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暗潮洶湧
暗潮洶湧 連載中

暗潮洶湧

來源:google 作者:虞海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華章 現代言情 陳錦年

濱海學院的美女教師陳錦年,突然接到一個意外電話,對方自稱是濱海市某著名教育科技公司,欲邀請她來此兼職任教,並開出誘人高薪錦年為了增加收入,便接受了這項兼職,從此,她原本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一個叫華章的年輕男人闖進了她的世界,他是五年前錦年在重慶任教時認識的學生,如今留學歸國繼承家業,名下擁有眾多產業錦年兼職的機構正是華章名下的公司,兩個人的人生重新有了交集然而,自此之後,錦年的身邊開始意外事件頻發,尤其是丈夫陳征的離奇身亡,令她痛苦萬分,在華章的深切關愛與殷勤幫助之下,她才慢慢走出了陰影在此期間,她逐漸覺察到,之前那些看似尋常的意外事件,其實背後另有玄機,平靜的表面之下,似乎有一股暗潮在涌動心思縝密的錦年,獨自暗地裡查證,卻不料想多條線索竟然指向了身邊的華章面對這份感情,她不禁開始猶疑起來:那來自表面的殷勤愛護,直觸心底的深情繾綣,究竟是他對她的愛?亦或是一場提前策劃、精心布局的陰謀?展開

《暗潮洶湧》章節試讀:

錦年駕車將吳蕭送回酒店,然後徑直來到陳征單位樓下,她搖下車窗,向樓上望去,陳征辦公室就在三樓左側第三個房間,跟心中預料的一樣,此刻房間里一片漆黑。

她默默升起車窗,駛回自家小區,上樓之後,躺在床上想看一會書,翻了幾頁卻又看不進去。

這種感覺說不清楚,不是失望,似乎是一種驚訝或者是詫異。

錦年此時才覺出,在這段婚姻生活里,陳征有事情在瞞着自己,難道果真是外遇?可他平時的表現又彷彿無跡可尋。

一陣倦意襲來,她躺在被子下漸漸睡著了。

在半夢半醒之間,有開門的聲響,錦年料是陳征回來了,聽聲音他先去了浴室洗澡,然後又躡手躡腳地進來,在她身旁一側躺下。

她其實已經醒了,但始終閉着雙目,不知過了多久,待感覺身邊氣息平穩,那種熟悉的、均勻的呼吸聲傳過來後,才輕輕起身下床,走到客廳里。陳征的包就放在沙發上,她翻出了他的手機。

密碼一直都知道,陳征的手機密碼和銀行卡是相同的。她草草瀏覽了一下,信息和通話記錄里都很正常,沒發現什麼問題,不過她生怕陳征醒來發現,不敢多耽誤時間,只匆匆看了一遍,便將手機又放回包里,悄悄地回到床上。

翌日清晨,陳征早早起了床,在衛生間里一邊刮鬍子,一邊哼着小曲,看來心情很是不錯。

錦年披衣下床,他見了便問道:「昨天跟吳蕭玩得怎麼樣?」

「挺開心,你呢?你昨晚幾點回來的呀?」

「十一點多吧,最近到年底了,工作也特別多。」

錦年沒有再吭聲,洗漱完跟平常一樣,進廚房裡做早餐。

陳徵到底有沒有外遇,這是一個有待於證實的問題,而她心思謹慎,沒有確鑿證據,不想過早打草驚蛇。

下午,未來集團大廈。

錦年照舊提前十分鐘來到備課室,做好上課的準備。

英語部教學總監推門進來,笑着說道:「小陳老師,我還想晚上給你打電話,剛才看了一眼課表,才知道你下午有課。那正好,等你一會下課,來辦公室找我,我有事情想跟你談一下。」

錦年有點納悶,還以為是課程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下課後便直接去了教學總監的辦公室。

教學總監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女性,臉上戴着一副金絲眼鏡,身着深色職業套裙,保養、打扮都很得體。

她先請錦年落座後,才款款而談道:「陳老師,雖然你在我們這裡教學時間不算長,但你的專業水平很高,已經得到學員們的一致認可。」

錦年只頷首微笑,並無表態。

她已不似五年前在重慶剛入職時那般青澀,心中明白:這類談話後面,通常會有一個「轉折」,而轉折之後,才是別人真正想表達的內容。

果不其然,總監繼續說道:「不過,由於你來我們這裡時間短,教學課時少,這樣在年終獎方面會很吃虧。」

她看着錦年臉上的神情並無什麼變化,於是話鋒一轉道:「我在給大家做績效時,看你跟別人差距太多,就想給你找補點。我們公司跟許多大企業都有合作,有時會需要一些高級商務翻譯。你的學歷和資歷我們都非常認可,你願不願意額外接受一部分翻譯工作?當然,報酬也是相當豐厚的,很多人都求之不得。」

當翻譯這事倒挺常見,學院里很多同事都承接過翻譯活動,有的是學院安排,有的是私人公司聘請,所以對於總監的邀請,錦年並沒有感到多少意外。

她略一沉吟,回答道:「這件事情我恐怕不能馬上答覆您,因為時間上我不太能確定……」

總監馬上接口道:「時間上會提前跟你商量,如果你這邊實在沒有空,我們會安排其他人去。」

她這樣一說,錦年倒有些心動,若是平時能多增加一些收入,也未嘗不可,這樣就可以早點給母親買新房了。

總監看着她的神態,心下已明了,起身從抽屜里掏出一份合同,擺在她的面前,微笑道:「陳老師先看一下合同,滿意的話,我們隨時可以簽約。」

錦年沒預料到簽合同的問題,略微猶豫了一下,但轉念一想,集團公司的商務活動比較正規,為了保護公司自身權益,提前簽合同也屬正常。

她將這份合同仔細閱讀了一遍,薪酬確實相當豐厚,不過她對其中一條提出了異議。

這一條是:乙方如果在既定時間內無法完成甲方交付的任務,必須得到甲方同意和允許,否則將視為違約。

總監對此很有耐心地解釋道:「這就是我剛才跟你說的,如果有會議安排你參加不了,只要提前告知,我們會內部協調人選,你本身也在我們公司里工作,這一部分完全不用擔心。」

錦年見她說得懇切,便在合同下方署名的位置,端正地簽上了自己的姓名。

總監站起身,接過合同看了看,轉身放回抽屜里。

她端莊的臉龐上笑容可掬,「陳老師,今天很感謝你,期待我們的再次合作。」

錦年也隨即起身,禮貌地向總監提出告辭。

今天是周五,按照慣例,晚上要去公婆家吃飯。

錦年從大廈里出來,開車去了菜市場,買了一些公婆喜歡吃的菜,又驅車趕到那邊。

她剛走到樓下,一隻手拎着菜,另一隻手去摁門鈴。門鈴響了很久,都不曾有人開門,正要掏手機時,單元門這時卻打開了。

冷不防一個男人從裏面匆匆走出來,差點跟她迎面撞上。

公婆家住的樓房是獨門獨棟,住戶不多,錦年對其中大部分鄰居都有印象,但剛才這個男人實在面生得很,雖然是冬日,但氣溫並沒有很低,男人卻將自己圍裹得相當嚴實,她不免多看了他兩眼。