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崩壞:逐火之蛾
崩壞:逐火之蛾 連載中

崩壞:逐火之蛾

來源:google 作者:星空鋮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星空鋮 遊戲動漫 顧鋮

扭曲的歷史等待着糾正,和平之下的紛爭不斷,暗流涌動的世界能否獲得牠的救贖?崩壞背景,劇情有改動,單女主梅比烏斯展開

《崩壞:逐火之蛾》章節試讀:

朦朧的月光在漆黑的天空上顯得格外特別。

梅比烏斯和梅她們去調試凜冬了,準備將虛空職能和侵蝕職能融入到隕冰職能里。凱文也去了,自從上次他嘲笑我把模擬實驗室炸了這件事後被我針對了兩天,然後怕我找茬就天天出任務,可憐的侵蝕律者剛出來就被欺軟怕硬的救世凱文給結束了,連律者核心都在實驗室里受「折磨」。

言歸正傳,凱文也是有冰的職能的,這次智商高的都去研究職能了,準備把職能融合進凜冬里,順便讓凱文體內的基因也更新一下。

千劫去深淵了,伊甸和愛莉去支援柏林了,那裡鬧崩壞,阿波尼亞帶着格蕾修去適應繁星了,最近是沒辦法出來,所以現在的戰力只有我和蘇…可是蘇並不能直面律者,所以能作戰的只有我。

今天是我的夜班——在基地的另一個傳送點附近巡邏罷了。

不過從青藏高原到西伯利亞罷了…

看着今天的月牙,心裏總有不好的預感,而且愈發強烈。基地大體上不會出事,剩下的人除了科斯魔和維爾薇是單人行動的,起碼面對強敵是有逃生能力的,也就是說…

我停下了腳步,掃視着四周,荒涼的平地一望無際和薄薄的雪覆蓋在地上,看上去就知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

「沙沙沙」

風吹過灌木叢的聲音…不對,哪裡來的灌木叢?

我驚出一身冷汗,我的意識籠罩的區域里除了我沒有任何生物,我進入到警戒狀態,凜冬不在手裡,薩菲隆經過上次完全化後還在沉睡,也就是說我只有六成左右的實力。

「蘇,你在嗎?」我一邊警戒四周,一邊給總部傳遞消息。

「你好,鋮」,「是太無聊了嗎?」蘇那個空靈的聲音傳來,讓我稍微有些慰籍。

「聽我說蘇,我這邊有情況…」我正說著,突然,離我兩千米遠的的地方出現了強烈的崩壞能反應,反應的強度和初生律者一致,但是比之又非常緊密。

「顧鋮…」

「呼叫總部,在我定位的東南方向兩千米左右發現火屬性的破城級崩壞反應,我去探查一番…」,「蘇,如果太陽升起之前我沒有回復你的話…」

「顧鋮?」蘇平靜的聲音有些顫抖,「你是不是感知到了什麼?」

「別怕,蘇,輓歌不會讓我出事的。」我斷開連接,我並不想讓梅比烏斯知道。

我沒有凜冬無法動用虛空職能,所以我很穩妥的選擇利用隕冰職能來滑行。

很震驚,極度寒冷的西伯利亞出現了一個岩漿口,不過是黑色的岩漿,有些奇怪,四周有幾隻殿堂級崩壞獸,岩漿上空有個熔岩帝王,岩漿最低處好像有什麼東西,我看着一隻只初生崩壞獸從中飛出,很快,岩漿附近五百米左右的地帶密密麻麻全是崩壞獸,大致在三百隻上下,三百隻最低殿堂級最高帝王級,疑似有一隻審判級甚至是律者的存在,好哇,還都是火屬性的。

