有錯?」葉明陽面色一沉,語調有些發怒。
「不敢不敢,明陽大哥公正無比,自然是沒錯。」葉儒臣面色一變,指着葉塵的鼻子,發狠道:「我可不是葉玉虎那樣的廢物,這次你輸定了!」
「我可不這麼認為。」
葉塵聳聳肩,便是隨着眾人朝擂台的方向走去。
「明陽,你怎麼有時間管這檔子閑事,不就是兩個小傢伙胡鬧,何必浪費時間?」與葉明陽同行的一名好友突然說道。
「況且你剛才還在煩惱突破之事,這可不像是你的作風。」另外一人也是疑惑不已。
葉明陽神秘一笑:「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我有預感,我能否突破,就全看這一場擂台決鬥的結果了。」
說完,葉明陽不理會兩人的驚訝,身形一閃,快步跟了上去。
此時在擂台之上,葉塵和葉儒臣已經準備完畢,台下圍觀的外門弟子眾多,比上次還要多一倍,場面頗為壯觀。
看着如此多的外門弟子到場,不知道為何,葉儒臣心裏居然有些後悔,雙腳微微顫抖,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怕了?」
葉塵望着瑟瑟發抖的葉儒臣,面無表情道:「人賤自有天收,你當初誣衊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這樣的下場。」
「我葉儒臣從不知道怕字怎麼寫!」葉儒臣故作鎮定:「我現在可是武道三重天巔峰,就差一步就可以踏入武道四重天,你別以為力氣大了點,就可以勝過我,你那是做夢!」
噗!
不等葉塵做好準備,葉儒臣就直接沖了上去,一腳踢向了葉塵的胸口要害。
「你這個卑鄙小人,居然偷襲!」
葉塵身體一側,險之又險地避開了葉儒臣的踢擊,卻是露出了後背的空檔,直接被葉儒臣一掌拍中,狼狽地退後了幾步。
「正所謂兵不厭詐,你還是太嫩了點。」葉儒臣哈哈大笑,高高跳躍起來,雙手成錘狀,借勢砸向葉塵的後背。
轟!
先是被葉儒臣偷襲失了先機,葉塵現在沒有餘力閃避,這一砸重重地拍在了後背,頓時響起一陣悶聲,在地上擦行了五六米,一絲鮮血從嘴角流了出來。
「勝負已分,這場勝利是我的了!」
葉儒臣猖狂地叫囂着,雙腳驟然發力,全身的力氣都是擊中在雙手之上,再一次朝着葉塵的背部傷口砸去。
「這個葉儒臣雖然卑鄙,但實力的確不錯,在外門應該能排前五十,不過奇怪的是,這樣葉塵的身體防禦力有些古怪,居然沒有當場落敗,只是收了點輕傷,實在是匪夷所思。」
「防禦力強有何用?葉塵先是戰機,現在又受了傷,接下來只會被葉儒臣不斷打擊,這一場擂台決鬥,應該是葉儒臣勝了。」
葉明陽的兩位好友在旁議論着,但他卻是不言不語,依舊是死死地望着擂台之上的兩人。
咔嚓——
一道刺耳的骨裂聲傳出,然後就是猶如殺豬那般的慘叫聲音。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這聲音並不是出自葉塵,而是那葉儒臣!
擂台之上,原本低頭不語的葉塵,現在微微地抬起了腦袋,右臂伸出,呈現出拳的模樣,而在另外一邊,葉儒臣正捂着自己的右臂,哇哇地喊着疼。
「想勝過我?你還沒那個資格!」
葉塵雙腳猛地一蹬,《蠻牛拳》立刻施展出來,頓時就化作了一頭怒氣衝天的巨大蠻牛,雙拳化作牛角,急速沖向了葉儒臣,氣勢猶如滾滾波濤般兇猛。
啪!
葉儒臣還妄想抵擋,但他一接觸到葉塵的拳頭時,整個心就涼了一截。
他最引以為豪的**力量,竟然連抵擋分毫的資格都沒有,直接被狂暴的力量衝散,重拳打在左臂上,咔嚓地一聲,居然硬生生地被敲斷了!
「這一拳是讓你清楚明白,你葉儒臣不過是跳樑小丑,根本沒資格跟我葉塵相提並論!」
啪!
葉塵又是一拳轟出,砸在葉儒臣的右臂上,狠狠將其打斷!
「這一拳是對你囂張跋扈的懲罰,我葉塵雖然來自分家,但也是葉家之人,豈是你這種人能夠挑撥鄙視!」
兩拳直接將葉儒臣的左右臂打斷,如此狠辣的手段,也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背脊一陣發狠,寒毛根根豎起。
「我錯了,我認輸還不行嗎,我這就認輸。」葉儒臣因為痛苦,整張臉都是變得無比的扭曲,不斷地求饒道。
「像你這樣豬狗不如的傢伙,就應該有多遠滾多遠!」
葉塵雙膝微微彎曲,雙臂猶如長鞭那般橫甩出去,眼看着要接觸葉儒臣胸口的時候,拳鋒突出,直取要害。
「蠻牛頂天!」
哞!
彷彿所有人都聽到了一陣高亢的牛哞聲音,隨後,則是看到葉儒臣猶如死狗那般倒飛了出去,跌落在地面上,硬生生地滑出了十幾米後,撞在石柱上,生死不知。
「擂台之上,不論生死,我葉塵在這裡奉勸大家,別想着來找我的麻煩,我不是軟柿子,別以為誰都可以隨意揉捏!」
霸氣!
威風!
一番言語說罷,整個廣場無一人敢說話!
有些本來跟葉塵有所過節的弟子,直接都是壓低了腦袋,匆忙地逃了出去,生怕葉塵找他的麻煩,有些準備找葉塵麻煩的弟子,更是打消了自己的念頭,想都不敢想。
說完後,葉塵大步走下了擂台,轉身離去,整個過程之中看都不看葉儒臣一眼。
「快!快來救人啊!」
當葉塵消失在視野之中時,眾人才是紛紛醒悟了過來,急忙朝着葉儒臣奔跑了過去,整個武道廣場霎時吵雜不已,呼喊聲和嘆息聲不絕於耳。

《不死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