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報告陛下,娘娘天天盼着你駕崩
報告陛下,娘娘天天盼着你駕崩 連載中

報告陛下,娘娘天天盼着你駕崩

來源:google 作者:挽一束明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馬昭 挽一束明月

宮中又在傳昭妃與趙將軍有染了昭妃貼身丫鬟急着:娘娘還不澄清,這讓皇上知道了……昭妃:澄清什麼?我的的確確想和趙將軍有染,已經想了許多年了宮中眾人都在等待這場修羅場的時候,皇帝卻親自下場澄清,自己與昭妃琴瑟和鳴,眾人卻瞅見站在一旁的昭妃笑得鄙夷是夜趙昀憤怒的掐住她的脖子:你怕不怕我殺了趙子黎司馬昭冷蔑輕笑:那你怕不怕我去殉情?展開

《報告陛下,娘娘天天盼着你駕崩》章節試讀:

趙子黎回府時,卻發現何若萱早早等在其府上,來回踱步,顯然急不可耐。

「這是?」

何若萱一看趙子黎回來,趕忙上前,「世子,我有求於你,望你一定出手相救。」

他問:「找在下何事?」

她答:「丞相府嫡女司馬昭,今夜逛夜會不慎失蹤,我爹爹還有北靖王爺此刻都不在京城之內,若是有誰能幫我,恐只有從小習武的你了。此事皆是我的疏忽,才會釀成大禍,我難辭其咎,可我雖從小習武,可武力尚且生疏,實屬心有餘而力不足,才懇請您幫忙。」

趙子黎一聽,激起滿腔熱血,「你放心,在下必當竭盡全力。」

「多謝世子。」她見對方答應的這般乾脆利落,感動涕零。

只是這滿天黑夜……

如何找出藏匿之人的下落?

話分兩頭。

司馬昭是被顛簸醒的,她渾渾噩噩的睜開雙眼,剛準備抱怨,卻赫然發現,一塊布牢牢的堵住她的嘴,她一時有些着急,開始亂動,可雙手雙腳被麻繩五花大綁。

我被綁架了!

很快,她的意識清晰起來。

作為孩子的本能,她想哭了出來,如果光下雨點不打雷,但是哭得是越發兇狠,氣也越來越急促,一度把臉哭得通紅。後來又想停下來,可偏偏熄不了火,惹得又急又燥,可還是只能任由晶瑩剔透的淚水划過撐得紅腫的玉頰。

她從外面聽到有四五個人的聲音,聲線粗糙,若不是馬車滾動的聲音,沉重的步子也能清晰的飛入耳中。

司馬昭敢保證,綁架自己的那幾個人定然是身體強健的大老粗。

我該怎麼辦?

恐懼如潮水從頭到尾的覆蓋,她坐在小小馬車裡,渾身僵硬冰冷。

馬車外傳來動靜,聽起來沉重的男聲說道:「你們覺得,這小丫頭能賣多少錢啊?」更是頭皮發麻,恨不得直接跳出窗口,可窗口太小了,最多能伸出一個腦袋,而且被黑色的布料擋住了,若沒有一陣大風,那布料根本不會被掀起,沒有人會注意到一個小孩子被綁在起車裡。

外面是什麼模樣?

起初司馬昭是渾然不知的。

直到馬車的速度逐漸慢下來,周遭傳來小販叫賣的聲音,她知道,應該是到了人來人往紛擾的街市。

一抹亮光在眼裡亮起。

愈來愈密集的叫賣,馬車像是進入了街道的更深處,司馬昭從來沒有離家太遠,並不太懂,但是她很快便明白了一件事,曾經覺得聒噪的小販叫賣現下就像是關於自由的召喚,這迫使她從僵硬的餘力中站起來。

馬車內部低矮,就算是司馬昭這樣的一個小孩子,都不得不在曲折身子的同時還要因為全身被綁住時保持平衡。或許是因為街外太過於熱烈,她的小動靜被完全的覆蓋了,但是她還是緊張的心率混亂,不久平靜下來才把握住的呼吸又開始變得急促。

看來,不管成不成功,出去馬車後都是頂着一張通紅的臉。

喟然長嘆之後,沒有時間留給她猶豫。

突然一陣顛簸,馬車跟着顫抖起來,本就勉強站起,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狠狠將她摔在地上,忍住巨疼,可還是象徵性的發出沉悶的嗚咽之聲。

越來越顛了。

完全不可能站起來了……

沒救了嗎?