我我砸了咂嘴,沒有選擇連接蘇,而是用全息投影記錄下來發給他。

大概有了一會兒,崩壞獸不在增加,那隻熔岩帝王在空中指揮着下面的崩壞獸結對,我在幾處雪堆中間隱藏着,等待時機。

它們好像在祈禱?不知道是什麼儀式,我看他們一動不動的對着岩漿口行禮時一躍而出。

「悲鳴輓歌!」

我控制着無數把由風雪組成的尖刀斬向它們,殿堂級對於我來說不過是炮灰,宛如暴風雪一般的尖刀席捲而來,瞬間將那些來不及反應的雜碎四分五裂,但不過是少數。

我剛落地,那些反應過來的崩壞獸宛如洪水一般向我湧來,我不再留手。

「白雪的哀傷」

「斯卡蒂之淚」

從我身邊凝聚出一道颶風,從領域裏刮出數道暴風雪,彷彿天災一般衝破獸潮,頃刻之間僅剩白余只崩壞獸。那隻熔岩帝王坐不住了,帶着高溫的屏障向我駛來,那個屏障…

我心中犯難,剛才用領域凝聚的冰錐打不破它,只能用能量撐破它。

我隨手凝聚出一副冰鎧,可以從崩壞空間中汲取崩壞能的我根本不怕消耗。

「呼」我有些疲憊的喘着氣,清理這些東西還是比較費力的,我看向在岩漿口一旁苦苦掙扎的帝王,準備給他最後一擊。

轟!突然,熔岩帝王所在的地面坍塌下去,頃刻間被岩漿吞噬,那黑色的岩漿變得有些發紫,之前那種不安的感覺強烈的充斥在我身邊。

「呵呵呵」一道輕佻的聲音傳來,彷彿一隻手挑動了一下你的心。

「人類的偽律者?真是弱小又可愛。」一個滿頭紅髮的人影從岩漿中浮出來,牠身上穿着由岩漿組成的漢服,液態的熔岩不斷流動着加上自然散落的明亮的紅髮顯得格外英姿颯爽,牠的外形是個極具媚態的女子,精緻的面容,挺立的瓊鼻,橙黃色的眼眸格外威嚴,可那微微挑起的嘴角又有些輕浮。和梅比烏斯可御可蘿的特點不同,牠彷彿是一個狂放性格的貴族,優雅但不失個性。

感受着她帶來的威壓,好傢夥,至少是滅國級的存在,這已經和完全化的自己差不多了,是高等律者。

我調動着崩壞能準備逃跑,這傢伙不是我現在能對付的,至少我需要薩菲隆的幫助。我先發制人,數道直徑大概有五米的冰柱沖向牠,然後利用領域存在的剩餘能量炸出大量冰霧,隨後我轉身就跑,逃跑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講消息帶回去。

我連忙連接蘇,然後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他,但是受到牠的影響,電磁波傳不出去,只能將消息發給蘇,卻無法將具體的畫面情況轉告出去。

「要去哪裡?小老鼠~」牠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一股灼熱感瞬間席捲而來,牠長長的雪白的雙腿在火焰光芒的襯托下格外迷人。[怎麼都願意叫別人老鼠?]

我表情凝重,薩菲隆是我的夥伴,沒有特殊情況我不想損害它的身體,凜冬又不在我身上,光靠隕冰被牠吃的死死的,我剛才就發現自己的領域非但對牠沒有影響,還被牠吸收着自己的崩壞能,自己的攻擊還沒到身邊就融化了,除非完全化,不然自己的冰不夠牠的溫度。

「別害怕,我是不受牠控制的,我是牠陣營的幫手,不會傷害你的。」牠說著別人不懂的話,可我彷彿聽明白了,我有些獃滯的看着牠,牠笑着伸出手想要撫摸我的臉,我下意識向後退去,牠的手停在半空中,表情有些委屈。

「你在害怕我?」女人撅着嘴有些反差萌的看着我。

「我們之間保持安全距離。」我繼續後退一步。

「我沒有惡意的,我想傷害你的話你根本反應不過來。」牠一本正經的指着我說。

「所以你拐回來了一個律者?」,蘇接受事物的能力很強,「所以你沒被律者打死準備被梅比烏斯打死?」

蘇喝了一口紅茶看着我說。

「我能怎麼辦,我打不過牠。」我坐在蘇的面前,我的一旁是那個律者,牠緊緊抱着我的胳膊,那兩團柔軟的觸感讓我不敢亂動。牠的腦袋貼在我的肩膀上,頭上的呆毛一抖一抖的,身上的衣服變成了普通的,不然沙發就沒了。

蘇微笑着,看着那腹黑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準備看戲了。

「顧鋮~」一道甜美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一抹綠色的倩影一蹦一跳的奔向我,但是看到我身邊的牠時,愣了一下。然後肉眼可見的陰影從她的身邊冒出。

