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半支煙
半支煙 連載中

半支煙

來源:google 作者:施維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翊星 林若儀 現代言情

一個是落魄豪門的千金小姐,一個是尋求崛起的海歸少爺一隻蝴蝶翅膀的煽動引發的海嘯倔強大小姐為錢拋棄初戀,痴情男歌星為愛自殺港島上的風充斥着金錢和慾望,哪來那麼多同甘共苦的痴男怨女,即使華服上全是虱子,也要咬着牙穿上去繼續跳舞「打工是永遠不可能打工的「」我死也要穿着當季的高定死去」「我只愛有錢有貌的你,缺一不可」展開

《半支煙》章節試讀:

應夫人沉下臉問:「若儀,你們有沒有拍拖?」

林若儀懶洋洋地回答:「我不是說是緋聞了么。他是我大一同學,後來念不好退學了。我們就是一群人經常玩,他不過是其中一個罷了。」

應夫人鬆了口氣:「平時一起玩倒問題不大。但拍拖萬萬不可。他追求你,你也不要答應。這種人……反正就是不要和他有私人感情的勾連。」

林若儀點點頭:「你放心吧。學霸怎麼可能看得上學渣呢?他連英文26個字母都認不全。你別聽哥哥胡說八道,聽風就是雨的。」

林若羨笑笑說:「是那宋家的老大說的。我以為是真的。不是真的就好,我也不贊成。他大哥說他就會吃喝玩樂,念書念不好,做事也不上心。」

應夫人看林若儀說得言之鑿鑿,說:「那你最近和他疏遠些。這種傳言對你沒好處。」

妾生子看不起私生子。這種思想讓林若儀覺得又諷刺又可笑。她的媽媽雖然扶正無望,但她總是認為自己好歹有聘妾書,總歸比林時德外面的女人高級。林夫人死後,林時德雖表態永不續弦,但應夫人早就自詡為林家女主人了。就像古代皇后死了,皇貴妃就能代行皇后職責一樣。這也算是精神勝利法的一種了。

接下來就是母子四人的閑聊,最近的經濟形勢,林若羨的婚事,林若姿的近況,林若儀留學的打算。

林若儀心不在焉地敷衍着。

天已經徹底黑了,林家花園的燈也亮了。管事上樓來通知說飯已經擺好。四人下樓去了餐室。

落座後,林時德終於出現了。

「爸爸。」三人齊聲說。

林時德點點頭。

林時德看上去分外憔悴,眼窩都是黑青黑青的。他摒退在旁伺候的傭人。

這讓林若儀越發好奇發生什麼事了,要讓林時德召集二房的人座談。她知道,在這張餐桌上有些重要的事情會發生了。

一家人沉默地吃飯。間或有餐具發出的輕微響聲。林家並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家訓,但這餐飯暗藏玄機,每個人都不願意先開口去打破這暗藏的玄機。

林時德率先破功,放下筷子,說:「公司現金流出了問題了。需要一些錢周轉。」

林若儀並不吃驚。金融風暴襲港,誰家日子也不好過。她暗暗觀察其他人的表情。應夫人淡定地繼續吃着菜,一點都沒有驚慌。林若姿木木地坐着,也不吭聲。林若羨用勺子調戲着一碗雞湯。林若儀暗想,姐弟倆來之前估計媽媽就已經提前預告過這劇情了,自己大學生一個,沒有任何獨立資產,只能算是個觀眾。

沒有任何人響應林時德的開場白。

林時德皺着眉頭有些怒氣:「秀珠,你手頭還有多少現金,先填一下公司的帳。」

應夫人低眉順眼地回答:「我手頭也沒多少錢,若儀要去英國念書,我得替她打算一些。」

林時德看了林若儀一眼,說:「她去英國還有一年,不急。你先給我應急一下。」

應夫人故作吃驚地回答:「馬上就要入學考試了。考完後就立刻要交學費和保證金,還要在那邊找房子。這筆開支可不小。我手頭將將夠這筆數。」

林時德覺得應夫人就是在推諉,不肯拿出錢來:「考上,考上再說。學校考得不好,還不如不去念,留在港島,在公司里找個事做也挺好。」

應夫人突然面色不虞,說:「若儀的成績我向來不擔心。她要是申請不到好學校,那麼港大估計也沒幾個能出去留學了。林家最會念書的就是若姿和若儀。你當初說讓若姿早點出來做事,她就沒繼續念書了。現在輪到若儀,我說什麼都要供她去英國念書。」

林若儀吃了一驚,這一秒她彷彿不認識自己的媽媽了。姐姐被迫結婚的事情,她一直認為是爸爸媽媽聯手操縱的結果。她心裏也把應夫人當做是林時德的倀鬼,恨她比恨林時德更甚。畢竟林時德是一群子女的父親,而應夫人卻是自己姐妹的母親。

林時德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她們也是我女兒,難道我還故意害她們不成?」

應夫人繼續說:「這些年我每月都是領固定家用。逢年過節收到你的禮物也不可能去變現。現在大環境這麼艱難,那些股票基金跟廢紙沒什麼區別。你的女朋友們生個仔你就大筆現金獎勵,你怎麼不去問問她們?」

林時德知道逼急了應夫人就更沒辦法:「我與你夫妻幾十載,相處時間最長,感情自然和其他人不一樣。」

應夫人一陣心寒。說一輩子只有一個妻的人是他,說夫妻幾十載的人也是他,他與她之間,真的或許有過感情,但真的只是鏡花水月。想想也對,連幫他發家致富的髮妻都能背叛,憑什麼覺得自己就是這場爭奪的勝利者。他是專一,永遠只愛二十幾歲的年輕女人。只要有錢,有的是二十幾歲的女人供他玩樂。

應夫人不再言語。

林時德又轉而問林若姿:「若姿,你手頭……」

林若姿笑笑說:「亨利搞藝術品投資的,他對經商沒有興趣。公公尊重亨利的選擇。他每個月可以向黃氏信託領取兩百萬港幣的生活費。現在經濟形勢不樂觀,藝術品投資也不景氣。亨利的畫廊和私人博物館都處於虧損狀態,每個月都要往裡填錢。」言下之意,就是她也無能為力。

若姿老公不管事這點林時德也是知情的。這麼多子女中論孝順,若姿肯定排第一。林時德也知道自己不該難為她,而且也實在拉不下老臉讓林若姿去問她公公借錢。當初讓林若姿嫁給黃亨利,打的算盤就是讓經商天賦高的林若姿接手了黃家。不過黃春江,一日不蹬腿,黃家的產業也肯定輪不到林若姿話事,況且她才嫁過去沒多久。

林時德看了眼林若羨,氣憤地說:「你就算了,自己公司都在鬧虧空。送你去澳洲讀了六年管理,也不知道讀了些什麼,一點用沒有。」

林若羨尷尬地扯扯嘴。

應夫人突然不冷不熱地冒出一句:「若雨長大了。」

林時德隨口說:「她媽媽就她一個女兒。」

應夫人突然覺得自己的血液都倒流了,氣得百爪撓心,冷笑說:「對,怪我肚子太爭氣,生了三個。」

林時德也怒了,用力把碗往桌上一砸,說:「說話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你最近不用來見我了。」說完頭也不回地上樓去了。

應夫人面若冰霜,自言自語:「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態度,以後你要見我,我也未必會來見你。」

這餐飯不歡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