絕望由內而外的包裹住全身,如同黑暗逐漸吞沒心中唯一的一點光亮。

不行,不能放棄……

司馬昭咬緊牙關,將腦海里的一閃而過的絕望甩到九霄雲外。

她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不見不見黃河心不見,見了黃河也要闖一闖。

既然站不起來,那就是挪也要挪到窗口。

於是她挪動屁股,悉力地將自己的身體送到窗口,搭在車壁上的雙腳摩挲出刺耳的銳叫聲,整顆心都懸起。

猛的,車赫然停下。

司馬昭心下一涼,莫不是她的動靜太大,驚擾了外頭的人嗎?

還未從驚恐中脫離,車外鏗鏘有力的男聲打破寂靜的局面,若不是那聲男聲突然暴起,她或許還未注意,車外早已不是人潮洶湧的大街,幽靜似孤僻的小道。

「這車裡是不是載了什麼不該載的人。」

這不是問題,更像是威脅。

不過這位未曾謀面的人氣勢磅礴,可聲音聽起來也不過十幾歲的樣子,估計是個有着俠義之心的少年,完全不像是有能力拯救她的人,剛剛升起的一點希望,瞬間潰滅。

「好小子,勸你別多管閑事。」

隨之而來的是一道嘲弄的冷笑,「在下今日還非得管管。」

劍拔出鞘,刀聲摩挲。

猛然之間,車外一片嘈雜,叫葉芷初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誰落了下風,雖心裏有數,可還是暗地裡抱着一絲僥倖。

萬一……

我是說萬一……

他打贏了呢?

不知過去多久。

聲音漸次變弱,慘烈的尖叫也很快消失殆盡。

一直得不到答案的司馬昭,此時此刻急得快要哭出來了,整張臉早就憋紅了。

雖然司馬昭的理智告訴自己,綁架她的人人數起碼是兩個人以上,而那個陌生少年的幾率是渺茫的。

支撐起全身的最後一絲氣力被抽盡。

恍惚間,一道亮白的光照射進狹小的空間,一度叫她睜不開眼。

「已經沒事了。」

是那個少年的聲音。

司馬昭不顧強光,猛的睜開眼睛,撲面而來的是被強光籠罩住整個身軀的少年,劍眉星目似水柔情的眼光遊盪在她的玉頰之上,叫她始終移不開目光,無處發泄的情感赫然蹦不出的。

少年拿下塞在她口中的布,解開她身上的麻繩,被麻繩綁過的地方赫然出現鮮紅的印記,少年目光一觸。

他剛想說什麼,可被被鬆綁後的司馬昭,不顧三七二十一,一把抱住他的腰身,放聲大哭,上氣不接下氣,整個人顫抖的叫人心疼,心底的委屈終於在他出現的一刻傾盡全力的爆發出來。

身為丞相嫡女,何曾受過如此的委屈。

這突然出現的一束光,猶如神明眷顧。

對方顯然一滯,不過很快欣欣然一笑,問道:「都沒事了,在下趙子黎,請問姑娘名姓?」

「……我叫司馬昭。」司馬昭略略有些錯愕地抬起頭,竟是在這般情況下初見,不過還是下意識做了回答,淚水順着臉頰的弧度落下,「丞相府的嫡女。」

「多謝救命之恩。」

「不必言謝,不必哭泣。」

他伸出手抹去那眼角的淚。

這狼狽不堪的初次謀面啊……

不過他卻是那般的意氣風發,挽起她被麻繩綁的通紅的手腕,信心滿滿道:「放心吧,在下必定帶你回家。」

心弦狠狠被撥動。

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很快她便沉溺在他叫人安心的笑容里。

或許在那一刻,金叉之年的女孩心中永遠住進了一個少年。

上秋之時,油桐花開得格外旺盛。

綠葉為托、白紅為主,透徹過金輝的庇佑,柔風一吹,肆意開來,漫過一道紅塵阡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