「小白鼠,她是誰?」

梅比烏斯的聲音愈發冷漠,漆黑的長矛從地下的陰影冒出,隨時準備絞殺某個人。

「梅比烏斯…」我和蘇將過程告訴她,然後我向梅比烏斯投出請求幫助的眼神。

「嚕~」梅比烏斯炸毛的看着牠,「放手,這是我男人。」梅比烏斯宣示主權一般的坐在我身上狠狠地瞪着牠。

「為什麼他是你男人我就要放手?」牠將臉貼到梅比烏斯的胸前,輕浮的說,「你為什麼會覺得他不喜歡我呢?」

「請你放手,我已經告訴你一路了,請你不要刺激梅比烏斯。」我覺得牠正在玩火,這裡是反抗律者的組織,很不容易見到一個有極大可能幫助自己的隊友,我不想牠一會兒被五馬分屍。

「好冷漠,明明我比這個小孩子要好看。」,牠鬆開手撅着嘴很是委屈的看着梅比烏斯,讓梅比烏斯格外生氣。我抱着梅比烏斯撫摸她被氣的有些蓬鬆的頭髮,然後認真的問那個律者。

「可以告訴我你跟着我的理由嗎?我不相信你只是單純的好奇。」問了一路都沒有得到消息的我知道,牠是有目的的,突如其來的崩壞能以及在基地附近的地方,不說有目的誰信啊?

牠雙手繞着自己火紅的頭髮,眼睛有些羨慕的看着梅比烏斯,「牠告訴我讓我去那裡等你,說你是最可能融合崩壞平衡里世界的人。」

「牠?」我有些眉目。

「就是你腦海里引導你的聲音,牠讓我來協助你,我可以和你的能力融合。」

「冰火?你在開玩笑?」

「是焚心和零封,不是冰火。」

……牠用着有限的智商和在座的僅次於梅的三個高智商人群解釋着。

「也就是說,你將和我簽訂契約,我擁有你的部分力量來提升自己的完全化,同時,你將作為和薩菲隆一樣的存在協助我們?」我問到。

「是協助你啦,我不能像薩菲隆那樣,我更像一個獨立的個體,只是單純的把力量給你,讓你成為那個什麼魚的類型。」

「是陰陽魚,讓我從冰火的職能中走出雙生來打破終焉設定的界限,從而完成牠說的第一步,對吧?」我看着面前獃獃地律者,提醒着。

「對,就是陰陽魚,終焉是很強大的,祂是牠做出來的,但是祂脫離了牠,成為了降臨崩壞破壞文明的存在,牠想創造出一個完美的世界,但是失敗了,而祂則是想破壞掉一切高於自己控制的存在。」,「但是受到世界樹的保護,雙方不能直接干預,也就是說,需要媒介或者是代言人。」

「所以牠選中了我?」我問她,不再是用牠代替。

「是的,所以我會協助你。」她伸出手想要和我握手,然後被梅比烏斯搶去。

「謝謝你哦」梅比烏斯微笑的說,如果忽視她的殺氣。

「真的是,我縱觀人類歷史這麼久,頭次看到你這樣的正妻,我又不搶你的地位,奴婢的位置都不給我嗎?我明明還是個階位不低的律者。」她彷彿對梅比烏斯很不滿。

唰的一下梅比烏斯的臉就紅了[正妻什麼的…]梅比烏斯低下頭,偷偷的看着我。

看着那有些委屈的小眼神,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我走過去將雙手放在她的腰上,然後將她抱進懷裡,輕聲對她說,「我說過會一直陪着你,我很自私的,沒有多餘的愛分給別人。」我看着那個律者,希望她可以明白。

「唔…拒絕的這麼快,算了,以後總有機會的。」她拍了拍臉,用高冷型御姐的身體做着可愛軟萌蘿莉的動作。

「重新介紹一下,我叫赫菲斯托斯,超位階位律者,職能是火,封名熔岩之律者。」她伸出手等着我。

好傢夥,還有這個律者呢?還以為是不同時空的薪炎律者。

我抱着梅比烏斯伸出一隻手,半握住她的蔥蔥玉手,「你好,逐火之蛾歡迎你的加入,我是代表輓歌的顧鋮…」

在蘇的見證下,我和赫菲斯托斯達成了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